劉心悠 目標成為金像女神

由台灣來港發展的劉心悠因清新的外表,成為宅男心目中的女神,然而這位女神卻并不甘於只在銀幕中做一個美麗的花瓶,反而刻意挑戰不同的角色,像「有客到」的無頭女屍,《燈塔下的戀人》的印度西施,在演戲方面愈來愈遊有餘的她不諱言希望獲得獎項的肯定,其實紛沓而致的片約已是對她的認同,期待她早日成為「金像」女神。

撰文:范明逸 圖片:東星娛樂提供

vol66-cover06

記:你在新片《燈塔下的戀人》中和劉浩龍合演一段愛情故事,對嗎?

劉:對。這一次其實是第二次跟梁德森導演合作,然後因為我們幾年前那個合作Project(計劃)其實也蠻利害的。我在戲裡面演一個妓女,然後這一次他要我回復那個純真的感覺,就是演一個澳門的一個學校主任,然後這個主任呢,是每天都是朝九晚五,很平凡的一份工作,一個女孩子,可是她有個特殊嗜好,就是很鍾情印度文化,很喜歡吃印度的東西,很喜歡看印度的戲,然後她平時的打扮,在戲裡面你會看到也是是蠻多彩色的東西,很多Scarf,很印度的那些。然後裡面需要跳一段我人生第一次嘗試的印度舞,我這一次的對手是劉浩龍,我就直接叫他劉龍,他叫我劉悠,劉悠跟劉龍,對,然後我們就有合跳一段很像在印度電影裡面常常會戲尾的時候會有一段很開心,萬人以上的印度舞,然後這一次導演就想說用那種感覺去做一段很短的一段印度舞。

記:是否不停的扭就對了?

心悠:對,基本上是,然後那個頭呀,基本上你要把它想成是跟那個身體是分開的。

問:學了多久?

心悠:其實沒有太久,裡面的動作其實不是太難,只不過是要跟一大堆人,要動作一致的時候是需要一些時間去練習。然後練了差不多四堂左右吧,然後再跟一開始是我自己先練,然後練好之後,劉龍再練,然後劉龍練好之後,就兩個一齊排。

vol66-cover03

問:看劉浩龍會不會有忍不住笑的時候?

心悠:會呀,我在拍的時候就已經忍不住笑。還有劉龍其實也蠻搞笑的,他很大隻,又黑黑的,可是其實他說跟我拍戲很緊張,因為他說他每一次拍都是,他的老婆就死掉了,在戲裡面角色,然後不然就是拍動作片呀,他第一次拍感情戲,他說他非常緊張,還叫我,還叫我長輩,叫我前輩,我就說NO,NO,NO,NO,NO(不是),對,所以其實他還蠻搞笑的。

問:那你是不是也有食印度食物?

心悠:印度食物,自己在做功課的時候就有去嘗試一下,但是我不敢嘗試太多了,對,我還好,我還蠻能接受印度食物的,像那些餅呀,薄餅呀,有些不辣的,一些豆子磨出來的醬,其實還蠻好吃的。

問: 會不會令你想去印度去旅遊一下?

心悠:印度呀,我覺得要結伴,我不太敢獨自去一些我沒有去過的地方,我沒去過,但是有朋友去過,女性一個人自己去,很大膽,對,然後還買了手信回來給我。但是印度做的一些手工的東西真的非常漂亮。

問:那你其實本身也有學舞,也有一點基礎?

vol66-cover04

心悠:其實平時有在學一些芭蕾舞之類的舞蹈 ,但是跟印度舞是完全不一樣的姿態,對,它們很多扭動印度舞,但是芭蕾舞就是要站直,不可以彎腰呀,扭呀。

問:你為什麼會想去學芭蕾舞?

心悠:其實有個原因,因為我的腳很小,我不太會穿高跟鞋,但是學芭蕾舞其實可以學到平衡,尤其是踮腳的時候,那這個原理其實蠻像在穿高跟鞋的,所以其實我在為了這個去學,學芭蕾舞,真的那蠻有幫助,就是(入行去現在還沒習慣?)還沒習慣,因為每次穿的鞋子都非常非常的高,而且有時候要穿高跟鞋做一些運動,所以是比較難,比較會受傷了。

問:那你覺得拍這個戲的四個故事,四個都不同的故事嗎?

心悠:我不太確定,我只是Focus(專注)在我自己的那個故事裡面,然後其他像裡面有些角色會,不同故事的人會遇到,比如說我跟Stephy(鄧麗欣)有一場戲,我從來都沒有跟她拍過戲,就是這一部裡面第一次嘗試一齊拍戲,她是演我的好姊妹,然後那場戲就是說我們自己出去喝酒,因為我是一個很保守的人,她是一個比較喜歡玩的人,她就帶我去酒吧,然後我們兩個就喝醉了,然後在那邊唱卡拉OK。(是嗎?)對,還蠻開心的。

問:就是第一次醉態在映幕前?

心悠:對,醉態,而且發瘋。(還發瘋?)對。

問:那你怎樣發揮呢,就是不是真的喝酒去演?

vol66-cover02

心悠:我覺得那個重點是我覺得跟Stephy(鄧麗欣)演戲很舒服,她可以給到我一個好姊妹的感覺,Stephy, 對,然後其實我們認識好多年了,只是沒有一起合作過,對,所以我覺得我見到她,還有我們對詞的時候,其實已經很有那個感覺了,對,其實我也沒有喝醉,醉成這樣過,我是看電影抄別人的。

問:現實中也不會這樣喝醉嗎?

心悠:我沒有試過耶,因為我試過喝多了,然後我就睡著了。直接Skip(跳過)那個中間發瘋的那個部份。(那好啊)好嗎?睡著耶。(笑)

問:不過你被人拍到你的醜態?

心悠:喔,就睡著,這樣子。

問:那之後還有什麼計劃?

心悠:接下來就會接一部是又會飛又要打的一部戲。

vol66-cover05

問:你的理想實現了嘛?

心悠:很開心,。而且這一次是做一個亦正亦邪的角色。對,就是有點發揮,不要每一天都做好人,對,好人也會做壞事啊。

問:是不是你做美女做了太多,膩了?

心悠:不是,她裡面也要美美的,但是她是會變壞的那一種。對,我覺得還蠻有挑戰性的。

問:那你是不是喜歡做跟真實反差比較大的角色?

心悠:我覺得是耶,我發現我的內心有一種那種狂野的心態,是需要釋放出來的,對,就是太安於現狀的角色好像不太適合,越來越不太適合我。

問:那是不是想要在演戲方面得獎?

心悠:想,但是我覺得最主要的原因是我想要在演戲的過程中不留白。

評論

評論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