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僑難忘和劉青雲合作 銳意打開電影市場

畢業於港大的雨僑雖然是生物科高材生,但卻醉心娛樂圈,先是加入樂壇做歌手,之後更銳意進軍電影圈,簽約蕭定一後,她的片約更一部接一部,角色亦愈來愈有發揮,還實現心願和偶像劉青雲、謝霆鋒合作,未來她希望演出更多不同的角色,體驗更多不同的人生。

撰文:范明逸 圖片:東星娛樂提供

vol67-cover06

問:剛上映的《猛龍特囧》是你第一部電影?

雨僑:嗯,其實都拍了很久,但是當中這兩年也發生了很多,包括我們老闆也就是個劇本改了很多遍,然後我們拍的有些場口也就再翻拍,然後在配音的時候也配了好像五,六次, 所以他其實他的要求還蠻高的,所以拍完之後我們大概也用了兩年的時間去準備。

問:那你這一次的角色都蠻突破,那你有沒有想過演醜角還是拒絕吧?

雨僑:其實我自己是興奮的,因為很少機會…可能之前一直都是唱歌,然後唱歌的過程當中可能拍MV呀,訪問呀,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然後就是好像沒有太多機會做一些這個形象以外的事情,我覺得這個角色其實給我很多鼓勵,就是說可以做一些不同的,演一些不同的個性。

問:你在拍的時候因為不習慣那個千度近視眼鏡,要吃藥克服?

vol67-cover04

雨僑:嗯,因為呢個眼鏡其實它是有九百差…差不多一千多…多度的呢個遠視應該是,所以就拍出來就大家看的時候就會看到我的眼睛很大,但這個畫面上面是比較搞笑的,但是我從這個眼鏡後面去看的話就是非常非常的暈,第一天拍完之後,其實把眼鏡脫下,然後已經第二天還是會感覺到很暈,真的會吐,所以我說小時候醫生都會說不要隨便拿別人的眼鏡來戴,因為這個度數真的會頭暈,而且真的會有長遠的影響。所以這個時候我就儘量戴的時候不是認真的去看,就看不見就隨它,然後拍之前就會吃頭暈、坐船吃的暈浪丸,然後六個小時之後又開始頭暈了,又吃這樣子,如果有些時候拍很長的時間,就會一天吃三次。

問:那看出去都是濛濛的?

雨僑:我記憶當中都是很濛,因為我拍的時候真的沒…沒辦法看見,而且也不會就特別用力的去看,不然就會更加的不舒服,所以平常我就是我戴眼鏡前我就看清楚,如果要走動的話,我就會先就是記步,對,記下來,就是走到哪裡要說話的話,也是先綵排一次,所以我戴眼鏡之後,我其實一般是看不見的。

問:還好之後有一個美女的鏡頭?

雨僑:還好,因為我拍的時候其實是這個劇本已經改動了之後,其實是跟我們拍的就大概…拍的時候是差不多兩個月…兩個多月的之後,所以之前一直也很擔心這最後一場它也會怎麼樣,然後就兩個月之後我收到最後一場的劇本的時候…嗯…就放心了,還好有一個就是還會認得我的鏡頭。

問:不然就怕大家不認得你?

雨僑:對對對。

問:你覺得那麼辛苦值得嗎?

雨僑:首先其實沒有覺得很辛苦,因為雖然拍的時候是天氣很熱,然後拍這些動作的場面可能有些危險的鏡頭,這些時候就一兩分鐘可能會痛苦,可能會就體能上或者是這個心情上會害怕會辛苦,但是整個拍《猛龍》的過程我都保持一個非常開心、非常興奮的心情,因為可能是喜劇片,就所有人…導演,演員,還有任何每一個工作人員都氣氛非常的高漲,就沒有一絲擔心在裏面,所以這段時間其實過得沒有壓力,很好。

問:你知道鄭中基很喜歡作弄別人,你有成為這個對象嗎?
雨僑:還好,我認識他的時候其實他已經有一個女兒,還有就是快要生第二個小孩,已是兩個孩子的爸,所以我覺得他跟我想像中或者是大家口中好像不一樣,他是一個非常的關心家人,然後很穩重的一個演員,當然他拍喜劇,他的節奏、他的演技、他的表演方式是一種很喜劇,讓人看到他覺得很開心的這種,但是他本人不是會很喜歡作弄別人的,或者是…反正他會說笑,但是不是每分鐘都很多話的這種人。
問:你接受了這個表現的挑戰,那你下一部戲會挑戰哪一個不同的角色?

vol67-cover05

雨僑:這部《猛龍》其實我的演出有一半以上的是我造型的功勞,導演跟我開很多次會,我們的打扮,這個眼鏡造型,還有就是一些小動作,走路的方式,因為我基本是看不見的,所以導演也在我的衣服,鞋子的選擇也非常的小心,讓我走起來就是跌跌碰碰的這樣子,所以我們在細節上面都非常的用心,準備了很多,所以演繹這角色對我來說不是很困難,因為我們有一定的設定,但是我想如果要演一些角色是演她一輩子, 就從年青演到中年,演到老,就會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因為沒有就是準備,然後設定了一個演繹的方式, 之後就一直用這樣子,像每一部,每一場戲他都會有很大的變化,我想就比較難的就是這種角色。

問:你演了幾部戲,在演藝方面你會不會更加有興趣試多一點?

雨僑:絕對絕對會,我覺得當演員是會上癮的,因為可能我就一直都很乖這種人, 就沒有很多突破,所以覺得電影其實給我一個藉口,可以做不同的東西, 所以演活不同人的一輩子,一生,可能是她整個人性格好像這些好像…好像《猛龍》的這個女孩子也跟我非常的不一樣,所以我覺得做演員是會上癮的,因為會有很多不同的戲線的戲型。

問:男朋友都會去看?

雨僑:所有人都會去看,因為《猛龍》是對我很重要的一部電影,它是我第一部電影,然後是喜劇,這個造型跟平常很不同,所以幾乎我認識的人我誰都會請去,所以非常珍重的邀請他們去。

問:之前剛拍完一部也是跟劉青雲、謝霆鋒合作《驚天破》,這個有甚麼不一樣?

雨僑:《驚天破》氣氛很沉重,我拍整部戲《猛龍》,整個就是一兩年的時間,每一件關於《猛龍》的事情都是非常開心,每天開工都笑很多,可能我哭戲很多,但是其實就整個人狀態還是開心的,但是這個《驚天破》它始終是懸疑片,還有就是這個壓力也大很多,因為不是說Ronald不是偶像,而是青雲哥哥、霆鋒哥都是真的是小時候的偶像嘛,然後有一點不同的感覺,然後跟他們對戲的時候,是我第一天開工的資料,在他們面前他們坐下,那我站起來說很長很長的對白,然後這個對白我背完之後前一天晚上,導演給我發了一份新的,不同的,然後就又要再背,然後在他們面前真的第一次見面,第一次就要演戲的時候真的很害怕,幾乎站也站不穩,就一直要抓東西、扶呀這樣子,然後我就看的時候就因為有好幾個人坐著,還有其他演員,每一次我的眼神經過他們面前就會逃離他,因為不能跟青雲對上眼,因為他就會看呀,然後他可能就看地下,我就會想很多,是不是走錯了,然後就會就會忘了,就會忘詞。

vol67-cover03

問:那你NG很多次?

雨僑:還好因為對白背了很多遍,然後綵排我們也排很多,因為我們這個攝影師他是比較喜歡綵排的,所以我們會說很多很多遍,可能已經試過十遍我們才拍,所以拍的時候其實是一般我們都很快過。

問: 那你跟青雲,霆鋒兒時的偶像合作感覺如何?

雨僑:感覺就是除了工作之外,除了自己在鏡頭前拍的時候,其餘所有時候都像是每天都也買票入場看表演一樣, 對,因為觀眾的心情一樣,因為一般其實沒有我的時候可能都會走開,上廁所。不會一直盯著,不會一直坐在導演旁邊嘛,然後如果是他拍他們的話我也會坐在導演旁邊一直看,然後連playback也看了很多次。

問:有沒有發現他們的小秘密?

雨僑:沒有留意,反而他們他們沒有在拍的時候我就會閃開,我們每一個人都會閃開,然後他拍的時候我們才…因為新演員有好幾個,我們都會聚在一起看他們演出。

vol67-cover01
問:從中偷師?

雨僑:偷師是就沒可能的,但是就是邊看邊學的。

問:那之後還有甚麼目標計劃?

雨僑: 電影方面其實希望拍更多不同的電影,跟不同的人合作,其實很久以前已經這七年來我的訪問裏面都說最想合作的是青雲哥,霆鋒哥,沒想過就一次願望,對對對,成真了,所以我想就之後如果說想有其他的突破的話,還有很多很多太多了,不敢說現在,反正我想這個目標應該放在自己身上,是演更多這個跟我本人更加不同的角色。

問: 那唱歌方面呢?

雨僑: 其實也錄了新歌,亦會拍新的MV,這首歌其實我的感覺是蠻深的,因為我跟作曲的陳詩慧跟填詞的張美賢…其實我們三個女的都有一些經歷是很想用這首歌寫出來,不是愛情,而是討厭的女生,因為三個女人,可能就會有這種討論,因為覺得每個人身邊,每個女的身邊都總會有一些討厭的女生,比較虛偽、好像就拍照之後修圖美圖就會把自己變得很漂亮,然後你們兩個在旁邊很醜嘛,她就會post出來這種人,這首歌就是說這種人了。

評論

評論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