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麗欣自翊女漢子

脫離COOKIES單飛的鄧麗欣早已擺脫當年的稚氣,增添了不少女人味,近年銳意在影視方面發展的她在應采兒首次監製的網劇《天才在左 瘋子在右》中合演未婚夫婦,第一天就要拍婚紗戲,已習慣和方力申合作的STEPHY大讚對手。在戲中她亦有不少內心戲,甚至能讀懂精神病幻者所想,在現實生活中,若遇到壓力她寧願自己解決,亦不願和小方傾訴,是個不折不扣的女漢子。

撰文:范明逸 圖片:東星娛樂提供

 

vol68-cover6

問:兩位是不是第一次合作網戲?

鄧麗欣:是第一次合作,而且之前我們還沒有見過面,這一次是第一次。

柯有倫:在夢裡面好像有見過。

鄧麗欣:真的?!

柯有倫:對,可惜只是夢裡。那真實的人是第一次,第一次看到。

問:你發夢見過她?

柯有倫:沒有啦,我說,在夢裡曾經好像有見過。就是,要知道要拍這個戲這樣。

鄧麗欣:好神秘哦。

問:那兩位第一次合作有什麼感覺呢?

鄧麗欣:剛開始的時候有點緊張,因為沒有合作過嘛。就是也知道我們要演一個情侶。

柯有倫:未婚妻,未婚夫。

鄧麗欣: 對,然後,後來第一次見面以後,因為我覺得他應該是一個很酷呀,很少話的那些人。可是第一次見到他就覺得他原來是。

柯有倫:還蠻活潑的。

鄧麗欣:還好啦,第一次還沒有,活潑的那一面還沒出來。

柯有倫:我坐在你旁邊,我都臉紅啦。

鄧麗欣:對呀,現在這麼紅。但是我們有一個感覺就是,挺好的就是,第一次我們見面就是要拍那個就是我們試造型的那一天。然後我們就拍那個婚紗照。第一次,第一次見面就拍那個婚紗照。然後就感覺就是很親密的,然後要有那個很甜密的感覺嘛。

問:那會不會很尷尬,第一次就要拍?

柯有倫:非常尷尬,因為就是我下飛機,然後直接到導演的那個攝影棚,她已經換好啦新娘服在那邊等我。

鄧麗欣:等你來接新娘。

柯有倫:等我來接新娘,然後我衝進去,然後剛下飛機,整個人還,

鄧麗欣:暈暈的。

柯有倫:暈暈的這樣,然後導演說 ,因為導演是我十幾年的朋友,他說你趕快換衣服,人家已經在那邊等你等很久了,飛機又Delay(延遲),然後我衝進去,然後本來那個沒有梳的頭髮,還不太行,然後說你們走開,然後自己拿東西,把結婚的頭梳好,然後就,去抱萫她。

鄧麗欣:對,但是感覺還,還是我覺得第一次見面來說是還,已經不錯了,就是有一個,就拍出來呀,大家都覺得我們好像認識好久的感覺,對。

問:那在戲裡面你深愛她,就一直在照顧她?

vol68-cover4

柯有倫:深深愛著,對。

問:你做一個失憶的女孩子?

鄧麗欣:不是失憶,她發生一個意外,然後腦子裡面出現有一些問題,然後就看到一些別人看不到的東西,然後別人就覺得我瘋了,剛開始的時候他也以為我瘋了,然後就被判到那個精神病院,然後後來就他們就開始相信我啦,然後有一個就是丁丁(應采兒)飾演的醫生就幫我去,就是證明我是,不是一個精神病人,然後就去接,接觸很多其他的病人,去幫助他們康復。

柯有倫:其他的病患。

鄧麗欣:對,然後就。

柯有倫:因為她可以看到就是所有病人裡面,心裡面最純真的那一塊,就是為什麼他今天會變成一個這樣子的精神病患,像小方在第一集演的時候,小方其實是演一個就是有暴力形象的。

問:是嗎?

柯有倫:暴力形象。

鄧麗欣:對。

柯有倫:有點暴力形象的,可是原來他的暴力形象只是,他心裡面是一個小朋友,那他想要吃那個,那個玻璃杯裡面的糖已而,對,所以他就是嘩,暴力暴力,然後她看到小方其實,在她眼裡小方只是一個小孩子,然後就把糖拿給他,拿給他之後小方就坐下來。

鄧麗欣:就好啦。

柯有倫:就好啦。

問:那你覺得這個角色是不是很有挑戰性?

鄧麗欣:蠻有趣的,因為他們其他的精神病人,他們演的時候都很,很有爆發力呀,所有東西都在外面看到的,可是我的那個角色就很小,就是表演出來,可能很多時候在,沒有,對白也不多,然後很多時候在眼神呀,所以說導演很多時候拍的,拍的時候都很近,然後拍我的眼睛呀,拍我的嘴巴呀,都是那種表達,所以對我來說其實就有點難度的,對。

柯有倫:還蠻高的難度。

問:那你覺得最難演是哪一部份?

鄧麗欣:最難是那種,那種在心裡面的矛盾,還有,就因為很多,很多時候我,比如說在表面上我要表現到我,我沒有什麼事,很開心,在我的未婚夫的面前都是,我沒事的,你別擔心我呀什麼,可是她內心是很怕的,因為得到一個這麼怪的病,然後後來也在後面那,也發覺原來不只這麼簡單,還有更多的事情在後面,所以,所以挺複雜的心情,對。
問:就那個是最難演?

鄧麗欣:對呀,面且對白也不多,我在現場就是看到他們在說,然後我在聽,就是每一句對白也要,也要做一個反應,所以這樣才最難,我覺得背對白呀,就是說話呀,就這樣還,沒有這個難。

柯有倫:反正壓力沒那麼大。

鄧麗欣:對。我要很留心的聽每一個人說話。

vol68-cover2

柯有倫:還要給他一個很好的反應。

問:那你呢?那你的角色對你說有難度嗎?

柯有倫:角色,因為我也是比較聆聽者,所以我們在那面都是去聆聽所有病患來,那時候那個總監,丁總找我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就是我的樣子長的比較不會攻擊病患,就是我的樣子長的夠普通了。

鄧麗欣:說白就這樣了。

柯有倫:對,說白就是我的樣子長的夠普通,那就是她的,丁總的感覺就是,製作人的感覺就是說,如果今天病患看到我的話,他們應該會把內心的那一面很多的話來跟我講,那的確是,因為演這部戲的很多都是身邊的好朋友,然後我們兩個也在一個玻璃房裡面去看到很多好朋友的,很傑出的演出。就是都我們可能都不知道這個朋友會這樣演戲的,可是我們兩個必須要治療他們嘛,所以我們要坐在一個隔了一個玻璃,然後病人坐在對面,然後我們兩個坐在這邊,然後去看他們去跟他,聽他們說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然後有什麼病這樣。

問:那一個給你們最大的驚喜?

柯有倫:現在就講。不要講錯喔。

鄧麗欣:想一想。其實很多都很有驚喜,因為作瘋子其實跟他們平常演的戲都很不一樣,我們烯說的就是Kenny(關智斌)。他,可是沒有想過他怎麼演,因為這個,我們看戲本的時候都發現是,這個角色是最難的,因為他是有多重的性格,有四個人的性格在一個人裡面,有一個女孩,然後還有。

柯有倫:豬大哥,有大哥,一哥,二哥。

鄧麗欣:一個很兇的,一個很笨的,然後就很不一樣的性格放在一個人身上,然後他演的很到位,然後很有驚喜,而且他對白非常多,好像一次說三四頁紙這樣。

柯有倫:我們拍Kenny的,因為印象最深的是我們,就我剛講那個玻璃房裡面嘛。因為拍Kenny的時候,Kenny算是第一個。

鄧麗欣:對,第一個來。

柯有倫:第一個來演,然後在那時候裡面是完全沒有冷氣,然後什麼都沒有的,然後我們就在一個封閉的房間裡面。

鄧麗欣:還聽不到對方說話。

柯有倫:還聽不到對方說話,因為隔了一個玻璃嘛,我們那時候還沒有解決聲音的問題,所以我們就是要看著他把對白講完之後。(做表情)輪到我們再講我們的,再講我們的對白。

鄧麗欣:對。

柯有倫:然後Kenny真的是。

鄧麗欣:很好。

柯有倫:很出乎意料地,讓大家,後面的演員要來的時候。

鄧麗欣:很有壓力是吧?

柯有倫:很有壓力的一位。

vol68-cover3

鄧麗欣:因為我們有一個Group(群組)在,在手機裡面,然後每一次拍完那個,一個病人拍完一個戲,我們都會發在那個Group上面,然後其他人沒拍的就很有壓力,他演得這麼好,然後我們說好啊,好啊拍得好,然後下一個來的話就非常有壓力,對。

問:這部戲是關於精神病人的,那做藝人也可能會有精神方面的問題,兩位有沒有遇過,怎麼去面對?

鄧麗欣:我沒有遇過,就說精神病啦,就是很多時候會比如說,會有壓力啊,會有不開心的時候啊,都會有的,可是我覺得最重要是找到一個,就是聆聽著很重要,你要把你的話就是講給你相信的人聽。別就是埋在自己心裡面,可是我自己是相反,就是我是一個(聆聽著)我是一個聆聽著,我就不是很喜歡把我內心的話說出來的哪一種,可是我的性格就比較理性啦,就是很多時候睡醒一覺或者吃一頓飯就沒什麼事了,所以我還是EQ蠻,還蠻高的,我覺得,對啊。

問:那你的聆聽著是不是小方(方力申)?

鄧麗欣:沒有喔,他不聽我說話。(笑)

柯有倫:沒有,好煩,哈哈。(笑)

鄧麗欣:真的。

問:沒有跟他說過?你覺得解決不了問題?

鄧麗欣:解決不了問題,我說給他聽更煩,就他帶給我的問題更多(真的?)沒有啦,就是我很少就是,我的問題都真的很少給別人說。我都自己解決的,但是我覺得我自己解決得了,我才會這樣的,對。

問:小柯呢?

柯有倫:我覺得這才是女人偉大的地方,對啊,因為女人通常都是把問題自己扛住。男人就是以為我們很能扛,結果後來都扛不住。我自己沒有太大的問題,對啊。因為從小到大都是蠻,很開心。在工作上面,該做的,我也很努力去做。然後,後面得到結果跟成果,自己現在都,都很開心。不過是真的會,有時常常會看到身邊很多朋友,因為,不管是不是做我們這一行的,他們都因為一些社會的壓力啊或者很多事情,然後,就是整個人變得很緊繃啊,很緊繃。那我覺得真的這個時候需要很多好朋友在身邊,對啊,就像Stephy講的,可能坐在那邊好好地聽他,把故事講完,他的人就已經輕鬆很多了。

鄧麗欣:對,可能有的時候不一定有答案的。

vol68-cover5

鳴謝:
場地:金域假日酒店行政套房

鄧麗欣
化妝:Cyrus Lee
髮型:Vince Pang @
IL COLOP Platinum
服裝:Chorox

應采兒
化妝:諺瞳小白
髮型:Ziggie @ LaMod Salon
服裝:@whysocool

柯有倫
化妝:一同
髮型:Edmond Fung
@HH Hari.Nail
服裝:5cm @I.T

評論

評論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