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雨恩拒嫁入豪門 再戰樂壇甘願等

八年前,梁雨恩是出道的新人,以半工讀的姿態在樂壇發展。之後卻淡出了。2015年她重新出發,再加入樂壇推出唱片。不過這次她的名字經常和豪門富二代薜世恆連在一起,其實若是薛世恆的女友,大可學做賢妻等待嫁入豪門,然而雨恩卻堅持她的音樂夢,把過去八年的經歷與大家分享。

撰文:范明逸 圖片:東星娛樂提供

vol70-cover5

問:推出了新的專輯,為什麼相隔八年才推出「情旅 侶程」這張唱片?

梁:因為很想從舊的情侶關係,或者歷程裡面,覺得應該會有新的出口或者歷程可以展開,好像我這一次重新在樂壇出發一樣,以前是有經歷的,可是往後有新的發展,從舊的事情裡面有新的改變,希望帶出這個感覺。

問:這八年裡到底去哪了?

梁:因為這八年來很多時間我也在做音樂,雖然沒有在流行樂壇做音樂,可是我在基督教的福音專輯裡面也做了很多合輯和專輯,裡面也有我的作曲,我跟自己兩個音樂的伙伴(這次專輯的監制),他們也跟我做了兩張唱片,我們自資出的,也帶了這兩張專輯去了很多地方作音樂表演, 也去了內地、歐洲,和很多國家去做巡迴的音樂分享會,這樣 那我也覺得蠻COOL的,因為這八年來, 雖然沒推出新的歌曲在流行歌壇裡面, 可是自己做的每一樣東西都跟音樂有關。

問:「2015等」是你最新的單曲 ,為什麼選用陳百強的「等」做前奏?

vol70-cover4

梁: 陳百強是我從小聽到大的歌手,那我非常喜歡他的音樂才華,也非常喜歡他有一種憂郁的感覺,然後很有才華的白馬王子這個形像。那這次拿了他這首「等」 的歌曲做新歌的靈感,除了喜歡他之外,我覺得裡面說到的等待是我很希望能回應到的一個題目, 因為好像Danny他表達一個比較灰暗的等待、比較沒有盼望的等待,我覺得自己的人生的歷程裡,也經過很多的等待,在愛情裡面的等待、在夢想裡面的等待、 在歌唱事業上面的等待、我覺得不是每一個等待都是灰暗的,有一些等待你可以用另外一個角度去看,如果你在等待裡面你也可以很積極的發光,我覺得等待的過程不一定是痛苦,也是可以很精采的。

問:為什麼不索性翻唱?

梁:這一陣子的確流行翻唱,就是把一些很經典的金曲拿來用心的編曲然後再唱,我覺得這個概念很好,但又不夠好,我覺得隔了八年,我自己除了很喜歡舊的經典以外,我自己也有新的聲音唱出來,新的想法想要放在自己的歌曲裡,所以就有一個比較新的概念。

問:這次再戰樂壇,會當自己是新人嗎?

梁:其實我也差不多入行十年,我也有做新人的那個階段,我覺得我這次再回到樂壇裡面,很多東要都跟以前不一樣,很多東西對我來說都好像新的一樣,公司的人就笑我說 說我是舊的新人, 我不知道我為甚麼一直在樂壇裡面擔當一個新人的角色,可是這樣也很好,因為每一天我都可以保持一個新鮮感在這個樂壇裡面,我可以更喜歡我自己的工作。

問:近期你經常和薜世恆傳緋聞,你怎麼形容和他的關係?

vol70-cover3

梁:我跟他認識都是同一家教會的弟兄姊妹,可是我們之間是很好的朋友,就是沒有發生過甚麼曖昧,只是給傳媒朋友拍到我們去吃頓飯,有時候我們也會跟教會很多人,小組或是教會裡面的人吃飯。

問:會否因緋聞做不成朋友?

梁:我們很多朋友都知道我們感情很好的,幸好沒有讓我們中間有尷尬的情況,要不就很可惜了。

問:未來有沒有發展機會?

梁:我覺得平常心了, 因為普通朋友吃一頓飯而已。然後我想新聞界朋友有多炒作有多聯想,我不怪他們,畢竟他是一個有新聞價值的人,或是比較有話題的人。其實私底下我是跟他同一家教會的弟兄姊妹,然後也是好朋友,所以平常吃飯我也不覺得是甚麼,其實我蠻欣賞他的。

問:那你有沒有想過嫁入豪門?何時嫁人?

 

vol70-cover2

梁:我覺得我不是一個嫁入豪門的女生,因為我覺得外貌上看上去好像很斯文這樣,可是我裡面比較男孩子的,比較喜歡街頭的東西,回到家會爛達達,我覺得我不是嫁入豪門的料。

問:那你現在是單身囉?有沒有期待何時有另一半?

梁:我覺得我是一直抱著樂觀的心態去等待, 是一直在預備我自己 ,因為我也希望我自己將來會成為一個好的太太,所以我覺得一個好太太要懂得照顧丈夫,好像廣東話說:「入得廚房出得廳堂」這樣 ,所以這一陣子,好像也在不斷的學習去煮不同的東西 去煲湯。

評論

評論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