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現形記

立法會

《2016 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在立法會醫學界別議員梁家騮及一班泛民議員的推波助瀾下,終於在今屆立法會結束之時,被成功「拉倒」。老實說,梁議員在維護業界利益前提下,其「拉布」行為可以說是情有可原,相反,一些標榜為民請命,反映民意的泛民議員,其表現實在令人大開眼界。

《2016 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的出現,主要是來自於社會人士對「醫醫相衛」的不良觀感,尤其是醫委會失德聆訊曠「年」持久,令病人及其家屬飽受折磨,當局提出修改法例,引入病人組織和消費者權益組織代表進入醫委會,以及增加聆訊人手,本來是受到社會普遍支持,就連泛民議員在條例進行諮詢時,亦都表示支持。

反對法案的主要是部分醫生組織,他們轉移問題焦點,把法案硬扯到方便政府向內地醫生來港執業開綠燈,以及透過委任制伸出魔爪干預專業自主,包裝成當局的陰謀,來刺激社會特別是業界的疑慮,阻礙法案通過。

法案受到政治扭曲,本來支持法案的部分泛民議員,亦因此搖擺不定,最後打算投棄權票,務求不得失任何一方。即使這樣,只要法案能夠付諸表決,在建制派議員支持下,應該可獲通過,壓倒部分醫生的反對,來保障市民。梁家騮議員的策略,是透過拖字訣,務求法案連表決的機會也沒有。梁議員不斷要大會點算出席人數,再加上其他拉布招數和部分泛民議員配合,最後終於成功把法案拖死。

 

 

今次事件,除了令市民整體利益受損外,亦令一些泛民政黨的真面目現形。其中尤其是公民黨,除法律界議員郭榮鏗外,公民黨現任五位議員均循分區直選進入立法會,有責任捍衛普羅市民和草根階層的利益。但是,據傳該黨曾出現一黨三投票取向的奇聞(即贊成、反對、棄權)。郭家麒身為醫生,理應明白通過《草案》符合病人福祉,但卻為保所謂「專業自主」而提出修正案。該黨的立場更是搖擺不定,令人質疑他們究竟有否履行其職務,在議會內反映市民的意見。

 

 

明言

評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