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片大蕭條已降近

1429545471967

中國人喜歡如何經營生意呢?當大家看到國產電影這龐大市場,明明一片光明,年年高速發展時,卻忽然進入了瓶頸位置,寸步難行似的,什至有倒退的勢頭。這讓人迷惑的事實,從一般觀眾到業界、投資方什至負責主管的政府人員,都難免一頭霧水。

 

國內經濟只是慢行向下而並非突然硬著陸,並沒有可怕天災影響消費意欲,電影票房不振,表面上是毫無道理的。劉定堅試圖從一個新角度為大家解釋這現象,希望你消化後更懂得面對前路。畢竟中國電影市場太特別,整個遊戲規則跟任何國外市場,都有徹底有別的基因,面對這個龐大的怪胎,透過投資或經營來賺錢,實在談何容易。
多年前有次與太太回內地旅遊,總是愛買這買那的她,突然興高采烈的走到我面前,手上已多了一個兔毛手袋。太太笑說今天太幸運,這不錯的包包才一百塊,今天撿到便宜了。劉定堅卻毫不動容,淡淡的問她,買的時候,是否有其他人跟你搶?太太發出驚訝的表情,問我怎麼知道,劉定堅唯有跟她上一堂江湖求生課了。
小時候我爸爸在香港開了家賣雜貨、肉類的店,小劉老師愛到店裡幫忙當售貨員,原因是街頭百態是個大學堂,我在每天發生眼前的千奇百忙事情,學到好多生存藝術。當中每年都偶然出現的街頭騙術,其中一項是突然而來的小商販木頭車,這些賣乾貨的,常見有一群人圍著商販貨品起哄,某兩、三個客人在搶同一貨物,然後首先拿到那唯一有點特色貨物的客人,立即趕快付款拿走貨品。而那些剛才欲搶去該貨品的人客隨後四散,但總是只在附近徘徊,當有新客人又走到木頭車前,這些搶貨引致起哄的假買家,又熟練地慢慢包圍在客人兩旁,再次跟對方玩起假爭奪的騙局,讓那儍瓜客人立即抓緊貨物,趕快付款買走。
那兔毛包包是沒經過藥性處理的廢品,買來擺放在家中衣櫃約一個月,便會有濃烈異味,繼後受潮滲水發臭。我太太當初半信半疑,後來當然是發現老公警告半分不錯,立即掉棄算了。
以上這種騙人伎倆,一般只發生在流動攤當,當然固定店鋪也偶有宰客的,但針對的往往只是遊客。必須透過建立信譽,憑熟客作主要支持者的生意,絕不可能經常透過弄虛作假來作經營主調,這是眾所周知的常識吧。
回說我們的中國電影市場,弄虛作假簡直已到了化境,從收買影評、各種胡吹亂捧的微信信息、虛報投資額、買票房到製造虛假票房報告等等。要是你用一片混亂來形容,卻偏又是亂中有序,怎樣行騙?如何花錢?全都是有序進行。
你的出品公司被收購上市又或獨立上市了,資本捧場買了你大量股票,隨之而來的某些業績承諾,又或種種對賭協議,結果令原來每年正正常常搞一、兩部好片的公司,突然拍六、七部又包底發行別人製作的四、五部。那些原來相當優秀的核心人員,力量分散了,更疲憊也更匆忙,個個變得浮躁焦急,電影不停推推推,算是不斷買票房又付款令你看到天天創作出來的虛假票房數字,結果仍是沒法保底。要是揭開虛假面具,真實票房有60%已相當不錯了。

 

更荒謬的是因為合併收購與對賭協議的關係,電影公司必須具備足夠營業額,因而衍生了包票房的怪胎。你問怎麼好萊塢沒這種包票房,大家都說不明白,劉老師告訴你吧,因為老外的股票市場管理嚴謹,這種光天白日下欺騙股民的事,不可能發生。但更更荒謬的,是因為太多公司搞同樣的高速催生電影大法,結果包票房價格抬得更高,大家只能掏腰包弄出好浮誇的假票房,也因此大爛片大收,背後投資者卻暗自忍痛。
這一大堆誤導、造假的結果,首先是資金對市場不信任,立杆見影的是資金大撤退。所以今年找錢拍電影很不容易,當然,我相信明年、後年更不容易。過了這一段愚蠢又荒謬的階段,資金大量撤走,明年、後年…,包票房不可能再大量出現,國產片必然步入寒冬,請大家有積穀防飢的心理準備。
要是造假可以令電影市場一帆風順,好萊塢能獨步天下嗎?造假那個國家不懂?這怎可能成為必殺技?偏偏中國電影人全面性造假,令任何人都陷入資訊混亂不堪的局面。有蠢人以為自己握有正確資訊,如票房數字等等,他便因而在競爭上佔上優勢。卻不知市場是一個整體,資金會發現風險高而撤退,好的人才會因為被誤導而受挫,最終導致人才流失、不足。更嚴重是觀眾鄙視電影行業,造成不可挽回的惡果。
當一部爛片上畫,你可以發現網上沒有劣評,反而出現不少從側面稱讚的文章。那些受歡迎的微信號或網紅,收錢後胡亂吹捧,終於形成信息極導混亂。觀眾被誤導後進場,發現被坑了,這原來只是小事,因為大家已忘掉中國早進入流動互聯網時代,那些被你吹捧的爛片,不久後便在各大視頻上畫,更多更多的沒買票進場觀眾,終於明白這龐大的騙子群,根本都不可信,大致印像是國產片爛透了,這個圈子都是假話,你認為往後他們還會積極買票入場嗎?
因此電影院天天有新建成的,全國屏幕奔四萬了,但總票房卻失去動力,你看見仍有20%增長,劉定堅看到的卻是負增長。
當市場資金大量撤走,但每年上畫的新片數目不會有太大改變,這代表每部片平均的投資金額下降,這同時也代表全年總票房合理地必然下跌。
為什麼電影市場不能弄虛作假?因為這將會大大增加經營成本。造假是要聘用大量人手的,收買別人不作劣評,同時需要支付酬勞,再加上中介人的費用,這部分支出每部片可以高達數以千萬計,投資沒落在創作及製作上,反而用在製造謊話,電影的內容未能得到提升,在質量上被進口電影拋離,末日降臨必然指日可待。
投資者、主創們均被虛假的各種統計數字所騙,明明票房只是六億,大家都誤以為是十億,又或根本誰也摸不清真的票房收入,這種混亂情況導致大家眼瞎了,所有文章、一切討論變得毫無意義,後果當然到處都是錯誤的決定,最終投資失敗,資金消失自是必然。
國產片的真實圖畫,是所有所有人盡力全面造假,資源都花在提升造假的能力上。在朋友圈幫忙轉一下虛偽、造假的宣傳文章,表面上是禮貌地示好,實際你消耗了朋友的時間,什至誤導他人去消費,令他對國產片更討厭。

 

更嚴重的,假設大家造假成功,大爛片卻有好票房,請問還有谁愿意努力製作出色電影?假幣要是都能作消費用,有誰會辛勞工作?真幣還有意義嗎?
中國電影市場集體造假,導致資金大量投放在各種造假過程及造假工具,首三天虛假票房、每天虛假數字、虛偽遮醜影評、虛假製作費、虛假片酬…,當然還少不了不少明星經整容而來的假五官。集體造假工程可以令大量人得以糊口,但這並不可能提升貨品質量,造假專業亦不可能長遠發展,結果必然是觀眾離場,人才凋零,市場萎縮,長期不振。
劉定堅常說,在美國這電影業蓬勃的國家,人人全心全意拍片,仍不容易討得觀眾歡心。我剛因為《諜影重重5》有2D版趕緊捧場,回來搜搜各方評論,大致只是獲得平穩、還可以、沒驚喜的評價。天啊,Paul Greenglass是人世上拍現代動作片天才中的天才了,他花盡心思的電影,有獨特風格,但仍不容易得到稱讚啊。看,拍電影不造假的天才也不肯定能成功,你又笨又水平低又只懂造假,這種搞笑行為當然死定了。
今天國產片基本沒有海外市場預售、收費電視版權費因壟斷而少收、版權維護法制不建全、各種合約缺乏約束力、欠缺銀行低息融資渠道,再加上各種政府禁令及規管,限韓令、局限你表現形式,還有令人搖頭嘆息的高等電影教育學科極度失敗。種種不利因素下,搞電影已是千難萬難,可悲的全方位造假,令任何進入這行業者,都被迫參與這造假運動,國產片寸步難行,這絕對理所當然啊。
我們容易陷入造假的誘惑,因為這條路急功近利,更重要是不需要追求電影業界最難得的專業。任何人也可以想方設法造假,什至建立一個完善的造假系統,片方只要能付款,作品便可以從口碑到票房都有一定保證。從前電視劇銷售有完整的造假系統,可以成功運作,但電影的最終買單者並非廣告客戶,而是觀眾,世上沒有愛不斷買票看爛片的觀眾,所以電影市場造假,造不了多久,很快便坍塌倒下。
《葉問3》造假的目標是欺騙資本市場,企圖透過股票及P2P,令廣大民眾盲目買單。但這種手段說也可笑,天下間又豈止只有你懂玩這遊戲?要是這種騙術能賺大錢,全中國類似模式不鋪天蓋地而來才怪。到時國家可能不動手嗎?自作聰明者之死只在乎早晚,這也許是中國人搞電影的必然過程。你硬是要走捷徑,不努力鍛練打好基礎,僕得頭崩額裂實何奇之有!
娛樂商品跟一般生活用品徹底有別,他沒有什麼必須不必須,這種精神食糧在資訊爆炸的今天,絕對可以忽略。一年不到電影院是不會頭痛、生病的,家裡的電腦和你的手機,絕對能作出適度補充。
因全面造假而導致市場下滑,這已是不爭的事實,我絕對不認為可見的未來會有什麼改變。往後中國電影市場有什麼獨特走向?這才是值得重視的事。

 

資金大量撤走,這代表投在每年上映的約六百部電影總資金大大減少,由於經驗告訴大家,成功率較高的投資額是一億上下的大片,與及三千萬以下的低成本電影,故此往後5千萬上下的國產片,必然難有生存空間。以億計的大投資影片,觀眾要求演員陣容強勁,故事內容凸出,另一先決條件肯定是電腦特效出色。原來廣電局大力壓抑神怪、魔幻電視劇,國產片正好利用此機會殺出血路。只可惜國產片導演沒有誰懂電腦特效,編劇和製片人更加不懂,源頭主創失控,出來的畫面全是拷貝拷貝,劉定堅實在不看好這批無能儍瓜可以搞出什麼好東西來。
大投資影片因為主創不成而致風險太高,結果錢都投到低成本項目裡,這就是我這篇文章的第一個結論。我相信2017年上映的國產片,主調絕對是低成本,這些三千萬以下的項目,沒必要也沒資金搞什麼買票房、造假數字,反而令國產片市場健康起來。此外,當製作資金有限,導演的壓力便大大增加,所以這是考驗導演真功夫的時刻。
三千萬以下,只能拍25天左右,但同時製作必須出色,我相信絕大多數導演必然搞大堆懸疑、愛情、動作、文藝等電影,也因此市場會沉寂一段時間。因為他們還是不了解,國內觀眾跟全球電影觀眾其實並沒有多大分別,要拉他們進電影院,最主要的動力是利用電腦特效製造新鮮感,那些古板導演們腦裡的舊影像、老模式、沒新意的構想,根本震撼不了觀眾的心,所謂創新,絕對離不開好好應用VFX。
劉定堅進一步的結論,是投資1000到3000萬之間,懂得利用電腦特效製造新鮮感的國產片,才是市場大救星。當中製作出色的電腦特效鏡頭要有幾百個,故事題材及內容不落俗套,節奏急劇又製作專業。
怎麼利用300到千多萬來製作特效,讓觀眾感受強烈衝擊力呢?一位在國內當了近十年電影特效總監的朋友對我說,這些年他碰上過好多大導演,他們都一樣,盡力迴避電腦特效,導演都不願意或沒能力與時並進。我再問他一個老問題,究竟國內有懂VFX的導演嗎?結果他的答案跟劉定堅的沒分別,沒有,真沒有,更嚴重的是連好想學習應用VFX的導演也沒有。
電影是科技產品,科技令電影日新月異,用專業知識與智慧結合來應用新科技,這就是電影唯一生路。好萊塢、國產片也好,在基礎上根本沒分別,你不針對那些每天只管玩手機的主要觀眾群,任何電影也不可能震撼市場。我建議電影總局硬性規定,國產片導演必須完成三個月的VFX應用課程,老實說,這種培訓比一切補貼來得更具效益。容讓國產片背離VFX,繼續全面造假,國產片大蕭條即將降臨,祝大家好運。

評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