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運是我

2373842759

提起老人痴呆,心會揪一揪,酸酸的,微微胃有些痛。因為牽動情感 的悸動,不期然胃就作怪。已經四年了,四年前患老人痴呆症的媽媽 在中秋前夕逝世,她無聲無息地默默地離去, 事實上她失去語言能力已經有一段日子。從前每次跟她見面時就像火 星撞地球,後來只能看著她自己偷偷拭淚。 那一刻多希望能夠再跟她吵架,可惜她從此只能以赤子般的眼神看著 我,那是我一直期盼的眼神,因為自我懂事以來, 媽媽的眼神令我不敢正視,直到我成年才知道這叫複雜的眼神。

 

媽媽生活不愉快,我從未站在她的角度去體會,及至她失智了,緊鎖 的眉頭才舒展開來,看來福氣多了,可惜她此刻已不知我是誰,她是 誰了。

 

最近看羅耀輝導演的「幸運是我」感觸良多,原來失智者在病發初期 本人不是沒知感的,他們的痛苦恐懼無法擺脫, 而親人初期大多不理解或不知道,以至錯失給予病患者關懷, 當明白過來之後已經太遲了,我就是後知後覺。

 

如今明白過來,原來幸運是我,因媽媽在病中很安靜,跟她平日的火 爆脾氣完全相反,可以说,她痴呆以後温柔又乖巧,給她什麼她就吃 什麼,不吵不鬧,不是睡覺就是看電視,直到失去語言能力, 她就在夢中結朿並不得意的人生。在她人生最後一程她還是疼愛她的 女兒的。

評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