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韓劇到韓國電影的成功

traintobusan20160901_002_1024
韓劇文化在亞洲地區火紅,已是不爭的事實,不少韓國明星及附帶的韓流文化,娛樂事業,及韓國商品在亞洲各地遍地開花,帶來無限商機。
韓劇之成功,可以從十多年前說起,簡單而言,是由政府的大力扶持,推廣,再加上周邊地區,包括日本的熱潮有所退卻,這些過去已有太多的分析討論,不用多談,但筆者今次想稍為探討的是韓國的電影熱潮。
近日一套韓國電影《屍殺列車》,在亞洲大獲好評,各地票房報捷,叫座又叫好,更在康城影展亮相,亦受國際讚好,這部號稱韓國首部以喪屍為題的大型災難片,斥資100億韓圜,這不是首部韓國電影出口的電影,但為何這部這麼火紅,筆者認為有幾大因素。

 

其實喪屍片不是韓國首部喪屍為題的電影,10年前的以基因變異的怪物片《韓流怪嚇》,以中東呼吸綜合疫為題的《戰疫》,以海嘯為題的《海雲臺》等,都在亞洲引起迴響,這些片大都以電腦特技為主,而隨者韓國的科技愈來愈發達,用電腦特技的處理日漸成熟,令到真實感大增,有一個著眼點是,在政府政策大打鼓勵下,電影市場主要用韓國本土的特技團隊,少用外國如荷里活的班子,藉此令本土的電腦特技的技術發展迅速,甚至已超越荷里活。
另外,以往的韓片,經常都有批評節奏太慢,老生常談,劇中的主角,大都悲劇收場,而且,都是靠當紅的韓流明星帶動,才可賣埠到國外,但近年的韓國電影,雖然偶然仍有這些元素存在,但是有些已以劇情為先,如早前的《逆權大狀》,沒有漂亮的韓流明星的臉孔,只有探討深層次的社會問題。2013年亦曾有部《末日列車》,同樣以社會人性為題,但效應熱潮就較一般。今次的這部《屍殺列車》,片中探討的「人性」,面臨生死關頭,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頓時變得疏離脆弱,人性的醜陋,一一盡現。而催淚的生離死別場面亦點到即止,將觀眾的注意力放到人性上,雖然仍有很多內容解說上的不足,但勝在這位首次執導真人長片的導演延尚昊,將故事結構,場景部署,及節奏都控制得宜,令這部以喪屍電影更添可觀性。值得一提是,這位的年輕導演延尚昊,原本主要是執導動畫為主,但今次首部的執導真人電影,而大受關注。

 

過往的韓國電影,可以賣埠到海外市場的數目不多,關注度亦在不停消費「韓流明星」的效應,票房亦不多,但近年一次又一次的帶來了驚喜,原因何在?筆者認為政策及培育是相輔相成的成果,目前本地的合拍電影,或引入外國團隊合作,的確可能從中吸收及學習經驗,集合更多投資的資金,但卻往往變成「迎合型」的作品,欠缺本地味道及特色,甚至成為了「四不像」作品。

 

香港電影工業二十年前曾經大放異彩,但今天的香港電影,到底是香港創意的土壤出現問題?政策方向出錯,還是培訓扶持力度不夠,令人才青黃不接呢?請大家在追棒韓流之餘,亦要好好反思。

 

 

評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