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曾站在自己的鋼鋸嶺上

來了北京4年了,到電影院看了不少片,除了那些招待嘉賓的優先場以外,從來沒試過在完場後聽到熱烈掌聲,直到週六到三里屯看《血戰鋼鋸嶺》,我終於碰上了一直好期待的熱烈掌聲,顯然觀眾都發自內心的為這精彩電影致敬。

 

一、專業的韓薇與Bill Mechanic
在寫這影評之前,先說明我和代理本電影和投資者之一的韓薇,有著很友好的關係。熙頤影業Bliss Media是韓薇與Bill Mechanic合作的公司,他們作為此電影投資者之一,又是熙頤影業首部正式進軍中國的影片,自然備受各方重視。 Bill是好萊塢的超級高手,他在迪士尼工作時全面開拓了電影國際版權銷售市場,震撼了好萊塢,也因此往後當了福克斯影業的CEO,創下了無數驚人紀錄,成為福克斯有史以來最成功的總領導。大家好崇拜的James Cameron,當年要不是Bill獨排眾議,全力支持他拍超支大片,這世界就不會有《泰坦尼克號》這偉大電影,由此可知Bill絕不簡單,而能夠跟Bill成為合夥人的韓薇,當然也是超級高手。

 

劉定堅常說的,在中國這四年,我沒見過我佩服的專業導演或專業編劇,但專業製片人我碰到唯一的一個,他就是韓薇。從前看我文章的朋友,都知道這話我大約2年前已說過,因此我一直期待《鋼鋸嶺》,Bill跟韓薇看上眼的電影,百分百很出色,因為他們都很專業,挑片有獨特眼光。在這一行混,專業眼光就是致勝之道。所以,當我聽到電影完了響起陣陣掌聲,劉定堅忍不住笑了,專業就是與眾不同,不光是賺錢,而且獲得認同、尊重與讚嘆,恭喜,恭喜!
韓薇透過微信送了五張電影票給我,可是我沒有用上,把票全送給朋友了,週六花錢買了三張票進場,這當然是為了對這影片表示尊重。

 

二、專業的Mel Gibson怎講故事
有關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美、日戰爭電影,該從那個角度講故事?這是整個項目的重點。戰爭片有激烈動作、槍戰、爆炸、血肉橫飛、身首異處…,畫面及場面都容易吸引觀眾,但這些都是視、聽感受,要打動觀眾心靈,還是要看故事,怎講故事?導演Mel Gilson明白該從人物出發,所以選擇了堅持信仰而不帶槍上戰場的傳奇人物道斯。
先花了大量篇幅描寫道斯的童年、家庭背景、愛情故事和宗教信仰,再轉到從軍受訓,經歷被排斥、欺負、迫害…,最終上戰場當救護兵,在手無寸鐵的情況下,一個人在孤立無援的鋼鋸嶺,放棄了每個人都一樣的選擇—-逃命,反而回頭把受傷倒下的同袍,一個又一個救走,用繩索吊下鋼鋸嶺,令大家保住了性命。這依據真人真事改編的故事,能打動觀眾的心,重點就在兩個字—-信仰。
因為主角道斯是虔誠的基督徒,他的宗教信仰令他有著絕對堅持的固執,不拿槍上戰場,不殺人,這充滿矛盾的事大大加強了故事的吸引性。
信仰究竟是什麼?為什麼描寫信仰的故事好看?
Mel Gibson知道他要解決的是什麼,也想出好辦法去作出解答,再配合專業製作能力,一切便迎刄而解。沒錯,你有可能對導演不倚賴電腦特效很好奇,也可能對好血腥的畫面很震撼,更可能對電影的節奏很有意見。但劉定堅必須強調,這電影的核心是信仰,他要你深思的就是信仰價值。要是你是電影人,又是搞創作的,看了此片還想不通、摸不透,也許你應該慎重考慮一下,該不該再留在電影圈。

三、信仰究竟是什麼?
信仰究竟是什麼?為什麼一個年青人能夠如此堅持下去?導演沒有強調道斯遇上過什麼神蹟,為什麼他偏偏如此為信仰拼命?要是你是導演,是否會這樣想呢?該多描寫道斯有關信仰的經歷,為什麼他比所有人都更虔誠?有了合理過去,往後發生的事不就更邏輯嘛。
Mel Gibson顯然不甘心只用這部電影描寫一個邏輯通順的好故事,這位真實二戰英雄的古怪獨特行為及遭遇,最值得深思的一點,並不是他因何如此,而是信仰究竟是什麼?導演好想觀眾投進去想想。
人,每個人都應該有信仰,這對嗎?不一定是宗教信仰,可以是商業道德上的信仰、對愛情的信仰、對人性本質的信仰…。當涉及宗教信仰,一般主創太容易掉進鑽研神秘靈性的局限,這跟沒有宗教信仰的觀眾有什麼關係?我不是基督徒,不相信聖經,你這故事怎能打動我?因此Mel Gibson不跟你聊這方面,他從靠近廣大群眾的角度去講故事,他想大家想想,所謂信仰,其實重點不在相信什麼,或為什麼相信,而是信仰的核心—-堅持。
你我對某些事都曾經有過堅定的信仰,我們曾經在心裡發誓,必須什麼什麼、如何如何,但碰上了一次又一次沖擊,不斷被埋怨、被孤立、被恥笑、被放棄… ,在風雨交加下,在失望、失落與失敗的煎熬下,我們終於抵擋不了,意志崩潰,底缐失守了,結論是未能堅持下去。

 

四、堅持信仰的價值觀

各種各樣的信仰怎可能沒有,但你有一直堅持下去不退不讓嗎?你未能堅持信仰,信仰便立即消失。放棄信仰,表面上可以得到喘息空間,現實卻是你徹底失敗。各種解釋、理由都不重要,因為有關信仰就只有堅持下去是重點,其他都毫無意義。 Mel Gibson並沒有花篇幅描寫道斯的宗教信仰,因為這並不重要,信什麼都不重要。但主角在任何情況下,多艱難、多危險,他依然咬緊牙根堅持下去,導演要講的是堅持信仰的價值觀,而不是信仰本身。
觀眾並沒有見到道斯太多的祈禱或宗教儀式,因為導演刻意淡化。 Mel Gibson強調道斯的堅持意志,他挺過了在軍訓期間的各種壓力,因此在戰場上堅持瘋狂地穿梭來回戰地,在砲火下不顧危險搶救受傷隊友,在敵人重重包圍下繼續他的拯救使命,沒因為太應該撤退而走下鋼鋸嶺,這種對信仰的堅持,才是成功之源。
堅持,這才值得討論。不必說為什麼要堅持,也不必太強調要堅持什麼,堅持本身才是重點。現實故事是隊友說道斯拯救了100人,但道斯卻說他只救了50人,最終拉個平均數算是75人。但這些全不重要,所以電影裡半字不提。

 

四、堅持信仰與實踐信仰
我們都曾經有過理想,曾經有過目標,你的理想職業是什麼?你的人生目標是什麼?大家都愛討論怎樣往上爬、達成願望,但天花亂墜說得好動聽有意思嗎?現實是沒多少人能堅持下去。而道斯雖然害怕,面對死神隨時降臨,但他唯一值得驕傲的是堅持,只要內心選擇了,便不離不棄堅持下去。
單薄的體質與基層出身,道斯該沒有堅持的本錢,但他還是堅持下去,並且最終得到成功,這證明了堅持本身只是你個人的意志力問題,你願意堅持下去,誰也阻擋不了,唯有藉口多多的你,才可能摧毀你堅持的意志。
堅持信仰之難,因為他是有兩個層次的,首先是被動的挺住,當各種各樣壓力、挑戰對你不停衝擊,仍然半步不讓,當然絕不容易。 Mel Gibson利用道斯軍訓期間的遭遇,深刻描寫了有關情況。但更重要是堅持信仰的第二層次,主動出擊,向前邁進。當道斯面臨敵軍反攻,隊友大量重傷倒下,其他人都合理地撤退,失守鋼鋸嶺,慌忙攀下逃命,同樣好應該跟大隊撤退的道斯,卻猶豫起來。在岸上戰艦的重力砲火支援下,日軍難以追殺撤退的美軍,整個戰場到處被炸,危險重重,但這時刻卻又是拯救倒下的隊友唯一機會。誰也明白,當美軍炮火完結時,敵人完全佔領鋼鋸嶺,受傷倒下的美軍必然被遂一殘忍奪命。
從軍隊現實考慮,依命令撤退離開鋼鋸嶺,百分百太合理,但道斯要不要撤,他內心忐忑不安,唯一原因是放棄拯救,無疑是違背了他的宗教信仰。信你的上帝,把生命絕對奉獻,這是每個基督徒該做的行為,但實際上並沒有多少人能在危機中願意往前走。面前到處是爆炸,明顯隨時會死,你敢不顧一切冒險上前嗎?有這勇氣唯一原因是道斯真正的相信上帝,他確信基督徒的生命並不掌握在自己手裡,所謂堅持信仰,就是相信上帝會安排一切,不應該害怕。他的上帝沒有承諾道斯不會戰​​死沙場,只是道斯卻在內心承諾了堅持信賴上帝。
道斯要堅持他的信仰,絕對相信他的上帝,便必須無畏無俱進入漫天炮火的戰場,完成使命,盡力把受傷的隊友救出來。這種主動往前踏步的決定,其實是回應過去自己的堅持,為什麼道斯要堅持不持槍上戰場?為什麼被排斥、被打、被孤立仍然要堅持?因為信仰就是要堅持,但你堅持不讓不退又如何?當真正能實踐信仰,往前邁進,你卻又不敢衝進戰場,其實原來你的所謂堅持,是有限度的。這種堅持不退讓,卻不敢迎難而上,正好表現你根本未能徹底堅持信仰。
在關鍵時刻,Mel Gibson描寫道斯猶豫起來,內心掙扎,這是非常合理又正常的情況。劉定堅相信,電影沒有描述的另一面,在這戰役之前,道斯肯定曾經碰上過類似的情況。在戰鬥中隊友倒下受傷,若他冒險上前搶救,敵人隨時能把他槍殺,道斯在電光火石間下不了決心,結果隊友慘被殺死又或失血過多掉了性命,而他的良心備受衝擊,事後極之痛苦。因此在鋼鋸嶺一役,道斯終於衝破了合理的恐懼障礙,不顧一切上前冒險拯救隊友,完成他應該做的任務,什至是拯救了敵人。
真正的堅持信仰,除了低層次的不退不讓,還有第二層次的主動往前邁進,真正的實踐信仰。

 

我們都有不一樣的信仰,你的信仰可能是對電影的熱愛,曾經下定決心完全投身這多采多姿的行業,然而我們每天都看見有人黯然離開。當收入不穩定、被欺騙、心靈受創、失去信心、原來已掌握的機會突然消失、面對太不理想的現實環境、碰上過分不專業的同行、看見一再收緊的尺度等等,每位原來鬥志滿滿的從業者都會受到挫折,都會嘆息。不同的是有人選擇黯然離去,有人選擇堅持下去,也有人不理會任何衝擊,迎向不理想的環境勇敢向前邁步。
每個人都曾站在自己的鋼鋸嶺上,你可以非常合理地攀下去,離開戰場,只有極少數極少數人勇於面對,在大風大浪下仍然堅持理想,邁步向前。你必須明白,人世間一切勝利,並非屬於表面實力最強的人,而是屬於那些繼續堅持信仰的極少數者,內心的強大,比一切表面實力更重要。在同一條跑道上,你多麼優秀、多麼出色也好,半途而廢離開了,不再被沖擊,不再需要面對愁苦,不再被挫折、失敗折磨,心靈得到平靜的同時,但成功也跟你沒關係了,你從前一切的付出也化為污有了,你,走不到終站。
Mel Gibson要講的就是這樣的一個故事,因此他用電影裡的內容和節奏去講這樣的故事,這就是導演該表現的專業能力,當然,也是國產片還未達到的專業標準。
懂得欣賞是懂得做的第一步,面對《鋼鋸嶺》跟面對所有出色電影一樣,他在考驗你的能力。所以當出品人韓薇請我寫個影評,劉定堅明白這是對我的一次考驗,並不是韓薇想考驗我,而是我的信仰在考驗我。願意迎難而上,才是真正的堅持信仰,堅持走這電影大路。買票進場,欣賞Mel Gibson的專業表現,細心分析,寫個出色的影評,才可能證明劉定堅有資格走下去。
每一位同業,希望你走到了自己的鋼鋸嶺,你也能堅持信仰,勇敢舉步繼續往前邁進,祝福大家。

評論

評論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