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尋煩惱的成功方程式

在八十年代初期,劉定堅加入TVB成為了影視從業人員,還記得上班的第一周,因為電視台要向廣告客戶富士菲林公司展開合作商討,大致是對方想贊助一個有關提倡本地旅遊的節目,希望透過這節目推廣富士攝影膠卷。我這個新入職的傻瓜,在導演沒人陪伴下,就糊里糊塗的跟他走到富士這大公司的總部辦公室開會。
還未坐下,我立即感覺放棄到美國升讀大學的決定可能做對了,因為富士的大老闆親自走出來跟我倆握手,他非常重視電視台專業人員到來,表現恭敬又誠懇。媽呀,人家大老闆那裡知道我才上班不久,試用期也未滿,只曉得我這年輕人是節目專業編劇,專程來指導他如何善用電視台資源,怎讓節目幫助富士膠卷打開更大市場,當然誠意接待了。當時劉定堅看女祕書身旁的一位辦公室助理,小心翼翼的為我揣上熱茶,不停禮貌點頭,我盯著他腦海不禁浮現出一個畫面,要是我走到富士上班,也許就變成他了。

 
那天下午劉定堅發揮了很無厘頭的創意,我雖然對電視台的有關節目運作只認識不多,但沒關係,加點吹牛皮的技巧就可以。結果我不停指導大老闆和他下面的眾多部門經理,該如何配合我們,亂七八糟的說了一大堆提議,對方不住點頭又忙著寫筆記,在非常愉快之下結束會議,我也過了十分滿足的一個下午。

 
那天回到公司讓興奮心情退卻後,劉定堅開始很認真的學習所有電視台做節目的細節,因為我可以騙很多人,卻騙不了自己。有關司儀的主持技巧、現場觀眾的氣氛處理、製作上廠景與外景的配合、節目時間控制、炒熱話題的技巧…,原來我都必須懂,更重要的是公司裡沒有人有義務教我。我要走得更遠,唯一的方法是自尋煩惱,尋找出一切難題、死結,再動腦子分析、總結,得出答案後再作嘗試,從經驗中總結出最正確的方法。未能預先想好任何關鍵問題的應付方法,當出現障礙時,我就只得極短時間思考解決,出錯機會自然大增。

 
從那天開始,劉定堅瘋狂消化電視台的一切專業知識,習慣不斷向自己發問,再不停分析、思考最合理解釋。漸漸我發現部門的經理、監製都愛聽我的奇怪意見,當時月薪只得一千九百元的我,卻是兩位數万元薪金的主管指定午飯同伴,全個部門近百人,偏偏我這最低微的小伙子有資格坐頂頭上司的車,一起走到老遠的大酒樓午飯,共同商討往後所有節目的發展方向。

 
原來,社會上的人絕大多數都習慣按照前輩指導的一套方法行事,每個人都不愛思考為什麼。為什麼電視台不能拍短篇愛情故事?為什麼不能做mini演唱會?為什麼編劇不能在劇本上寫清楚招式打鬥?為什麼王家衛的劇本比我的更好?為什麼我不創立新漫畫公司打破壟斷?為什麼武俠小說不能出周刊?為什麼國產片技術、創意那麼爛?

 
先想出問題,然後深入分析原因,再小心研究方法針對問題,設法實踐理論把問題解決,獲取成功。從電視台的人生第一份工開始,劉定堅一直用這個方式踏出每一步,非常肯定的是我失敗次數不少,但同時成功的經驗也很多。漸漸我感到香港的市場太小,很不痛快,埋怨自己困在一個小天地。還好2000年後中國逐步發展電影文化,真好,這市場的問題太太太多,也就是機會更更更多,上帝讓我在死之前碰上了這機遇,那我就趕快點,天天寫一篇文章,讓天下人都一同分析問題,一同得到我的答案,同步向前,各自在瘋狂的競爭中搶先。

 
也許絕大多數人,會選擇獨自享受擁有解決問題的方法,從而讓自己獲取更大利益。劉定堅看法真不一樣,說白了也不是因為我什麼大公無私,而是我相信競爭。競爭越激烈,每個人被迫必須想破腦袋才能爭勝。人是容易懶惰的,有危機感才更拚命,所以我選擇了盡量透明這條路,讓更多的人迫我瘋狂上前。嗯,希望你是緊貼我往前衝的瘋子,更希望你我一同往前衝擊前方的電影人,別讓他們有喘息的機會,衝呀!哈…!

評論

評論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