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樂團(二)

 

第一次見這班「污利單刀」的band友是在尖沙咀龍蛇混雜的金冠 大廈,這個兩房單位是一個非人類居住的地方,為什麼?聽聞是尖東 夜總會的員工宿舍,可以推測,由第一天起便沒有人打掃過,那種比 沙林毒氣還利害的「噏」味,門一打開便湧出來,長期病患者謓入!

 

晚上七點,老細帶我入屋,我心在猛跳,入社會工作第一份工便是夜 總會,做了只有兩星期,心想:「會不會是謀財害命,不是的話?會 否拍我裸照?會否雞姦我呢?」千萬個擔心。

 

入屋看見band友了,看過少林足球的朋友應該可以想像這樂隊的 外型與氣質,如果一起入美國境,必列為恐怖分子。我們傾了一整晚 ,談談各自的理想,放放大家喜歡的黑膠唱片,我也從walkma n拿了一盒D-60,放入卡式唱機,記得是日本組合Cassio peia 的音樂。為什麼找我加入,原來他們想參加那年舉辦的「嘉仕百流行 音樂節」是一個band的比賽,第一屆勝出的是「太極」樂隊,我 們決定參加第二屆。

 

第一件事,是「歡樂滿東華」金冠大廈版。

 

因為我們的底音結他手竟然沒有樂器!老細叫大家夾錢買底音結他, 我全部身家得二百元,叫他找二十給我撘車返家。

 

那個年紀,那個年代,人真純情。

 

之後的兩個月,我們都會在嘉林琴行租band房,月頭大家有錢便 到佐敦道Mark One。那年由夜總會工作到加入樂隊參加比賽,看似浪費了青春, 但人生有個故事,總好過在家無聊地燃燒青春。

 

最後,真慶幸沒有被姦。

評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