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不是找到一份工,而是找到一個家!

 

近期有兩部出色的日本電影在香港上映,分別是由中野量太導演的是《幸福澡堂》,以及由三浦大輔導演的《何者─我們都想成為「誰」?》

 

這兩部電影,分別以「愛」和「恨」為主題,前者充滿陽光正能量,後者卻讓我們看到人性的醜陋。有趣的是,這兩部電影的主角,都是擅長「語言偽術」,分別在於前者主動向「家人」揭露真相,後者卻在爾虞我詐中被「踢爆」。

 

《幸福澡堂》以家族經營的「幸福澡堂」為背景,一年前,東主幸野一浩(小田切讓飾)突然人間蒸發,「幸福澡堂」被迫暫停營業,妻子雙葉(宮澤理惠飾)只好一邊到麵包店打工,一邊照顧16歲女兒安澄(杉咲花飾)。好景不常,雙葉突然發現自己患上絕症,她決定找回失蹤的丈夫,雖然一浩帶了一個「女兒」回來,她卻仍視如己出;在有限的日子裡,雙葉跟「家人」重開澡堂,並且為「家人」留下最幸福的回憶。就在雙葉跟兩名「女兒」的「長腳蟹之旅」上,她告訴了安澄一個隱瞞多年的秘密,也啟蒙了途中遇上的年輕背包客拓海(松坂桃李飾),一起在迷茫中學習獨立,重新找到自己的定位……

 

《幸福澡堂》真摯動人,悲喜交集,不是一般賣弄生離死別的絕症煽情片,女主角的無私奉獻,重建了崩壞的家庭,令我們再次相信人間有愛!宮澤理惠技驚四座,演活了一個堅強的妻子和母親,難怪憑本片在「第41屆報知映畫賞」第三度封后!本片在是次頒獎禮中更是「四喜臨門」,除了「最佳女主角」,也囊括了「最佳電影」、「最佳女配角」(杉咲花)、以及「最佳新人導演」(中野量太)等大獎。

 

有趣的是,看罷《幸福澡堂》,感受到那份對生命、家庭的愛,你會有股強烈衝動去吃牛肉火鍋或長腳蟹!更有趣的是,「雙葉」正是今年人氣動畫《你的名字。》內女主角宮水三葉母親的名字,同樣是患上絕症而早逝。

 

相對之下,以大學畢業生搵工為主題的《何者─我們都想成為「誰」?》,雖然主角都健健康康,劇情卻更沉重,也更闇黑……

 

五個為了搵工而煩惱的畢業生:二宮拓人(佐藤健飾)大學時是戲劇部編劇,觀察能力高,喜歡分析和批評別人;神谷光太郎(菅田將暉飾)是拓人的室友,大學時代專注樂隊活動,天真爛漫,毫無機心;田名部瑞月(有村架純飾)善良而純真,拓人一直暗戀著她,可是她卻喜歡光太郎;小早川里香(二階堂富美飾)住在拓人樓上,瑞月的密友,長袖善舞,卻自視甚高;宮本隆良(岡田將生飾)是里香的同居男友,他表面上說討厭,但其實秘密地不停參加求職活動。他們交流搵工資訊而聚到了一起,表面上互相鼓勵,並且在網上寫出自己煩惱和對夥伴的關心,但內心其實互相厭惡,因為彼此競爭而懷著複雜的心情。

 

填寫履歷表,必須挑選出能表現自己的關鍵字就令人傷透腦筋,然而,這些空洞的字詞,究竟能夠代表什麼?或許,就像140字以來的Twitter,那些沒有被選上的用語,反而更能夠呈現出一個人的完整樣貌。

 

五個年輕人,為了搵工,究竟去到幾盡?在不斷妥協之間,他以為只要這樣做,早晚會成為心中憧憬的somebody,但現實豈能盡如人意?他們其實依然是nobody……

 

本片改編自朝井遼勇奪第148回直木賞的原著小說《何者》,朝井遼對大學生搵工時的各懷鬼胎,以及日本社會的現況,描述精準且深刻,因此成為五十年來最年輕的直木賞得主。誠如作家宮部美幸的評語,這是一個「彷彿鮮血濺到臉上般的寫實故事」,作家桐野夏生讚賞朝井遼「將網路社會裡猶如無間地獄的部分描寫得很精彩」,作家北方謙三也讚賞朝井遼「從私小說般的日常事物取材,昇華成非寫實小說的小說技法,精彩描寫出發生在年輕人身上的情況」。

 

原著精彩,三浦大輔的改編也同樣精彩,刪減了小說內的大量對白和獨白,成功以鏡頭來故事,也善用了畫面上的文字,高潮「舞台劇」的一幕,完全是「非寫實電影的電影技法」,令觀眾嘆為觀止。一眾年輕演員均有超水準表現,是令人眼前一亮的搵工版《青春殘酷物語》。

 

《幸福澡堂》讓我們明白,失敗者不要放棄,也不要勉強的成為什麼人,只要坦誠的面對自己和「家人」,就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然而,《何者─我們都想成為「誰」?》卻讓我們反思失敗者的「圍爐取暖」,根本只是「彷彿鮮血濺到臉上」的虛情假意,在不斷自欺欺人之間,離「幸福」只會愈來愈遠。

 

也許,真正的幸福,不是找到一份工,而是找到一個家!共勉之。

評論

評論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