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中的矢志不渝

 

 

香檳,雖說是葡萄酒世界中最聞名、最令人有明確印象的一種酒款,同時也是令人感到最迷惘的一款酒:除了氣泡以外,令人很難懂其價值及欣賞的角度;它永遠被譽為、被用作慶祝之用,卻不知道它可塑性之大。

 

─好香檳的定義─

以前都寫過,House Champagne 興 Grower Champagne的分別。House Champagne不一定比不上Grower Champagne,情況近波爾多葡萄酒和布根地葡萄酒的狀況有點像:一種講求味道上的統一、調配的功力,另一種則強調不同地區不同土地的風味、獨特性,因此橙與蘋果,是不可能混為一談作為比較的。

 

好的House Champagne 一般比較平易近人,意思是在香氣、味道及層次上,都比較開放、直接、討人喜愛,不會太害羞難懂、扭扭擰擰。至於何謂好的香檳,以NV (Non-Vintage,非年份)計,最基本的一定是新鮮、舒爽的感覺,喝下去滿口清爽、清新,令人頓覺醒神,質地不濃厚、充足的酸度、以果香果味為主,泡沫細膩又有適度餘韻,就是一支釀造得相當稱職的好香檳。

 

─Champagne Lanson-

1760年開始調配香檳,最基本的一支NV中最少有著10年不同年份收成的葡萄味道。Champagne Lanson 的Winemaker Hervé Dantan 在剛剛過去的International Wine & Spirits Fair 2016 期間親身到香港將 Lanson Good Label 2008、Lanson Rose Label Brut Rosé、Lanson Extra Age Brut N.V. 、Lanson Clos Vintage 2006及 Lanson Extra Age Brut Blanc de Blanc N.V. 介紹給香港。

 

當中筆者最喜歡的是Lanson Rose Label Brut Rosé 和 Lanson Extra Age Brut N.V.。Rosé Champagne 一直以來都是筆者跟朋友吃飯的「懶人之選」,特別是跟不相熟的朋友吃飯或打甂爐的首選,貪其較有厚度和質地比較豐潤、帶著紅色槳果的香氣易於與有顏色的肉類作配合,而且有足夠的酸度和氣泡,可以配廣東菜、日本菜、泰國菜、印度菜、西菜,甚至是麻辣的菜式都可以,是計Riesling以外最百搭的好酒。

 

至於Lanson Extra Age Brut N.V. 有著帶甜蜜的誘人香氣:是新鮮的無花果、啤梨和蜜糖香,酒體相對較厚,用來配蛋白質較多的甲殻類海鮮或甚是厚切豬扒,都相當適合。筆者大愛此香檳悠長的餘韻:細緻、優雅而又緩緩的Aftertaste,是NV香檳中鮮有的功架和質素,可見酒莊和釀酒師對產品質素的要求及堅持,遵守的也是過百年的歷史傳統和對顧客承諾的矢志不渝。

 

 

 

(註:圖片今期不設caption)

評論

評論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