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亞葵與粵劇

近年積極參與推廣粵劇的丘亞葵,應該得到梨園界的認同才是,但情況剛剛相反,尤其香港的梨園中人,部分更指責他。

面對這樣的局面,丘亞葵不但沒生氣,反而更雄心地開拓粵劇市場。

他每年主辦一次龍劍笙的演出之餘又計劃邀請廣東省其他粵劇佬官來港演出。並且坐言起行,分別跟深圳及廣東粵劇團商討合作事宜。

他計劃拍粵劇微電影,市場不再局限於珠三角而是全球的粵劇愛好者

正因為他跳出香港梨園匡匡,間接令部分香港的八和中人不滿,理由是他引進「外勞」,影響本土伶人演出機會。

對於這個問題,丘亞葵頗有「無言以對」的感慨,他只問一句:「他們懂不懂什麼叫藝術交流流?」

丘亞葵不是梨園中人,他是搞舞台音樂的智者,沒有傳統包袱,所以他計劃以白先勇搞新版「遊園驚夢」的啟示,也來一齣新版「帝女花」微電影,打破舊觀念,衝出廣東省。

無疑粵劇是古老的藝術,但卻不應抱殘守缺,固步自封。

我能感受到的是:粵劇界無論形式如是,人如是戲如是!誰要改動誰就是梨園叛徒,予其說這些伶人自大,倒不如說是自卑。更令人握腕的是,粵劇中人普遍性地認為,自己那一套才是正宗、最好。大陸老官再人靚聲甜功架好,通統都是樣板戲!這種思想像癌細胞似的侵蝕香港粵劇伶人,所以有關方面再大力支持也是徒勞。

評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