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奇怪的工作

 

這個世界無奇不有,奇怪工作有很多,東南亞有專門負責替客戶仇家落降頭的巫師,外國有替人做孕婦的租借子宮服務員,生仔不用自己生。在紅鬚綠眼西人眼中,香港也有很多奇怪到極點的工作,鵝頸橋底打小人的嬏嬏們,又或紅磡近殯儀館的紙紮舖的紙紥師傅也是。

 

我有兩個奇怪工作也想提出申請例入聯合國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

 

第一個是由收到一間培訓公司電話開始的,這間公司合作多年,專門為我接企業或政府培訓工作的,他們是老字號而且實而不華,客戶多是國際知名企業和政府官方機構,轉介到我手中的多是口才培訓和溝通技巧個案。那次轉介的客戶是一位企業的老闆,他想我私人教授口才、人與人單對單溝通技巧和…….去玩去蒲。

 

奇怪!

 

還説對方可以出多倍價錢學費,去玩去蒲去溝女的「又飮又食」費用全由他負責,離奇到宇宙,古怪到金星!我唯有用冇時間這個永恆的籍口推掉。一星期後,這公司又來電,説這個客戶提議大家出來先上一個「試堂」,去中環飲杯東西來個三小時「雞精班」。

 

我怕是「雞姦班」,推了。

 

第二個是香港其中一間最成功的公關公司,説要找我主持一個由下午六點至九點的「歡樂時光」,地點在銅鑼灣某酒吧,人數只有「十人」的納米型講座,全部是中環上班一族。在頭個半小時中,和他們談天說地,可以是旅遊、電影、感情、紅洒、咖啡等等,但是當到了第九十分鐘,我便要做一件事情!

 

九十分鐘到了,我要從衣袋拿出一包香煙,用打火機點燃,用力吸一口,跟著便邀請他們試一下,用二十分鐘來分享口感,大鐘搭正晚上九點便完結一切!是迷暈黨?邪教?

 

奇怪嗎?我覺得奇怪到屎坑都會打大風!

評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