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為高度自治套上緊箍圈

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日前出席基本法實施20周年座談會時,發表了近40分鐘的「超長」講話,重點指出在一國兩制之下,中央與特區的權力關係是授權和被授權,從不允許以高度自治為名對抗中央的權力,香港亦應當切實履行基本法關於立法維護國家安全的憲法責任。洋洋灑灑之餘,只帶出一個訊息,就是特區由中央管治、香港管理。

 

主權從來不容切割和分享,特區的高度自治權是從屬於一國之下的特別授權,無論如可放權,其性質、內容和規範都是以主權為依歸,亦由中央作決定,香港只能執行而不容杆格,沒有說不的可能。

 

其實,一國兩制本身就是一個矛盾的組合,需要一國與兩制互相信任並嚴守分際,才會相安無事,否則隨時淪為零和博弈。過去幾年的香港,正正出現「你激我更激」的厮拚,並由此引發浪高一浪的衝擊波;現在,風波經已平息,一國與兩制間的權力關係,便須予以明確化和法制化,並且全面堵塞當中可被控弄的模糊想像。

 

張德江的全面管治論,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早於4年前已經提出,再於3年前的一國兩制白皮書中闡述,而張德江早前的視察澳門之行,更是親身演繹,一切都在「有序」進展。對此,非建制派不是無知,而是不肯面對現實,故意漠視中央管治、香港管理的憲政安排,結果是「敬酒唔飲飲罰酒」,被張德江以細列詳述形式,為香港的高度自治套上緊箍圈。

評論

評論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