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韶聲 出發燒碟 另闢天地

由一位戲院海報繪畫師到「香港搖滾之父」,夏韶聲的經歷為他寫下一頁香港傳奇。以「空櫈」贏盡樂壇多個獎項,卻想不到卻因為此曲,歌唱事業卻陷入低潮。頑強的他再度站起來,繼續他的搖滾之路,十年來更另闢天地,在發燒碟的市場穩佔一席位,又成為UFO的專家,推出有關漫畫,甚至紅館的演唱會也以此為題材。

004-main1

記:你是如何成為「香港搖滾之父」的呢?

夏:這個名字是大家給我的,音樂巨人我就不敢當。我是第一個打進日本樂壇的香港歌手,當時我加入當地的一個搖滾組合,並參加84年的第十一屆東京搖滾音樂節,最後演出後我有機會和日本搖滾之父內田裕也一起參與祝酒儀式,結果消息傳回來,就稱我為「搖滾之父」。

記:那個年代流行的是商業味比較濃的歌曲,會否令你很有挫敗感?

夏:反而我沒有,我現在回想當年,有很多音樂是我先做的,像後來很流行的RAP,我那時候已經唱了,八十年代有很多天皇巨星,像羅文、張國榮、梅艷芳等,我只是被他們掩蓋,大家一樣都是玩同樣的音樂,唱那些歌,不是不商業,只是留長髮的外表令大家覺得不是此類而已。

記:「空櫈」這首歌是否令你吐氣揚眉?

夏:這首歌真的很受歡迎,到現在還有人記得這首歌,但這首歌卻並非讓我一帆風順,至於是否吐氣揚眉。老實說,獲獎當晚我以為是,旋即報章以頭條報導,電台、雜誌不斷捉我做訪問,任何人都會有飄飄欲仙的感覺,但該首歌紅了後,卻足足有八個月沒有人找我工作,因為「空櫈」的名字令不少商業機構和夜總會卻步,不敢找我登台演出,當一首歌贏得全香港人的掌聲,但卻導致生活都出現問題時,如何去談成就感和吐氣揚眉呢?

記:在樂壇多年有否失望過?

夏:1985年還未有「空櫈」前,我推出「交叉點」,那個唱片封套的我是黑白的,旁邊有個行李箱,但我手上有個畫框,只有這個框是彩色的,為什麼只有這個框是彩色的?對我來說,你們看我是彩色的,我看外界卻是黑白的,失望當然有,我有過很多次,但我是個有家室,有兒女的人,如果失望令我損失我的職業而轉去做一些無法維持生計的事,相信那個失望更大。

004-main2

記:你是否一個堅持己見的人?

夏:有人說我很固執,我沒有辦法解釋。當然我玩搖滾已被人標籤為憤世嫉俗,很固執。我記得有次在做一個大型音樂節目時,阿姐汪明荃在介紹我時,說我是一個很有理想,堅持自己的人。我於是問她:「阿姐,你知道我堅持的是什麼嗎?」在萬多人的場合,阿姐都無法答應。人們只是將聽到的形像上的字眼去形容你,說我固執,相信是聽回來的。

記:今年你將推出四張唱片,是否對市場甚有信心?

夏:有些人說香港市場已經沒有了,的確是真的。不過還有一個市場存在,就是發燒碟的市場,我由94年開始在該市場發展,最賣得的都是HIFI碟。如果我的音樂不好,我的歌選得不好,我根本不能存在到現在,亦不會到現在我還在收十多年前的版稅。

記:你是否滿足現在的地位?

夏:八零年代有四大天王,其實有五大天王,其中一個是夏韶聲,這就足夠了。

記:除了音樂外,你更是UFO方面的專家,為何會推出以此為題材的漫畫?

夏:這本漫畫前年已推出,現在我手上拿的已是再版,這個漫畫有兩個版本,這個是平裝版,另外之前出的是有唱片的,歌名叫「天眼」,若今年舉行演唱會,主題曲亦會一樣,這本書是這麼厚的。其實研究UFO、戰爭一直是我的興趣,這麼多年來,我搜集很多相關資料,拍戲時空餘時間我就不斷的畫,已有14年時間,一直畫了這麼多,前年把這些畫結集成書,我之後不會再畫,很多人知道我會彈結他、唱歌,不知道我的手可以畫畫,因為我打鼓、彈結他都是雙手並用,其實60年代我還未入行時,是在戲院畫海報的,都叫做過少許職業的畫畫工作,但我入行後,已沒有再提我會畫畫,只是趁空餘的時間等拍戲時不停的畫,我的家人、朋友就問我,你畫這麼多放著又沒用,後來有出版商有興趣,於是這本書成為香港有史以來第一本歌手畫的漫畫書,還作了歌曲配合,想不到銷量成為第一位。

記:何時開始你成為UFO的權威?

夏:不知內地朋友有否看過香港的節目,我在過去兩年都在說有關UFO,我不是專家,我只是知道,很小就喜歡看UFO,戰爭的話題。為甚麼我做兩年節目可以做收視冠軍,真的要多謝各位觀眾,我真的不是專家,而是說出來大家開心。

004-main32

記:那你到底有沒有見過?

夏:我見過三次,我在漫畫中亦有提及,亦有畫出來當時的情形,第一次見UFO是在香港調景嶺,好像只是在月亮旁邊多了個星,是很光的。通常月亮旁邊有粒很光的星?大家知道是甚麼星嗎?那就是夏韶聲了,哈哈。那時是1985年,只是見到一粒光。第二次是在三藩市,八年前在三藩市,這個一定要畫下來給大家看到底是何模樣,很厲害,很大,有一個足球場這麼大,形狀好像回力標般,那次是8年前,我朋友駕車我坐在旁邊,一大團黑色的物體飛過來,牠突然出現,出現方式很奇怪,在十一點方向突然出現,一點方向離去突然離去,看得我毛骨悚然。去年是五月在香港的西貢區,去年、前年經常下大雨、行雷閃電,我曾經在TALKSHOW說過,如果天上有閃電,你就要留意,通常會看到,我看到的閃電不是向地下,而是向側的,第三次見是在西貢海灘看到,我看到一個這樣形狀的紅色,很快就飛走了。我當自己是眼花,但一不見就有兩粒光這樣飛走,我會考慮是第三次看到,我只是分享自己的少許經驗,在這兩年,我陸續分享關於自已搜集UFO的經驗,60年代啟德機場曾經有UFO出現,我知道這段只是雜誌的一段文字記載,之後我在12年前三藩市買到一本書,書中有三百多頁照片,其中一個就是在啟德機場出現的UFO。

記:為何之後不再畫?

夏:我畫完該本漫畫後,將所有的資料全部丟棄,因為我用了很多時間,唱歌和音樂是我的主要工作,畫畫只是空餘時間去做,但我丟了資料後,突然有天起來很空虛,我每日都再做,心有些不舒服,我想再畫,如果我要再畫,會畫另一個題材,其實我十多年前簽過一間出版社,我答應了畫以越戰為題材的漫畫,在該漫畫我亦有畫一些有關戰爭的內容,因為UFO不是現在才出現,戰爭時候會出現,甚至原子彈丟去廣島時,它們停著看著如何丟,我再畫就一定不會再是這個題材。

評論

評論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