側田 – 沒有愛情就 沒有了一切

沒有高大俊俏的外表、沒有華麗的包裝、沒有什麼緋聞,側田在香港樂壇能夠站穩腳步是個異數。他為了愛移居北京,卻被說成放棄香港市場。他唯有大聲疾呼:「我沒有離開,為什麼要逼我走?」愛情至上的他坦白道愛是一切的根源,他所有的作品都是親身經歷,愛情是他創作的泉源,沒有了愛情就沒有了一切。為了寫出打動人心的作品,他會讓自己活在「痛苦」中,甚至不斷與女友吵架。側田將於五月舉行「側田命硬世界巡迴演唱會2013],並親手策劃一個純音樂的演唱會,以實際行動告訴大家何謂命硬,只要肯努力,命運是可以改寫的。

記:這次即將在紅館舉行的演唱會為什麼叫「側田 命硬演唱會」?

側:其實這個主題與之前演唱會有不同的主題,「命硬」這首歌的意思是叫大家不要放棄、自我努力的精神,簡單、直接。

記:有什麼特色呢?

側:我會放很多在樂隊,不會換衣服,三個小時我會在台上。以前演唱會有很多煙火、跳舞、很多圖案的,這次是音樂為主。

記:你是否不喜歡以前那種太多舞台效果的演唱會?

側:當然不是,我很喜歡,但我入行以來沒做過純音樂會的演唱會,會彈多些樂器。可能是在紅館,大家期待會有很多花巧的東西,我覺得不用,相信純粹音樂亦可以打動人,令大家開心。

記:你會玩什麼樂器?

側:鋼琴和結他。

記:是否會參與構思,加插自己的想法?

側:當然每一個演唱會我都有參與,我覺得做一個藝人必須有自己想法,沒想法就不要做了。

記:自從定居北京後,會否有新的想法?

側:沒有,亦是一貫側田作風,我的唱法並沒有改變。其實我只是住在北京的香港人 ,不是北京人,音樂方面沒有太大的改變。

記:回港後會否覺得陌生,有不習慣的地方嗎?

側:沒有,我一年回來4次,當演唱會嘉賓,或音樂總監,有工作我肯定回來。很多人覺得我離開了就不讓我回來,很奇怪。他們看到我覺得很驚奇,問他:「為什麼你回來?」我只是搬去北京,不代表我永遠不能回來,我不是犯了什麼錯,我又不是殺人要逃走,為什麼我不能回來?

記:演唱會會請嘉賓嗎?

側:會,我在問,只有一個對像,是一對組合。之後要再開會,看看吧,希望他們可以答允。

記:今次服飾方面會比較少些?

側:我不會換衣服,我不是賣服飾、外表的歌手,之前已玩過很多服裝,今次真的玩音樂吧,放多些心思在音樂方面,我覺得是對的,相信歌迷會喜歡。

記:韓籍女友會來捧場嗎?

側: 我已問了她,希望她和她媽媽一起來,她沒有看過我大型的演唱會,之前去加拿大時,她有看我的演出。

記:她有何評語?

側:普通吧,她不明白我唱什麼,她喜歡其中一首英文歌好聽,粵語歌她不懂。

記:之前你為她寫歌,她知道嗎?

側:她知道,但是卻沒什麼感覺。

記:還會為她專程寫歌嗎?

側:不寫了,因為我的工作是音樂,她會覺得沒什麼特別,很普通。反而我如果煮一頓飯給她,會比較特別。可能我弄菜很爛,如果我用心煮餐飯,她可能會更開心。

記:那會在演唱會唱首歌給她聽嗎?

側:應該會,我們還在一起,不知道,YOU NEVER KNOW。

記:發生什麼事了嗎?你和女友吵架?

側:沒有,我很愛她。

記:之前你說想結婚?

側:等一下吧。

記:會否在演唱會求婚?

側:不會,我覺得求婚必須比較私人好些,我問過很多女生,她們都不喜歡。可能有女孩子會喜歡。

記:有沒有問過女友想要什麼形式求婚?

star-002a

側:怎麼會問,這樣就不夠驚喜了。

記:是否愛情第一的人?

側:是,會愛死的,所以為了愛我才去北京。

記:那音樂排第二位?

側:對啊,現在是,真的很矛盾,我沒有愛情寫不了歌,愛情是我的靈感,所以沒有愛情我沒有工作。

記:那你豈不是要不停換女友?

側:對啊,不是說不停換,我和現在的女友已經四年,要經歷很多,像吵架一樣,我覺得吵架是很美的事,亦很正常。愛的話肯定吵架,吵架對一段感情是 好的,沒有吵架不會進步,不會包容。我的音樂大部份都是不開心的,所以要保持不開心的狀態,我不能太正面。

記:會否很痛苦?

側:會,這是我的想法,我看到一些歌手在單身時唱一些歌很有味道,但結婚了、生孩子了,他們再唱那些歌已沒有那種味道。我為了我的音樂我會保持不開心的狀態。

記:那你不是經常要和女友吵架?

側:是吧,就這樣,我不可以騙我的歌迷。我不會裝開心,我開心的時候你會知道,我不開心的時候會告訴你,人是這樣,幹嘛要不說出來?因為我們是歌手,要正面,陽光,發放正能量,YEAH,不行,假的。我覺得人生就是不開心,人生不開心比開心多,不要騙我們的小孩子,對不對?

記:會否鑽牛角尖?

側:不會,我說的是真的。

記:會否情緒受影響?

側:如果你接受 了這個現實,你就會開心些,其實用正面方法去面對所有東西,你會發現被背叛,有一天你知道你想的東西太完美,是假的,你會瘋的。其實我以前很正面,我經歷了這個階段,十幾、廿歲時我是很正面、陽光的。

記:那為什麼會如此,是入行之後才改變想法嗎?

側:不是,是長大了,長大的過程。可能十年後到另外一個境界,很正面。但現在的我非常現實。我的音樂都是說不好的事,我喜歡、我享受,必須講出來。

記:你會否有自虐的傾向?

側:有的,不是只有我如此,可能很多填詞、作曲都是如此,不是如此我會去做銀行,但天生我就是做音樂的,這是事實,為負能量加油。

評論

評論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