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震嶽 踏紅館重溫樂壇路 宣告五十歲退隱

縱橫樂壇廿年的張震嶽由一個曳曳的壞男孩到現在,他依然是那個愛上山下海,時刻離不開結他的大男孩,不過昔日的放蕩不覊就換來現在的沉穩、成熟。本身是台灣原住民的阿嶽最熱愛的仍是原始的農村生活,並計劃五十歲後歸隱田園,返回宜蘭老家,享受自由自在的寫意人生。

記:六月在紅館舉行個人演唱會,有什麼特色的呢?

張:這一次的演唱會名稱叫做「豔陽天」。為什麼要叫做豔陽天呢?其實跟我新專輯有非常大的關係,因為我在7月的時候會發行新專輯,那豔陽天的概念其實是從我專輯的概念內拿出來用的,這一次的演唱會我覺得好玩,將會傳遞我的生活理念,一般演唱會都是離不開舞蹈、 歌曲或者是華麗的服飾、激光,我的演唱會不是這個樣子,我覺得我的演唱會做成這樣子是頗無聊的,也不適合,但希望大家來看我的演唱會能夠了解我,雖然只有短短兩三個小時,但我會去告訴大家我是怎樣過生活,我的價值觀是怎樣子的,我的處事態度、 我怎樣去看這個社會,看這個世界。我會透過這一次演唱會完全的傳遞出來,從我的音樂路程中,找出第一首的歌去唱,直至唱新專輯裡的歌,作為這二十年的一個總結。 這一次的演唱會有一個部分是用紀錄片的形式,會有一些我的訪問,日常生活裡面如騎車、跑步或是我去衝浪等。

記:其實你有很多不同的愛好?

張:對,這些東西讓大家了解我的生活,我覺得我的生活是很迷人的,但又很快速。很多人都跟不上我的腳步,我不覺得這樣是很難的事情,很多人會羨慕我的生活,有些朋友都說:「很羨慕你。」

記:為什麼他們這麼羨慕你呢?因為你可以做你喜歡的事?

張:應該是吧﹗最重要是可以做你喜歡的事情,在這個現代、這個社會是一件頗奢侈的事情,我覺得是沒關係的,至少我是很誠懇的在過生活,希望這個演唱會能夠提供大家更多不同的角度去看我的生活,也去解析自己的生活,因為我從少到大,很好動,是個停不下來的人,直到現在我快四十歲了,我覺得我的好奇心還是一直保持一個非常高度的狀態。

V1paper-08-coverstory03

記:那麼你每天都去做運動嗎?

張:我幾乎每天要去做運動,有些人健身只是為了拍照,練到很多的樣子,練肌肉因為這樣子去做運動,我跟他們是相反的,我真的是喜歡運動,我也沒有練到這樣強壯的肌肉,我覺得跟十多年前比起來我現在更健康,體力更好。

記:為什麼呢?少喝酒了嗎?
張:喝酒的話,還是會喝。以前愛做戶外運動,晚上還是會喝酒。這五年的話,覺得喝酒很無聊,以前年青,你每天喝都還是可以,你年紀到了,真的,你喝一個晚上,喝醉了要休息兩天,很浪費時間。

記:休息兩天才可以復原?

張:沒錯,很浪費時間。現在改變自己的生活,讓自己更健康,讓自己更好、更快樂。 所以這幾年的改變,不管是心態也好、或是身體上,現在我很滿意自己。

記:那你會分享一下你的感情生活嗎?

張:我會跟大家講,因為我不是一個偶像,我老是說今天我有女朋友、男女朋友,非常正常,除非你今天不正常,異於常人。那可能是秘密來,我覺得正常人應該是有一個正常的生活方式,在感情上面我覺得很重要的。

記:找一個伴會不會很困難?因為你停不下來?

張:會,很困難,因為這個事情。你要和一個人生活,興趣、想法方面都要有契合。我這麼一個好動的人,一早起來就去衝浪,我認識一個晚上才回來的,愛喝酒的女孩子,肯定交往不會久啦,因為大家生活完全不一樣,現在這個女朋友和我一樣,喜歡衝浪、跑步、跟我一起上山下海,我覺得這樣很完美。

記:會有一天想停下來結婚嗎?

張:結婚我覺得只是一個形式,結婚亦可以離婚,對不對?離婚率又愈來愈高,就和分手一樣,結婚又很麻煩,又花錢,要找親朋好友來,你結婚了可能會離婚,不是說我沒有結婚的可能,而是說現在沒有這個打算,對未來的感情事沒有想很多,現在就是開心,在一起和得來就好了。

記:在一起多久了?

張:三年了。

記:可能女孩子想要一個歸宿?

張:有可能,我工作到某一個階段會想要結婚,可是現在還沒有。

記:還想繼續衝下去?

張:對,沒錯。

記:廿年來在整個音樂界有什麼難忘的片段?

張:第一個想到是在台北木船參加歌唱比賽,那個時候我十七歲,高中而已,我和我姐的同學借來一把破結他,我家裡有一把,可是更破,是我父母彈原住民小調的結他,他們都是我的老師,啟蒙老師。雖然結他有破洞,沒辦法啦,就拿去比賽啦。我講一下那時的故事啦。我到了會場,台北比賽。每一個人拿的結他都是很漂亮,看看自己的結他很自卑,就躲到一旁去練,每一個人都很帥、很有型,背著結他都很自信。我那時候十七歲,人生路不熟,當下很緊張,躲在角落裡面壁,但是上帝對我很好,由初賽、決賽、總決賽,我一路上去,我很緊張,一到台上眼睛閉起來,不敢看台下,我當時唱齊秦的一首歌:「思念是一種病」,那個時候在準決賽時,有唱片公司覺得這個小鬼很好玩,跟那些人比起來更有特色,那時候初中的學姐陪我到處去這些唱片公司,最後選定了一家唱片公司,還沒有準決賽時就簽了約,進入這家公司,亦獲得了優勝,我的獎金就買了一把好結他。他們都有,我亦要。

V1paper-08-coverstory02

記:那你現在有很多收藏囉?

張:有啊,從那個時候到現在的方向和理念都沒什麼變啦,一有時間就用結他創作,離不開結他。

記:先當助理?你覺得是好事?

張:對,那時候台灣唱片公司有個不成文的規定,藝人必須要去學習基層要做的事情,像買便當、送母帶等,於是十八歲上台北先在唱片公司當助理,這些工作我都知道,不像現在,藝人都捧得高高的,像梁靜茹還未出唱片時,在滾石亦是做行政助理,我覺得這是好事,一開始要養成一個心態,當我們會紅,獲得的比別人多時,其實有這些人在幫你,就算你有天賦,亦是上天給的,那時候到現在我看事情的角色會拉得很低,有的歌手眼裡是看不到別人的,可是我覺得能力愈高時,應該把資格降得更低,可以用特別的能力去幫助別人。

記:有沒有遇過低潮期?

張:有很多人說我有低潮期,可是我不覺得那是低潮,那時候我在魔岩唱片,最後解散了,有我、楊乃文、陳綺貞、順子、伍佰,全部都沒了,合約轉到滾石唱片。我和製作人一起就合組一間公司,那個時期收入不多,沒有錢。樂隊的成員都回老家了,回屏東、高雄啦,公司剛開始我們就接了一個馬來西亞華人工校的募款巡迴演出,因為當地的華人學校都是私人的,我們去了很多小的村落,經過李心潔以前的家,酬勞是多少?台幣八千塊,每個人大概分兩千塊,從出道到發片,由「愛的初體驗」爆紅,到一下子什麼都沒有了,要重新開始,可是對我來說不是低潮,但對很多藝人來說突然沒有公司,心理上有受到影響。我覺得不是絕路,或覺得自己不行了,不好受,反而覺得有工作做,三餐溫飽啊,然後又可以去馬來西亞玩。另外當我退伍之後,已經出了幾張唱片,成績不是那麼好。我那時留在高雄,住在一個很小的房子,沒有床就睡在地上,錢都是向別人借的,反而在那時候寫的,像「愛我別走」、「愛的初體驗」等。之後我去台北,就把那些寫的歌丟在台上,「看,怎麼樣?還好吧。」現在回想起來,我還是沒有不開心啊,可能換作其他人會覺得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我覺得只要樂觀的話,低潮都很容易過,反而是一種歷練。

記:未來亦希望走下去嗎?

張:我預計自己五十歲的時候就不在唱歌,歌還是會寫,我覺得寫歌是一種紀錄,發不發是另外一件事。這十年就努力存一些退休金,過我自己想要的生活。

評論

評論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