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家強 家駒伴我闖蕩

今年是beyond靈魂人物黃家駒離世廿周年,與他手足情深的黃家強將舉行個人演唱會紀念亡兄,並創作了一首歌曲,讓家駒在天之靈知道他一切安好。雖然廿年前的那場意外已過去了很久,但留在家強心中的傷痛卻依然還在,像他所說的,永遠無法平伏,但他希望可以繼續家駒的精神,以音樂傳遞訊息,感染大家。

V1paper-09-coverstory01a

記:下個月是否會在九展舉行兩場個人演唱會?

黃:對,我下月的四號、五號會舉行兩場「IT’S ALRIGHT LIVE」的演唱會。

記:是你個人第一次演唱會?

黃:是,這個演唱會很隨意,本來沒想過今年開演唱會,今年初我寫了一首紀念哥哥的歌曲。如果再辦一個大型的演唱會,五年前已經開過了,你們想要看的、聽到的,已經做過了,所以希望自已默默地紀念他,我寫了一首歌叫「好好」,但一、二月份有製作單位問我有沒有興趣開個人演唱會,我當然希望可以開自已的演唱會,因為我一直沒有開過自己的演唱會,但如果叫我開演唱會而忘記家駒,這個我做不到。我就跟他們說我要在演唱會中唱這首歌,我希望在演唱會中懷念家駒,當然這是我自己的演唱會,一定有我和別人的歌,一定有懷念家駒的環節,IT’S ALRIGH是因為「好好」這首歌,由這首歌慢慢發展成一個演唱會,雖然比較趕,好像冥冥中自有安排,可能是家駒安排給我吧!

記:其中有一個懷念他的環節,會選哪幾首歌?

黃:如果你記得五年前我出過一張專輯叫「延續」的,那是家駒以前沒有發表過的作品,然後我填詞,把它們唱出來。我會唱這張專輯的歌,還有我以前送給他的歌,好像「祝你愉快」、有一首歌很重要,很能代表我現在的心情,這首歌叫「誰伴我闖蕩」,我覺得現在沒人陪我闖蕩了,我想家駒陪我闖蕩,因為現在的路我要自己走,但我又覺得很孤單,希望家駒可以永遠陪著我。

記:是否覺得自己一個走這條路亦很艱辛?

黃:辛苦是有的,但我是滿足的,我不是一個要求很高的人。我現在可以做自己的音樂,可以繼續家駒的音樂精神,可以用音樂去傳遞訊息,像愛與和平,環保啊一些社會性的問題,我們用音樂的感染力去打動人,這個是家駒做得非常好的,我希望自己可以做得到。

V1paper-09-coverstory01b

記:其實今年是BEYOND卅周年紀念,卻無法開一個真正的紀念BEYOND音樂會,是否很可惜?

黃:是,在一年前我已覺得很可惜,很無奈。但是我覺得如果我們三個走在一起不開心,我寧願不要BEYOND,我還是覺得保留友情比保留BEYOND更好,當然我這樣說會令很多BEYOND的歌迷心碎,但如果我告訴你,我們三個走在一起開演唱會,可能你看到一半就不能繼續,然後要分開,連友情亦保不住,到最後亦沒有BEYOND。如果這樣,為何不保留友情?BEYOND可能明天、明年、大後年,總有一天我們可以站在一起吧﹗世事不是絕對的,明天的事明天才想。

記:是否沒有了家駒這個靈魂人物,才不能走下去?

黃:這個亦是重要的原因,如果他還在,應該比較合群一點,他比較有凝聚力。另外99年我們單飛之後,單飛是個轉捩點,讓我們不能走在一起,因為單飛後對自己的音樂很主觀,對自己的要求亦很主觀,03年再回來一起我就發現有問題,不像以往那麼容易溝通,那我想不要勉強了,05年我們解散了,解散就解散了,世榮說得對啊,就讓我們自由自在吧。

記:家駒離開了廿年了,是否還是常夢到他?

黃:以前比較多,現在比較少,我現在以另一種方式去懷念他,我常常覺得他在我身邊,還有一些突然發生的小事情,讓我覺得他現在在。

記:有沒有一個事例可以分享?

黃:這個是我的秘密,我想保留一下。在平常的日子我覺得他一直在看著我,讓我很有安全感,這個感覺蠻強烈的,可能大家會以為我是神經病吧。

記:到現在都是如此嗎?

黃:是,所以 我的演唱會他一定會來看,他會在台上陪著我。

記:是否覺得沒有一個結它手、主音可以代替他?

黃:在我的心中不可能有這個人,小時候當我看到他彈結他的時候,當然還不明白的時候覺得很討厭。到我懂得音樂的時候,才知道他的結他技巧和對結他音色的要求是很特別,和別人不一樣。他很喜歡實驗性的音樂,我很懷念他的結他音色和技巧,在我心目中他是永遠沒有人可以代替的。

V1paper-09-coverstory01-poster

記:你是否受他影響很深?

黃:其實我很多方面都受他影響,他用音樂去表達自己的想法做得非常好,這是我想延續下去的,他說的一些話對我影響很深刻的,像小時候我很愛玩啊,還有情緒比較大,他和我說:「你沒得玩就不開心。」就變成一句話,我要好好的把握時間,不要太貪玩,好好的做好自己的音樂,這是我永遠都記得的。在我心中 ,家駒就是音樂,我不能沒有音樂,因為我不能沒有家駒。

記:現在有了家庭和兩個小朋友,會否改變了你?

黃:家庭真的令我改變了很多,像生活習慣啊,責任感亦多了很多,為了小朋友你會有很多計劃。

記:會否教他彈音樂?

黃:音樂一定要學,我不是一個學院派的人,所以我不可以教,我會請別人教,教他學樂理,學彈琴,聽音樂。往後他要不要做音樂是另外一回事,我覺得一定要懂音樂,因為音樂可以陶冶性情,令腦袋更聰明,性格,對欣賞音樂方面有幫助,人比較有內涵。

記:你覺得大兒子是否有天份?

黃:還好,他喜歡音樂,但他不是個音樂神童。

記:會否捉他上台?

黃:他是很內向、害羞的小孩。他不是很愛表演的小孩,他對音樂非常有感覺,一歲的時候聽到音樂在跳,所以他對音樂還是有感覺的。

記:那你說對未來有很多計劃,未來有什麼目標?

黃:我剛才說的是家庭的計劃,像為他們計劃將來,選什麼學校,自己的音樂計劃是盡快完成一個純音樂的唱片,之後再寫新歌,推出新專輯。

評論

評論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