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怒已成為fashion

「華人首富」李嘉誠在汕頭大學畢業禮上,以「現實的造夢者」為題,向畢業生指:「也許,你們這一代面對的最大挑戰,是社會不平等的惡化。」

的確,由二次大戰之後的「嬰兒潮世代」,歷經X、Y、Z、E、F等世代,名號多餘,現實情況卻是,由當年的艱難歲月,到機遇處處,以致今天的前景迷茫,怨忿難平。憤怒新世代,並非香港「特產」,而是新世代的統一icon。今天,大家可能會認為現今的年輕人「無大無細」,「為反而反」,但若將視野放大,從「顏色革命」、「佔領行動」,「斯諾登爆料」,到洲際國家盃期間的巴西暴動,這一波由80後、90後甚至00後發動的「浪漫的理想抗爭」,經已成為世界政經社會發展的主軸。

當中的根源,正就是社會不平等正在惡化,怨恨亦已取代願景,不再理會明天的希望,只在乎今天對不滿的宣洩;而在全球一體化和網絡化的大形勢下,各地青年相互感染,將憤怒激化到臨界點,遠方的一點火花,亦能移植本土,並且瞬間演化為失控的燎原大火。憤怒已成為fashion!

李嘉誠說:「只有怨憤而欠缺思維,只會令你更軟弱、更惶恐,使你付出更大的代價和承受更大痛苦。」他說得絕對正確,但不足夠。在被譽為西方經濟學「聖經」的《國富論》(The Wealth of Nations) 中提出了一種「停滯狀態」,其中一個表徵就是腐敗、壟斷利益的菁英能利用法律和行政體系為自己牟利。告訴政府,我們的耐性非常有限。

blog03

求是集 – 李明慧

作者簡介

評論

評論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