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ALLSTAR – 開墾屬於我們的天梯

一首《天梯》,令C ALLSTAR成功獲頒無線的十大勁歌金曲及香港電台的十大中文金曲。C ALLSTAR的發展也像天梯一樣,既不是一步登天也不靠花邊新聞,而是堅持以努力和正面的形象,一步一步地開墾一條屬於自己的路。

 

從旺角行人專用區走到今時今日成為搶手的代言人,這份堅持,全憑他們那份愛音樂的純粹。

記:你們經已出道四年,由出道到現在,你們覺得最大的差別是甚麼?

C:其實髮型和穿衣都沒甚麼很大的改變,在成為C ALLSTAR後的心態方面也沒有甚麼轉變,因為自入行之前到現在的堅持一直都是基於喜歡唱歌,反而現在比以前會有更多人認識我們的音樂。

我以前的為人會比較自視過高,比較懶,但現在就比較愿意學習,昨天監製跟我們開會,他就說了一句話;「TO BE A BETTER MEN C ALLSTAR」,這件事情令我覺得要有著這個進步的心態才能一直走下去,對我來說,這已經是我心態上的一個改變,讓我很想去進步。

還有做人方面的轉變,剛大學畢業尚未踏入社會成為C ALLSTAR之前,有很多事情都不懂,直至成為C ALLSTAR經歷了很多的活動,從這些活動讓我們學會了更多的事情。

例如因C ALLSTAR的身份而接觸了一些有關環保和健康的工作,令我們在心態方面變得更加熱愛這個社會、地球和自己的身體。加上我們入行成為C ALLSTAR之後又唱了很多不同類型的歌曲,也多虧了監制不停給我們去聽和嘗試,增加了我們在音樂方面很多不同的見識。

記:在你們還沒成為全職歌手之前,可能會有機會遇到低潮期,你們又可有曾經因此而心灰意冷,想過放棄歌手這個職業嗎?

ON仔:我曾經一邊讀護士的課程一邊身兼歌手的身份,在去年準備畢業的時候,曾經考慮過跟公司商量當個全職護士,因為當護士的收入較當歌手穩定。然後直到我在實習的時候遇到一個前輩對我說「你這個年齡不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難道要到我這個年紀才去做嗎?」我聽到後就在想,就算當一個歌手的收入不穩定,但能夠做到自己喜歡的事情,就別去想太多,再者目前我也沒有很大的經濟負擔,所以後來就決定留在C ALLSTAR當一個全職歌手。

記:在組成這個組合之後,你們有想過哪個成員會最快退出這個組合嗎?

C:我們曾經有嘗試過單飛做舞台劇,至於你所說的離開,我有擔心過Jase,因為覺得他並不擅於跟別人交流,但在娛樂圈,會需要做很多未必跟音樂有直接關係的事情,所以我當初會很擔心Jase很快就退出C ALLSTAR,但現在就比較好一點。(Jase:其實很多時候是我選擇不說話,但最近在這一方面的表現已經有所進步,跟大家也多了互動。)

記:在剛開始的時候,你們有沒有出現過因為其他成員發展得比自己好而萌生退出的念頭?

C:也不會,因為在這一方面我們看得很透徹,說話較多的成員比較多人認識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在我們裡頭有某些成員的應對比較好,由他們專責去代表我們說話也是件好事。

記:一直以來你們都沒有甚麼特別的新聞,形象總是乾乾淨淨,你們認為這種乾淨的形象有甚麼好處和壞處?

C:沒甚麼新聞可以給人一個乖乖仔的印象,這也是一件好事,而且這個形象也有助推動我們做人做事往好的方向行走。另外在工作方面,一些社會公益的機構,在他們需要用到擁有正面形象的偶像時,會因此比較容易聯想到我們,而這些公益活動,也是我們喜歡而且也做得比較多的工作。

而且乾淨的形象不可以刻意塑造,一定要從內發出來,別人才能感受得到,所以我們也只是做回自己,若然你叫我們硬要塑造一個很健康的形象,我覺得是塑造不出來的,比如你叫我們要做一個壞孩子的形象,我們也不會是那一種,不是你就不是你。

我們也曾經嘗試過不同的造型,但卻總會感覺格格不入,把不合適自己風格的衣服穿上身,會連面部表情都變得很奇怪,或許就因為這些原因,慢慢地我們成為了你口中很乾淨的形象。

 

 

V1paper-vol020-cover02

記:娛樂圈是小圈子形式的運作,但你們又好像沒有特別成為某些圈子的人,總是予人一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C:因為我們加入這個行業,一開始就只是為了唱歌,而不是為了做別的事情,本來我們加入的時候已經跟這個圈子格格不入。一開始我們在旺角行人專用區裡頭表演,從而令別人認識我們,出道的方式已經和大眾偶像的有所不同,而且我們主打的歌曲也不是主流的情歌,就拿我們的外型來說,既不高大,又不靚仔,卻組成了一隊男子組合,就這點已違背了這個圈子盡是高大靚仔的現象。反正本來就格格不入,所以我們也就沒有甚麼害怕的事情。

記:現在你們已經有知名度,又有大公司在背後支持,再不是當年在旺角行人專用區表演的小伙子,有時候回想過去,會否有個念頭希望像以前一樣走向群眾?

C:其實一直都有,只是形式改變了,行人專用區也有去做,只是次數少了,因為工作比從前忙碌,事實上我們的親民並不拘泥於形式之上。

記:假如娛樂圈給你們自己定位,你們會給自己一個怎樣的標籤?

C:我們是樂壇的白老鼠,一直致力去研究音樂和作出不同的嘗試。(笑)

記:你們對於未來有甚麼目標?

C:我們是一隊挺活在當下的組合,有工作的時候都會希望能夠在能力的范圍裡頭做到最好,同時我們也希望能夠在紅館開演唱會,有一個真正屬於我們的舞台。其次則想盡力做好自己的本份,做好自己的歌曲,特別是放更加多的可能性在廣東歌裡面。我們沒有為這些目標設一個期限,但卻一直努力朝著這個方向去做。

記:你們四個人當中,在這些日子裡頭誰的進步最大?

C:KING的表現較剛開始的時候穩定,而且現在也開始嘗試編曲,在我們過往的四張專輯當中,暫時還沒有出現過他作品的蹤影,現在他已經努力創作了很多,我們也期待監製會在第五張唱片中採用他的作品。

ON仔以前是個很執著的人,以致大家在溝通上會比較困難,現在就變得比較隨意,比較容易接納別人的意見,大家的相處比以前舒服。在工作方面,他很進取也很勤勞,每天都會做運動和閱讀增值自己,另外也很盡善盡美,例如在錄音的時候,監製已經覺得沒問題,而他還會在思考如何把件事情做得更完美。這些事情是他一個很大的進步,也是我們要學習的事情。

Jase變得比以前更有魅力,而且做每件事情都會Take care其他成員,這是作為一個團隊必須有的意識。而作為C ALLSTAR最大的進步是我們今年有很多代言的工作,如豐澤和電影院。

記:若然傳出緋聞,你們認為這是幫助了你們還是害了你們。
C:我認為緋聞於C ALLSTAR而言是件很不必要的事情,我們希望別人講及C ALLSTAR的話題是圍繞著我們的生活態度和音樂等等,想有更多空間讓大眾看到C ALLSTAR不同的一面多於我們的私生活。除緋聞之外,連談及我們的家人也不太想。

雖然我們認為緋聞是件不必要的事情,但也知道這些事情無可避免,所以我們最重要是做好自己,當你所有事情都很正面、問心無愧時,就不怕被別人談論。所以當看到釗峰和栢芝傳緋聞時,我們很吃驚。

記:當緋聞傳出後,栢芝有致電問候你嗎?

釗峰:當傳出緋聞後,我接到很多電話,那時候我解釋了很多,甚至去到一個感到困擾的地步,所以後來交回公司去處理這個問題。

記:這是組合裡頭第一個緋聞嗎?

C:是的,既是第一次有緋聞也是第一次登上娛樂雜誌封面,所以一開始感覺很新鮮,因為從來沒有想像過自己會登上娛樂雜誌的封面。那時候我們會打趣說「我們紅了!有人關注我們了。」但我們也會為釗峰擔心,因為我們都清楚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為甚麼釗峰會如此倒楣,被拍到這樣的照片。

記:有沮喪過為甚麼傳緋聞的是釗峰而不是自己嗎?

C:是呀!其實我們都有跟栢芝合照,為甚麼傳緋聞的只有他。(笑)

記:你們為甚麼會成為了電影院的代言人?

C:我們很高興能夠成為MCL STAR Cinema的代言人,及後也有問過他們邀請我們的原因,在歌曲方面,我們一直落力呼籲大眾支持廣東歌曲,即使電影也是一樣,希望有更多人能夠走進電影院欣賞電影,因為電影市道經已被很多人摧毀了。所以我們有一個C ALL Choose的東西,會在裡面挑選自己喜歡的電影,然後告訴別人,哪個場次我們會入場觀看,希望能夠籍著自己的身份去呼籲大眾進場買票入電影院觀賞。

鑑於偷拍風氣倡盛,我們也為此拍了一部呼籲大家不要偷拍的短片,會在電影預告之前播放,其實也想告訴大家,我們要好好保護我們的電影業。

釗峰:另外一個主要原因,是因為我們曾經為天梯拍了一部紀錄片形式的電影,記載了我們如何去尋找天梯故事的主人翁。我們也因為這部紀錄片而跟MCL結緣,他們希望我們辛苦拍來的這部紀錄片能夠讓更多的人看到和欣賞,最後MCL取得了這部紀錄片的獨家播影權,而我也感覺到他們從我們的電影當中了解到我們C ALLSTAR是一群熱血的年青人,很想去做很多不同的事情和為不同的事情發聲,而且傳遞出來的訊息是希望這個世界可以有更多的愛,而電影很多時候都離不開愛,所以我會覺得STAR Cinema想透過我們的身份去宣揚這些訊息。

記:沒當上代言人之前,你們會經常入場看電影嗎?喜歡看甚麼電影?

C:在我們沒當上代言人之前已經很喜歡看電影,而且是真的走進電影院去看,看完之後我們會四個人圍在一起分享。我們經常會看有關音樂的電影,尤其是喜歡看四個人的演出,又或者是兄弟情甚麼的,反正是組合,(笑)看的時候會讓我們代入和對號入座,比如作死不離三兄弟,裡面的兄弟情緊密得來又不會讓人覺得很肉麻。

釗峰:我喜歡看英雄性的電影,特別是從一個寂寂無聞的小人物,忽然遙身一變成為英雄的那種,如變形金剛和蝙蝠俠。因為我覺得這個世界很需要英雄片,能夠燃點起一些每天營營役役甚至忘記了生活的打工仔的鬥志。

記:在你們為香港電影業感到婉惜的同時,你們認為有甚麼方法可以幫助香港電影?

C:你說如果政府可以多撥款項去資助這個電影行業該有多好(四子相視而笑)最近我們看了本土製作的狂舞派之後,內心很激動,雖然它的製作不是很大,也不及外國跳舞片那麼多格局,但卻相處處看到他們的用心,而且採用的演員每一個都是新面孔,在取景方面也用上很多本土的特色。例如戲中的豆腐花鋪和牛頭角下邨等等,這會令看的人很有投入感,當然最好就是有更多的資助可以幫忙他們。

而且本身香港電影想要突出,就應該要注入更多的本土文化,但現在有很多的香港投資者跑去跟中國內地合作搞合拍片,它的製作雖然可以做得很大,但卻少了一些香港的味道。我覺得那個本地色彩很重要,而外地如韓國、日本,他們的電影會有比較多描寫當地的文化,希望我們香港的電影也能夠做得到。

總括而言就是放大香港的長處,香港有香港的特色和優勢。

記:除卻紀錄片,你們對演戲會有興趣嗎?

C:天梯是我們自發性去拍攝的紀錄片,完全無演技可言,所以我們也想有個演出的機會,可以給我們發揮一下自己的演技,還可以做一些不是自己的角色。之前我們有做過舞台劇,我們自己在台上表演的時候也覺得很有趣,我們也希望演技能夠發揮到電影裡面。現在我們會拍一些生活點滴的短片,大約30-40分鐘左右,稍後也會在STAR Cinema上播映。

另外我們也想真真正正拍一部電影,因為曾經聽過一些拍電影的前輩說過,拍一部電影等同一個人生,我也希望有這個機會。

記:假如有機會可以給你們拍電影,還可以自行挑選演員,你們會挑哪個演員來跟你們演對手戲?

C:如果張曼玉能夠穿上旗袍為我們的「老調兒」演出該有多好,她甚麼都不用做,只需要在MV中走來走去就已經很好。但由於我們實在沒有經驗,所以無論哪個對象也會很興奮。

評論

評論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