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球背面的愛

在剛剛結束的第50屆台灣電影金馬獎中,《一首搖滾上月球》的主題曲《I LOVE YOU》一舉斬獲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獎。這部紀錄片由台灣新銳導演黃嘉俊歷時六年完成,在台灣一經上映即引起廣泛關注。影片紀錄了六位罕見病兒童的父親,組成搖滾樂團「睏熊霸」,積極面對生命的感人故事。now爆谷台有幸邀請著名文化人游清源先生作為嘉賓主持,與黃嘉俊導演、陳可辛監製/導演一起暢談影片背後的故事、探討影片引申出的社會問題、交流彼此的創作理念以及對生命的看法。

V1paper-vol022-now01a

游清源:為甚麼這部紀錄片會叫《一首搖滾上月球》?

黃嘉俊:首先,我覺得台灣的男人很像月亮。他們把自己好的那一面展示在別人面前,就像月亮總是給人看到亮的一面,然後像月亮一樣將背面藏起來,就如同影片中的幾個「罕爸」,他們把自己生活中的挫折與辛苦都藏起來,不讓大家看到。另一個原因是這些平均年齡超過五十二歲的「罕爸」,居然還想要去組一個搖滾樂團,還要去挑戰台灣
海洋音樂祭,跟年輕人的樂團一起角逐,這件事情很像人類當初要去挑戰登月球,很mission impossible(不可能的任務)。

游清源:陳可辛導演,你將這部台灣紀錄片帶回香港,主動承擔起發行的工作,很多人認為這是一種「冒險」,你為甚麼會這麼做呢?

陳可辛:幾個月前,我在台北電影節做評委。那時我才突然發現,台灣電影包括台灣紀錄片原來已經改變了這麼多,真是「置諸死地而後生」!以前的台灣電影大多是一些不太能與觀眾溝通的文藝片,現在則變得既充滿人文精神,又比較接近觀眾。我覺得《一首搖滾上月球》就很能打動觀眾。我覺得香港人應該看這部電影,而全球範圍內,紀錄片的市場都不大,如果不引進和大力宣傳,即使是很出色的紀錄片都很少有人看到。

游清源:這部電影對於香港的觀眾來說有甚麼特別的意義?

陳可辛:我回想這幾個月香港所發生的事,又和影片中那幾個「罕爸」有多大不同呢?我們都在逆境之中掙扎求存。有甚麼景況比這幾個「罕爸」更沒有出路呢?如果他們都可以活下去,有甚麼人不能活下去呢?這部電影充滿了勵志的正能量。人生中一定有很多逆境,面對無法解釋,無法改變的命運,你是自暴自棄,還是積極面對?在沒有希望中,讓每一天過得更美好,是一種令人敬佩的勇氣。

黃嘉俊:這六個家庭,他們遇到的困難是孩子得了罕見疾病。但在這個社會中每個人,包括香港的觀眾都會有屬於他生命當中的難關,也許你永遠也跨不過去,但你選擇逃避或是選擇面對,你就有不一樣的人生。這部電影其實也是告訴大家,在面對挫折的時候,要去成為自己生命中的Rocker!

游清源:搖滾的精神和意義貫穿整套紀錄片,我們應該如何看待這班「罕爸」的搖滾精神?

陳可辛:搖滾是一種態度,是一種情緒的宣泄。在這部電影中,也是一種麻醉。這幾位「罕爸」在巨大的壓力之下,藉助搖滾暫時忘卻生活的重壓,其實就是在麻醉自己。

黃嘉俊:大家印象中的搖滾是年輕人專屬的,經過「罕爸」們這一次詮釋,在台灣有玩樂隊的年輕人,開始去思考甚麼才叫做「搖滾」。他們覺得「罕爸」們這種勇敢面對的生活態度,這是真正的「搖滾」。我覺得,你活出自己的態度,勇敢,堅強,願意表達,做自己,就是個Rocker!

游清源:拍攝的過程中,最大的挑戰是甚麼?

黃嘉俊:最大的挑戰,就是希望能夠在沒有任何設計和安排的前提下,讓這部紀錄片像劇情片吸引人一樣。我在現場就像一個旁觀者,靜靜地觀察,讓他們好像看不到我的存在,我再透過電影的鏡頭語言,把這個很真實的當下,讓「罕爸」們直接演出來。

陳可辛:如果被拍的人突然講了一句你意料之外卻非常好的話,可惜你當時鏡頭放錯了,你會不會叫他重新再講一遍?
黃嘉俊:不會。我覺得拍紀錄片的過程就是思索和探討生命的過程,而生命就像拍紀錄片:錯過了就錯過了,無法重來,無法造假。

游清源:這部紀錄片本來可以拍得更煽情、更催淚一些,但是現在觀眾看到的卻好像比較「輕」一點,你是刻意控制,還是順其自然呢?

黃嘉俊:故事中我已經把最感人的部份,最棒的味道捕捉下來了。假設我在拍的時候,沒有辦法抓到那些東西,才需要加一大堆的調味料下去,把它弄得很煽情,但是這部電影不需要。在拍攝的過程中,我常常會哭。我覺得在拍這部片的過程我就在學習如何表達和宣泄自己的情緒。這部電影最後讓觀眾看的時候,是邊笑邊哭,哭完之後馬上又開始笑,我覺得這個就是生命的本質:「用力的哭,用力的笑」。

游清源:影片中有位罕見病兒童的母親說道:「台灣男人應該多一點柔軟」,兩位同意這種說法嗎?

黃嘉俊:我非常同意,我覺得這是全體台灣母親和女人的心聲,因為現在台灣的女人需要的男人不再像過去一樣,只需要永遠勇敢堅強,硬邦邦的,她也會希望自己的另一半溫柔體貼,能夠放下身段,對她們表達愛。

陳可辛:我覺得自己一直都很柔軟。如果將傳統價值觀賦予男性優勢與特權拿走, 男性是很難與女性抗衡的,女性無論何時都是一個更強的性別。

游清源:電影對於你們來說,意味著甚麼?

黃嘉俊:很多人會選擇用電影來給觀眾展現一些一輩子不會遇到的事情,可我目前從事的是紀錄片創作,我更希望將人生中真實存在的那一面展示給觀眾。讓觀眾看到這個世界上有很多跟我們不一樣的人,用不同的方式生活著,值得我們去關心。

陳可辛:電影給我娛樂、給我感動,我的生活,我的一切都是電影。沒有電影,我無法想像自己會做甚麼。我希望能夠一輩子都做電影,我覺得那是一種莫大的福氣。

陳可辛導演「父愛並非天性」的感悟、黃嘉俊導演面對有張力的情景,反而停止拍攝的經驗…… 更多關於《一首搖滾上月球》的精彩分享,請關注now爆谷台獨家製作的《爆谷製造:月球背面的愛》!

評論

評論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