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一峯 Style Is Everything, 風格決定一切

「人一生中為很多不同的美而活著,美麗的人事物,美妙的歌聲,美味的食物,美學彰顯著個人的品味和風格。在食衣住行育樂中,處處可以展現我們的美學素養。不用深奧的哲學理論,只要我們隨時用心去感受,美學自然存在生活之中。」完全敲中了,就是這樣!

心中的第二個家.把「夢想」變成「理想」

Vidal Sassoon的話:「有些事情,你知道你自己做不到,但你連試都不去試,你一輩子都做不到。」這句話一直迥盪在一峯的腦海裡面,這就是遇到的那位大師級人物,讓他學習到終生受用的一樣東西。

一峯找到心目中「WIND」最理想的落腳點,台北東區繁華中的一個角落;風吹過大街小巷,穿梭熱鬧的人群間,終會在巷子角落緩和地停駐下來,那一天你開始向夢想踏出第一步,它便成為你的理想了。

峯:「那時候我回新竹和家人商量,我告訴他們我想創業了,再一次全家人都投給我了支持票,非常非常的幫助我。」

全憑一股熱情一峯把WIND的這個房子租下來了,因為開始的時候什麼都沒有規劃好的,遇到了很多的挫折,同樣也是因為經驗不夠,在裝修這房子時沒找對了人,請來了裝修住宅的師傅去裝修店鋪,變成很多店鋪設施都做得不專業。

峯:「花了近三個月的時間在籌備,卻什麼都沒有做好,當時的心理壓力很大很大,常常突然頭暈,胃酸倒流,呼吸困難,整個人幾乎崩潰了塌下來,弄得自己情緒也很憂鬱,曾經試過不食不喝不洗地躺在床上三天三夜,手上拿在一張紙和筆就是畫,拼命的畫,嚇到跟我同住的室友幾乎搬走了!」

V1paper-vol023-interview01

30歲的天真與大膽

當初開店實在神妙,峯和另一半,加上ivy和請了一個助理,總共四個人就膽粗粗開始營業了,本來的工作分配是一個負責管理算帳,另一個負責風格創意的運作,但當兩部份都由一峯一個人負責的時候,他必須在短短的時間快速的成熟成長起來,還要極速的把助理培訓出來。

峯心想:「天啊!老天爺到底要給我多少的工作?每天的工作都好像做不完似的!感情的分離令我的成長是雙倍,人也快速的實際,不再那麼飄,不那麼浪漫。」

最初一峯憑著一味的天真,壓根兒就沒想到創店原來是這麼多的困難,這麼多的現實問題,也正正因為沒想過,所以才會那麼大膽去付諸行動,簡直就是風之瘋一樣,不顧後果的往前衝!

開業兩年多了,今天的峯帶領著WIND向前走,這個領軍不是單單為了承擔,為了作為老闆的責任,峯真正的把員工視為家人,用心用愛去看待為兄弟姊妹。

峯:「以前的我很愛玩,花很多的時間去玩,兩年來經歷的創業和家人的離世,感到需更加珍惜仍然擁有的,WIND同事們每天把大部份的時間都交托在店裡,我會把他們視為家人,付出真的愛心!」

V1paper-vol023-interview03

WIND注重的是「當下」

人與人之間都有一條感應的連線,用心去感覺就心靈接通,就能抓住對方喜歡的,為進來的每一位客人──製造美麗。

峯:「我很感恩,我的事業能夠和我的興趣結合起來,讓我每天的工作都能開心的渡過,因此每一位進來WIND的客人,我都會一心一意把客人打扮的漂漂亮亮,開開心心的離開,能夠抓住當下製造美的過程,感受那份美麗的氣氛和情感,這就是最大的滿足感了!我把我喜歡的事物帶進這個店,客人進店來不單單帶回去美麗,在整個過程中都能感受到,身處其中種種美好的事物和舒服自在環境。」

當用心去感覺客人當下的心意,然後就很容易掌握到該如何做出造型,決定了如何剪,剪的過程便可以很快完成了!

峯:「客人都會覺得我剪頭髮很快啊!所以很多第一次來的客人都會很奇怪,然後偷偷地問我的助理,你老闆好像很趕時間吧!?(笑話)加上我是情緒敏感的人,因此我的感覺很靈敏,直覺強,直覺很快知道該如何做,有了決定,過程中便不需要左思右想。」

進來的客人,一峯只會專心地把當下做好,讓客人帶著美麗地離開,至於客人以後會否再來光顧,反而不太在意,把當下做的最美便是最好。

峯:「客人在不同的階段,總會有不同的心態和心情,下一次客人再來光顧的時候,想要的很可能完全跟之前的不一樣了,你不用每次都用同一口味去做,最重要抓住客人當下的心意!

風的能量根源「泰雅」

峯的媽媽是泰雅族的原住民,他從小便十分感應到泰雅族的那份氣息,每次回到尖石鄉都會有滿滿的安全感,充滿能量。

V1paper-vol023-interview02

峯:「泰雅對於我來講是個根源,泰雅族的菱形圖騰是代表祖靈的眼睛,泰雅族人信奉萬物都有靈,祖靈隨時都看顧著全泰雅族的族人,隨時保護著他們。泰雅族是個天生很歡樂的民族,個性有活力又愛和平,WIND公司標誌的菱型意念就是套用泰雅族的標誌改過來的,同樣代表著他隨時在看顧你,保護你。」

2014 S/S WIND做的創作將帶有這些泰雅族的色彩,把原住民的圖騰色彩風格,發展成染髮的色調,而圖騰的形狀或裁剪,也會呈現在頭髮上。

峯:「所以現在我的創作中是有脈源可循的,不會天馬行空到毫無根據的都說成是創作。上面有提到過年輕的我非常的愛玩,也什麼都玩過了,該玩的玩過,不該玩的也玩過了,但我覺得人生就是需要經過了豐富的體驗,把搜集起來那些情緒、畫面、回憶存檔,今天的我在創作上,才會有那麼多源源不絕的靈感,上天真的很厚待我,給我那麼多那麼捧的經歷!」

現階段一峯最怕的一樣事情,就是心中的熱情花光了,再沒有動力去創作製造美麗。

風心目中的「創作」與「藝術」

峯:「用「真」心,做出「美」的東西,去感動受眾的「心」,不能只單單創作人自己喜歡而已,儘管只有一個人在欣賞,也是必需要有人會欣賞,並且要讓欣賞的人感到舒服,自在,才算是藝術。」

創作則是要有精神態度存在的,意思是要有來源而發展出來,最終那份藝術成品能讓欣賞者,從中有感應到感動,而且不帶有傷害性的,即使那是一個較為激烈感動,但最後欣賞者仍會感到安全、舒服自在。

V1paper-vol023-interview04

訪問之後

人與人之間在用心溝通的過程後,多多少少都有些東西在影響了彼此,這個就是溝通最大的收穫。 這次和一峯聊天,感到他就如同風一樣,無形無色,永遠看不到,抓不住,只能用感官去感受它的存在,感應它的力量,峯追求的便是成為一個有影響力的人,去把夢想中的美呈現給大眾,讓大家從生活態度的根本開始,去活在美當中。

給風的話

為什麼是風?為什麼是第一個?我覺得人與人之間會有一股無形的感應,這個相遇相知來自於最初刻意的搜尋,卻慢慢建立在不經意的緣份,就如一峯訪問最初所說:「很多事情好像是註定好的,安排好的!」也如同黃小琥的歌聲「沒那麼簡單,就能找到聊得來的伴,尤其是在看過了那麼多的背叛!」就這麼簡單,溝通不到,讓你翻天覆地也聊不到一個字,我的感動是風兒願意讓我看到他眼中的真,在感恩節的今天,我要說聲:謝謝你!

 

 

blog-icon-17

美學人誌

作者:Lydia Luk

在本港兩家免費電視台分別工作了二十八年,下崗後現在更加是一名「宅婦」。當年大學新聞系畢業後,卻從未真正做過訪問寫稿的工作,突然想學以致用,好歹不讓四年學費白白浪費吧!

因為這句說話:「不用深奧的哲學理論,只要我們隨時用心去感受,美學自然存在生活之中。」所以便有這一欄「美學人誌」了。

評論

評論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