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天與地 (一)

今晚的夜空感覺寂靜,萬里無雲,月光特別的圓。上班前打電話給媽媽告訴她明天中午回來請她飲茶;也whatsapps 男朋友撒撒嬌,約他明天晚上記得訂好票看電影食晚餐;親親我的愛犬北京狗Maly;塗抹上烈艶紅唇、穿上制服,整裝待發抬頭濶步上班去。出門前,乖巧的Maly 反常失控狂吠,「汪汪汪⋯⋯汪汪汪」,圍繞著我打圈,眼睛瞪瞪的盯住我,擋住門口不讓我走,牠那樣呼天搶地難捨難離的樣子不常見,令我掠過一絲不安、煩心。我出力地捉住把牠關進籠中,掙扎中抓傷了我的手背,氣得我打了牠屁股好幾下。門外聽到Maly 的嚎吠聲,有點心痛。看看手錶,「糟」!時間快來不及了,唯有忍心拖著小行李喼急步離開。

每次穿上空姐制服有如披上戰衣,心懷使命感,必須放下私事維護自己及乘客在飛機上的安全。

起飛前我們和今班航機的正副機師長握手打招呼。正機長是馬來西亞籍的Shah及副機師Hamid,Captain Shah 一臉嚴肅謹慎,不拘言笑;副機師Hamid 是傳聞中的溝女王,常邀請空姐聊天食飯也喜歡藉故看掌相親近空姐們,對於他,我是敬而遠之。機艙經理俗稱‘老總’向我們簡單介紹了這班航班的注意事項及VIP乘客的資料。今班航機有中國藝術文化交流團亦有佛教團體,必須倍加用心招待,不容有失。

今天我被安排服務商務客艙,負責準備餐飲的職位,同時亦需要負責服侍機長機師的餐飲部分。準備就緖,乘客陸陸續續登機,8成滿,二百多位客人,商務艙的乘客坐了二十多位中國交流團的書畫家,資料顯示他們乃國家一級資優人才,代表中國前往東南亞交流獻藝。

起飛後一小時左右,機長通常會call inter phone 通知機組人員飛機已經在cruising (穩定航行中),不過遲遲未收到通知。老總催促了我二次,我放下了手頭的工作打inter phone 至Cockpit 然後入內,剛好Hamid 想去Toliet break,我便留坐在後排的機師位子,側面的小桌子放了幾本書,我隨意翻了翻看,都是些軍事策略、宗教信仰、旅遊、還有馬來西亞總統做封面的書籍。此時機長Shah 用對講機與空管人員聯絡,竟然不用英文,而用聽不明的語言交流回應。我無聊望着導航器,Screen 上的飛機導航突然大幅度改變航道轉向西移動⋯⋯

機長Shah 忽然回頭問我:「Are you OK ’ ? ‘What is your hope ?」

我輕描淡寫回應了一句:「 I want to get marry !」他笑了,我也傻笑了。

副機師Hamid敲門回來了,He is in control now.機長離座toilet break.

Hamid 扣好安全帶後回頭問我:「Hey Sharon, how ar u going ?」

「So far so good」我淡淡的敷衍回應

「Do you smoke 」他又在找話題:「I am so sleepy I need smoking 」

「No ,I dont 」我只想快點離開,外面在送餐中,忙得要死,真的沒有閒情和這個煙鬼色鬼‘吹水’⋯見我沒有甚麼反應,他又重施故技又用撒手鐧 – ‘看掌相’ 故意親近 “扮Friend” 我勉強應酬了他,他仔細地看了一下我的掌紋道:‘逢凶化吉’,還未來得及問個究竟,機長Shah 已回席,並吩咐我可回到崗位工作,把門關上的時候,機長Shah回過頭來,字正腔圓地向我說了聲:「Good Bye ! 」

繼續接力⋯忙碌地派餐出餐車招待商務艙的乘客。交流團文藝家口操普通話,行為舉止談吐都頗有教養,禮貌客氣,特別是VIP 書法家協會主席蒙先生,細談中還說待會兒寫幅對聯相贈,令我非常雀躍。

正在廚房收拾的時候,桌面上的食物用具全部向後傾倒;飛機突然由一萬四千呎急升至三萬五千呎高空以上航行,機艙變壓 ,Aircraft Decompession 氣壓令氧氣罩自動跌下,Decompression Oxygen mask in 777-200 用gaseous system ,每個座位都備有氧氣罩,要用力拉下才會啟動,一經釋放氧氣只能維持22分鐘。一陣持續噪音、氣旋導致整個機艙煙霧瀰漫,朦朧中視野不清呼吸困難;嗆到喉嚨、耳鳴、眼刺、加上一陣冷空氣令機艙氣溫驟降,非常不舒服寒冷難受得很;加上一片混亂,呻吟聲、尖叫聲、咆哮聲、咳嗽聲不絕⋯⋯是我人生最慘不忍睹的情況有如戰場般恐怖。像過了世紀之久,我迷糊中咋醒,呼吸困難,頭痛欲裂;原來氧氣罩的氧氣用完了。靈機一閃,機門側面有二瓶氧氣筒,我用手抹開煙霧打開櫃門把氧氣筒面罩套上臉上,扭動開啟氧氣,貪婪地吸了幾口,待呼吸順點便背着氧氣筒及電筒沿走道查看其他同事及乘客的狀況。機艙一片寂靜,所有人都可能因機艙失壓導致失去知覺,我返回座位馬上拿起interPhone call 機長報告機艙內的情況及乘客的反應,希望得到指引 , 可惜無人接聽,難道連機師長他們也未及發出求救訊號而因缺氧昏迷?

突然一股離心力,客機急降200米,速轉333度,失了平衡,把我拋高跌倒地上頭部撞擊機門,感到頭昏昏一陣天花亂墜,還未回神,飛機突然再急墜,穿越雲層,像坐過山車,不!是坐跳樓機的感覺,完全失控生死時速,非常恐懼!

天啊!是真是假?我在發夢嗎?

再續⋯⋯

blog09

空姐心路導航 – 張文

作者簡介

就職香港某大航空公司空中服務已有12年時間,現時職位是頭等客艙的Purser,我經歷了航空公司的高低起跌亦一起共渡過航空事業的發展進步。經常參與義工隊去外國探訪,及為公司拍攝一些宣傳影片。我希望藉著貴報專欄把一些空姐生涯中所見所聞、生活情趣與讀者分享!

評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