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防社會生態走向深層次的撕裂

變幻原是永恆,撕裂亦屬常態。

香港由精英政治走入普羅政治,已經是一種階層撕掉。政府在立法會選舉引入比例代表制,就為激進勢力崛起提供了孕育的泥土。黃毓民議員在議事堂的「一蕉」,為泛民黨派撕裂的導火線。

每次撕裂,背後的理念,其實都是「制衡」這兩個字,只是這種「制衡」亦每有失衡時,於是摧化成更深層次的撕裂,經典的例子,就是泛民激進「V煞」激化出建制激進的「愛」字派。

最近的例子,就是有關財政預算案的拉布工程。梁國雄的社民連、陳偉業的人民力量,在去年財政預算案的拉布工程中嘗到好處,今年變本加厲,提出近二千條修訂,據說,單單要表決就要60個小時以上。曾鈺成主席早前已建議議事規則委員會商討一套拉布的規則,但是,在目前的政治環境下,根本無可能有共識。事實上,議會之內保留一個拉布機制,讓行政機關不敢事事霸王硬上弓,亦是必須的。

只是這種「制衡」一旦「過火」,成為少數人的私家武器,變成某些人政治表演的私人舞台,那便反過來需要制衡。據稱,曾主席出招將九百多項拉布式修訂裁定為不合規程,仍餘下仍然有九百六十項修訂。參考去年一役,七百一十項修訂也花了一百三十三小時審議,今年九百多項修訂估計更加不在此數,因此,建制派對此相當不滿,並計劃「以暴易暴,以眼還眼」。

據說,建制派今次打算採用一拍兩散的方法,任由激進派拖延議程,甚至流會,讓預算案觸礁,屆時,綜援戶無糧出,長者無生果金,公務員被拖糧,民情必然反彈,當然,曾主席最後亦會「剪布」,只是由此引出的政治及輿論壓力,泛民亦不容忽略。

這種「對着幹」的思維方式,如果成為定形,肯定會成就所謂「置之死地而後生」理念的崛起,對香港絕沒有好處。正如內地「新護法」饒戈平早前引述內地學者指,若香港遲遲未為廿三條立法,可先試行實施內地國安法,這種強硬思維正是深層次撕裂帶來的後果。

如果香港真的走到這一步,還是你熟悉的香港嗎?

blog01

劉言流語 – 明言

作者簡介

評論

評論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