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霄上早產(前)

飛機在高空高速航行,由於氣壓、氧氣、濕度、溫度都有異於陸地上正常狀況,特別是 10小時以上的長途航班,常常遇到很多突發事件;特別容易出現病痛症狀,如果不及時在黃金時間得到醫治處理後果可以不堪設想。很多乘客不適應機艙的環境而感不適,輕則頭昏耳鳴,重則突發心臟病、中風、糖尿病、羊癲癇症、靜脈曲張、昏迷⋯⋯所以空姐們在培訓期間也非常注重急救First Aid的訓練,飛機上也有急救箱、藥物、甚至有醫生專用的Doctors Kit, 骨折Splind pack 、心肺復蘇器 等設備齊全,像一間小診所,空姐們也就是飛機上的俏護士。

3月23號,我出勤一班由香港飛往紐約的航班,看到一位挺著大肚子的孕婦登機,由於她身材嬌小,令肚子更明顯,又圓又墜,看著她往經濟艙最後一排72C坐下。心中掠過一絲疑慮,15個小時的航班,萬一在空中生產或出什麼狀況怎麼辦,培訓時看過順產接生的錄影帶,血淋淋已感驚恐,如果要在飛機上接生的話,夠手忙腳亂的。這十年來在飛機上生產出世的嬰兒少之有少,真沒想到這回幸運的竟然是我。

我警覺地走到孕婦身旁自我介紹並提問:“太太你好,懷孕多少週了?

孕婦回應:“差不多30週了”

“是一個人上機嗎?有沒有家人朋友同行?” 我問

“是的,一個人,老公在紐約接我機”

“請問有沒有醫生證明可以提供?

“有” 她彎下腰在地上的手袋裡取出醫生證明

我打開看著,是一張由廣州醫院開的證明,中文內容如下 :“姓名、年齡、屬第二胎懷孕,第一胎是破腹產所以子宮有疤痕;已懷孕29+週,胎兒正常,孕婦身體狀況良好,健康。”

我當時很懷疑,內容沒有提及適合乘坐飛機,也不確定內地醫院證明是否認可?

“太太,請等一等,讓我再確認一下”,我拿著醫生證明走到最前的機門匯報老總(機艙經理)。

今次航班老總是菲律賓籍的,看不懂中文,聽到我的匯報馬上叫我到外面的登機口找地勤人員問個清楚,如果機門關上就什麼都做不來了⋯⋯

我急步走到登機口找了個資深女地勤詢問:“ Seat number 72C那位孕婦的醫生證明 公司是否承認? 懷了胎兒30週的孕婦還適合飛嗎?”

女地勤把醫生紙看了一遍:“沒問題,21日內所發的醫生證明有效,不會拒收。”

我懷疑再問:“你們肯定嗎?證明沒有寫適合坐飛機,萬一在飛機上產子怎麼辦?

資深女地勤把證明中的文字由頭到尾讀出,“⋯⋯身體狀況良好健康。” 我一邊聽一邊心裡嘰咕,“我也會看中文字不需翻譯”

“ 0K?放心吧!沒有問題,而且我們已發了孕婦的資料電報到紐約,要求接班工作人員輪椅接待,地勤會處理的。”

站在旁邊另一位女地勤回頭看著我,沒有好氣地說:“按本子辦事,真的要早產我們控制不了弦,什麼事件都是意料之外!” 我詞窮,只好抄下地勤人員的姓名,保留日後追究權利。

老是說空姐和地勤在相處上難磨合,不咬弦,各有觀點立場,地勤人員也常板起酷臉,領教過不少尷尬場面;或許她們也覺得空姐們自視甚高,問長問短,了不起!

跟老總交待過後,準備關機門起飛。我回到工作崗位,叮囑其他同事要多加留神照顧孕婦;亦與孕婦溝通過如感到不適或需要幫助隨時通知我們,廚房就在後面。

起飛了,心中祈禱希望一切平安!三個小時的晚餐順利派發完畢,孕婦也氣定神閒地吃飯餐看螢幕上的電影節目,一切正常。正在準備分組休息的時候,一位新入職的女同事走到廚房急着說:“Sharon 姐,孕婦說很不舒服,肚子很痛”
“什麼?” ,我和另外一位Flight Purser 迅速去看孕婦情況⋯⋯

孕婦臉色蒼白,呼吸急促,冒出冷汗,拼命抓緊衣服,表情非常痛苦。

“怎麼了?哪裡不舒服?” 我問

“肚子⋯⋯子宮在收縮,好痛⋯⋯”

旁邊的女purser 同事摸摸她肚子,“胎兒在動”,我也伸手摸摸,看到孕婦的肚子像突了個小拳頭般,胎兒在轉動。

“我也是個媽媽,看情況她是要生產了” 女purser 喊道

“天啊! 真的在雲霄生產嗎?” 我難以置信

續⋯⋯

blog09

空姐心路導航 – 張文

作者簡介

就職香港某大航空公司空中服務已有12年時間,現時職位是頭等客艙的Purser,我經歷了航空公司的高低起跌亦一起共渡過航空事業的發展進步。經常參與義工隊去外國探訪,及為公司拍攝一些宣傳影片。我希望藉著貴報專欄把一些空姐生涯中所見所聞、生活情趣與讀者分享!

評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