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山採藥

V1paper-vol049-blogger08

上週末,與一伙愛好行山的好友,到大嶼山白芒行山,準備遠足由白芒行到梅窩,同行的約七八位朋友,勻是(香港草藥)的作者李寧漢老師之弟子,每位皆喜研香港草藥學,隨隨便便都認識山邊的幾十味藥,前一次行山,我看到山邊一棵雜樹,即向一位周師兄”這是甚麼樹”,他隨口答道,這是風濕的草藥,叫山大刀,再問周邊幾種雜樹,周生幾乎一一講出,這叫甚麼藥,那稱甚麼藥,有時幾乎彼周先生嚇我一跳,他好像山上的各種草木,大多數像他朋友一樣,個個都認識,與周先生交談,他對傅統文化,詩書雜藝,皆有攝獵,無所不談,難怪草藥的師兄師姐門都稱他叫週百通(真人原是姓李)。同行中有一位劉師姐,己七十高齡,據聞她能認識千多味草藥,並能善知它們的各種藥性,通過跟這班草藥師兄們的按觸,使我想起二千多年前,印度釋迦佛身邊的一位醫師,他叫衹婆,他只孤兒,自小被一位醫術高明的師傳收養,並隨他師傅學習草藥與醫術,快滿師了,師傅要孝他,叫他到山上找一味不懂的草藥來,便算畢業,結果他到山上找了幾天,找遍全山也找不到一味從不認識的草藥,於是,他垂頭喪氣地告訴師傅”我找到一種不懂的藥,看來今天不能畢業”。師答道”我兒衹婆,你今天畢業了,因為所有的草藥,己經無所不懂了”。話說回來,我們想想,不小中醫同道,究競識多山中草藥有多種?說來慚愧!我雖學了百多種,每每學了又忘,幾乎學而小用,我們多次行山,學藥是真,學而不採,因環保守則,但醉翁之意不在酒,既行山,且煅煉身體,又學識多幾味草藥,其樂無窮!

blogger-banner300x150-017

三脈齋 – 伍啟天

作者簡介

俗名伍啓天,在八十年代,曾被譽為資深的玄學家,並於香港電台的玄機妙算作嘉賓主持五年之久,亦曾在翡翠台婦女新姿與齊姐之持玄學風水節目,並在博益出版社出有地緣一書,廣告界女強人紀文鳳並為該書提序。

評論

評論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