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年後又一條好漢?

vol62-002筆者執筆日當好是回歸紀念日,前兩天仔仔問我點解七一學校有假期,我解釋了一些香港歷史便從 Youtube 上播返 97年回歸日當天一些片段,看後仔仔明白了很多,我腦海也浮現兒時一些點滴,回首往事,感慨良多。

記得兒時大人們不太講多政治話題,很多家庭為更好的生活默默耕耘,我還記得我母親大人會帶一些牛仔褲、計算機鍵盤回家執頭執尾增加家庭收入。當時七八十年代初,香港工業起飛,正所謂工求人,外判是十分普遍。那時沒有電腦、沒有手遊,幾個家庭圍起來剪下線頭、捽下鍵子,有講有笑。既可睦鄰,又可當親子活動,還可賺點零用錢,生活雖簡樸,但可以見到每個人都開心,對未來生活充滿希望。

筆者九十年代初開始在社會工作,香港由工業轉型到服務型經濟,還記得那時人工年年加,很快已月入過萬,而一層淘大花園四百多呎單位才不到六十萬,一成首期才六七萬,真係上車無難度。而一些大老闆更是夜夜笙歌,大大小小夜總會近百個,聽的士大哥說香港那時越夜越精彩,的士就越夜越難找,十多年前,月入很容易就兩萬多了。正所謂歌舞昇平,經濟繁榮。

今天回歸紀念日,大學生人工都是萬餘元,但一層淘大花園四百多呎單位已五百餘萬,三成首期要百五萬,年青人上車何期?!而的士大哥說現在香港已沒有夜生活,平日基本上凌晨一點已可以收工,很不容易月入才有萬多元,真是今非昔比。

回歸後香港千瘡百孔,政治、民生、經濟都不復當年,是否因回歸所致,還是受大環境影響,筆者不在這裡作結論,只希望香港可以由今天開始重新上路,搞好民生,搞好經濟,使香港人特別年青人對生活、對未來有希望,我相信香港十八年後又會是一條好漢!

blogger-banner300x150-022

〝森〞靈雞精 – 許森

作者簡介

於中、港、台從事媒體工作二十年,目前為多間公司及商會的顧問/董事和自由撰稿人。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