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委任副校長事件傳遞出來的訊息

vol65-003
筆者不是香港大學的校友,對於港大委任副校長的「家事」,根本沒有興趣。但是,從7月底發生學生衝入校委會開會會場的事件,折射出社會充滿互不信任,「以我為主」的心態,實在令人感到擔憂。

港大校委會委員袁國勇其後提出辭職,袁教授在記者會上指出,自己沒有能力
帶領港大或香港向一個「正確」方向前行。袁教授有一段說話是很值得深思的,他指出﹕在香港的逾百年歷史中,最大的特點是東西文化、價值匯聚,能夠把東西文化衝突、不同意見、不同文化「一爐共冶」,並把所有矛盾成為香港的力量,尋找到新出路,但是這種「微妙的平衡」在過去3年好似完全失去了。

袁教授口中「微妙的平衡」究竟是什麼?不同人有不同的解讀,既可以說是對制度的尊重,又可以說是對法治的堅持,更可以是程序的維護。至於為何是「3年」,你懂的﹗
筆者認為,當中最主要的問題,其實是彼此失去了互信,從而導致了撕裂,而雙方的支持者,甚或是參與者,都以「上帝」自居﹕兩方面都認為自己是「正義」的化身,所有的錯誤都是對方造成的。這樣的心態,正好是香港社會爭拗的縮影,亦是妨礙香港繼續向前的「元兇」。

其實,「等埋首席副校長」的決定是否有錯,根本就是觀感的問題。這個屬於「學術及人力資源」(Academic Staffing and Resources)的副校長職位,工作性質就是首副的下屬,向首副負責。按照這個說法,這職位雖名為「副校長」,主要工作卻是協助首副,因此部分校委提出應該「等埋首副」,讓日後頂頭上司拍板的提議,不能說完全沒有理據。但是,從另一方面來說,任何機構都有可能出現「新老闆,舊員工」的情況,如果新老闆連與舊員工都相處不來,這位人士的能力亦很有疑問。

換句話說,校委會以「等埋首席副校長」為由延誤委任副校長,很難一口咬定說是有錯。但是,在目前陰謀滿天飛的情況下,要講道理也很困難。我們看到的,是有人將原本屬於保密的會議內容,向傳媒「爆料」,繼而發動輿論攻勢,要求校委會即時任命,更嚴重的,是組織學生及示威者在校委會舉行會議期間,衝入會場抗議,狙擊委員。目前的情勢,說得難聽點,就是走上不歸路,就像立法會對政改的投票立場一樣,壁壘分明,支持反對一方角力白熱化,不願隨便罷休,校友間出現撕裂。港大在這次事件中成為輸家,在所難免。

blogger-banner300x150-009

劉言流語 – 明言

作者簡介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