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不做理性反對派?

vol67-003

一頓飯就能引起香港政壇的無限瑕想,不得不說,中央的政治手腕,實在是發揮了無宇倫比的威力。從另一角度來看,只能說香港的泛民主派實在太缺乏自信,就算老牌政黨—-民主黨,只是按照自己政綱做事,都被責難,而罵得最大聲的,竟然是自己的黨友。從實際出發,香港的政黨看來真的不成熟,亦容易受外界的影響,如果擁有自信,民主黨根本就不用理會什麼「忠誠」、「反對」這種矛盾的混合體,只須站穩自己的立場,做個真真正正的理性民主派。

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馮巍8月26日到香港與民主黨主席劉慧卿等5人會面午宴,這也是自從今年6月香港政改方案在立法會遭到否決後,首次有北京中央政府官員與香港民主派政黨人士會面。據民主黨主席劉慧卿透露,在政改方案表決之前,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曾經多次邀請她與馮巍見面,但由於當時時間敏感,為了避免引起公眾疑慮,民主黨沒有答應。政改被否決之後,梁愛詩再次邀請劉慧卿與馮巍會面,這次剛好馮巍路過香港,劉慧卿於是答應邀請馮巍共進午膳並會面。

民主黨的退縮,其實反應了他們的心虛。二○一○年,民主黨連同當時普選聯的一些朋友,走進中聯辦,隨後,民主黨支持時任特首曾蔭權提出的政改方案,惹來激進民主派肆意攻訐,罪名是「偽民主派,賣港求榮」。這次跟馮巍會面,民主黨會不會重蹈覆轍?暫時而言,只見主流民主黨派大多是樂見其成,至於激進泛民,目前未見其取態。至於後續發展如何,實在拭目以待,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十一月舉行的區議會選舉,民主黨選情是否有所得失,這大概也是泛民主派是否願意與中央溝通的風向標。

在今次實在是小得很可憐的小插曲中,筆者有幾點看法。首先,催生所謂激進泛民主派的,不是別人,正是特區政府,正正是立法會地區選舉採用比例代表制,每個選區可能只須8至10個百分點支持,就能取得一個議席,由此分析,泛民政黨的分裂與重組,根本就是政府有意為之,而在政府沒有檢視比例代表制的存廢前,這種泛民政黨的分裂再分裂,只會持續發生,而他們的激進行為,只會「一浪比一浪高」。

至於劉教授說的所謂忠誠反對派,其實只是一種比較的方法,正如有激進泛民,就有所謂溫和泛民﹔既然有為反對而反對的泛民,就有認同一些基本規則的「忠誠」反對派。這種只是不同稱謂的做法,如果認真對待,就可能會有一定作用,例如造成泛民之間的猜疑與分化。

可以肯定的,是中央在現階段,應該不會就對待泛民主派的問題上,作出所謂政策上的調整,這種調整,最快也只能是區議會選舉之後。

blogger-banner300x150-009

劉言流語 – 明言

作者簡介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