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伊朗之爭 突顯美國中東政策多年困局》

伊朗沙特之爭

伊朗與沙特的複雜關係,牽涉到宗教、政治、經濟等多個層面。伊朗是當今最大的什葉派國家,而以沙特為首的海灣國家,埃及、土耳其,以及極端組織「伊斯蘭國」,都屬於遜尼派。兩個教派於公元七世紀因繼承權之爭而分裂,現今全球15億穆斯林中,什葉派僅佔10%至15%。從歷史上看,身為少數的什葉派曾被遜尼派迫害,但也曾經和平共處過。

 

近代伊朗與沙特的外交可大致分四個階段。二戰後至1979年為第一階段,期間兩國都倚重美國、謀求發展。1979年,伊朗爆發伊斯蘭革命,開始向周邊輸出什葉派意識形態。遜尼派的沙特聯合海灣國家遏制伊朗,並在兩伊戰爭中支持伊拉克,此為第二階段。第三階段是兩伊戰爭後的90年代,伊朗國內務實溫和派上台,與沙特關係有所改善。而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則 成為一個重大轉折點。遜尼派的薩達姆政權倒台,導致地區實力平衡被打破,伊拉克滑向什葉派,伊朗成為對伊拉克影響最大的外部勢力。與此同時,埃及等遜尼派大國則受阿拉伯之春波及,實力減損。再加上伊朗擁有七千七百萬人口,使其在重

新融入世界經濟體系之後,有可能成為地區性強國,這加劇了遜尼派國家的緊張。

 

美國在中東的戰略困局,始於1980年代的兩伊戰爭,源於伊拉克的特殊國情。伊拉克人口構成中,什葉派佔多數,但長期被遜尼派的薩達姆政權統治。在兩伊戰爭初期,美國出於遏制伊朗的戰略需要,支持薩達姆攻打伊朗。到戰爭後期,由於擔心伊拉克力量膨脹,美國又暗中向伊朗出售武器,釀成醜聞。

 

2003年伊拉克戰爭期間,石油價格飆升,伊朗從中受益。伊戰後,美國雖然推翻了薩達姆政權,但仍想延續以遜尼派政府統治什葉派民眾的方針,以此配合圍堵伊朗。然而,在2006年的選舉中,佔人口多數的伊拉克什葉派選民打破了美國的構想,推選什葉派人士為總理,令什葉派掌握實權至今。另外,在阿富汗戰爭中被美國推翻的塔利班政權也屬於遜尼派。於是,從伊拉克到阿富汗,伊朗東西兩邊的什葉派宗教帶連成一片,形成伊朗的雙翼,伊朗成為美國在中東發動兩場戰爭的主要受益者。

 

美國在阿富汗、伊拉克征戰十年,耗資近五萬億美元,又忽略亞太局勢放任中國崛起,導致陷入今日困局。奧巴馬政府自2009年以來,為使戰略重心重返亞太,積極尋求與中東的和解。同時,近年來在敘利亞內戰中迅速興起的遜尼派極端組織ISIS,既反對美國、也反對伊朗,又令局面再添變數。美國反恐愈戰愈恐,伊斯蘭國肆虐,歐洲受隨時遭恐襲的威脅,但另一邊重返亞太戰略也未如如意算盤計算,美國處於兩難局面,未來新一任的美國總統不論是共和黨候選人奪得,或是民主黨候選人奪得,也必將面對著重重的考驗。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