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死無命之撻

fedd02a0-6fbc-41f0-95ef-c537ca010d38
那時的流行歌手沒太多媒體可作宣傳,不像今天網絡發展得快。以往歌手比較被動,上電台宣傳打歌,唱片公司送大禮給聽眾,歌手像行刑一樣到電台舉辦的戶外商演唱歌兼玩無里頭遊戲,任由被玩弄,除非你已被叫「阿哥」或唱片公司勢力夠大,則可改判緩刑。

古巨基是新人,我們這羣電台主持是瘋子。
天作之合。

那天古巨基到電台節目直播,任務是要打去旺角一間非常有名氣的葡撻店,外賣二千件,基仔要用盡一切口舌之功,嘴甜舌滑又好,威迫恐嚇也可以,總之要店員說:「好吧!」只要對方説了,懶得他是隨便說又或馬虎了事,說了「好吧!」之後,基仔過關。

過了關又如何?沒有。只是與電台關係好丁點,行業生態極不健康。

我們給了古巨基一個電話藝名叫「周大賓」。劇本是這樣的,開始時聽眾只聽到八吓電話的按號頻聲,證明電話已撥出,按常理,服務員跟「周大賓」先生兩句來回之後,周先生會説:「叫我周大賓,訂二千個葡撻自取。」接著便看店員反應,反應有兩個,一個是「好呀!」機會微。第二個可能是:「對不起,辦不到。」之後便欣賞古巨基的演技了,我們也安排一系列籍口給他,例如紀念老婆死忌,因老婆死前太愛葡撻了。又或冇錢擺酒結婚,只可訂二千葡撻招呼親友。

下午兩點直播,電話撥出,目標是「旺角皇子葡撻」,半秒後店員接聽,古巨基第一句是:「我是周大賓,想訂二千個葡撻明天我結婚用的。可以嗎?」

「明天未必可以,後天可以嗎?」店員説。
「結婚不可改期,我每個撻加十蚊吧。」
店員用手按着電話筒隔着手問舖頭話事人,但直播室的耳機還可聽得見。

 

十秒後,店員傳話說:「經理話可以。」還沒有說到「好」字
古巨基後補説:「你意思是否好呀?」
她說:「好呀!,我重覆多一次,大賓周先生訂二千葡撻結婚用。」

全場倒地。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