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W020080409373269214314

跟陳復生聊天,忽然長了些智慧,不是因為她製作的「世說論語」而是她忽然提起失敗的婚姻。

 

當年任誰都艷羨她嫁得好夫婿,高富帥兼幽默,最重要以她為榮。後來當然又是另一回事,至於什麼事也不必深究,今日陳復生說起前夫竟然似局外人一般,笑說:唔知點解佢咁恨我?

 

說來她一些微恨意也沒有,除了她完全放下,大概是她真的不在乎,或者應該說,前夫對她一點影響力都沒有,連對方恨她,她也覺得事不關己。

 

這正好說明她不當一回事,因為心無掛罜!

 

相反,如果好恨一個人,那豈非很在意那個人,有所謂愛的有幾深恨也有幾深。

 

又有一天遇上一位識於微時的大導演,從前跟他很談得來,很多時充當他的九頭軍師,無論感情或工作,當年都充當他的北斗星。

 

忽然疏遠了,他名氣漸大,體型跟架子也成正比。

 

明知此一時彼一時,卻自作多情以為還似舊時⋯

 

這天就碰了一鼻子灰,真還有些悻悻然⋯⋯

 

忽然想起陳復生的坦然,失笑了!

 

跟大導演非親只是曾識於故舊,幹嗎在意他是冷是熱?

 

沒事!願開心的人繼續開心,不開心的人,現在就開始開心!放心!隨心!

 

子曰:吾日三省吾身,又曰:唯小人與婦儒難養也。在此改為吾曰:唯小人與小導演難養養也!

 

哈哈!

 

子曰: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學而時習之、不亦樂乎!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