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足感不能當飯吃

atv

 

亞視四月正式玩完,不論曾經憑著殭屍或百萬富翁創下多少佳績,結果仍然難逃停播的命運,TVB公布的本業亦蝕428萬,既然媒體已經賺不到錢,作為員工的我們自然生活艱難。

 

眼看巴士司機招聘月入萬八,侍應亦有萬五的時候,何解我們仍然努力讀書進入傳理系,寒窗苦讀務求拿個學位,希望有機會進入一個入職只有萬一二元的媒體圈呢?也許是因為這行業有莫名的滿足感,更可以建立你的自尊。

 

傳媒在香港這個商業社會上,即使不被重視(大概從薪金能反映出來),但總會讓人嚮往:他們可以穿梭於達官貴人左右,自由進出管治權力的核心,更可以無視職業貴賤,約見你想訪問的人物。不少人都認為,做記者總好過做任何面對金錢就跪低的職業。做記者不用看人面色,保持霸氣,成功揭露不公義時,甚至會有莫名的滿足感。

 

不過,傳媒人雖然有了滿足感,但總是要找飯吃的。眼看傳媒業不斷萎縮,政府亦只懂打壓創意媒界發展,媒體錢越來越不易找,最終我們亦只能自求多福了!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