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屆了

7_img_885_590

關於我在香港電影金像獎的工作,記得是由第廿九屆開始參與,今屆已是第六年了,雖然只是一年一會,但每次也覺只是一迅間又再到文化中心工作,又再見見金像獎的同事,又再看看誰人的大作,誰人的演技獲表揚 。

記得第一次是這樣的,我人在北京工作,收到金像奬負責人鄺文偉來電,說邀請我出任金像獎紅地毯司儀,記憶中,收到電話的那一刻興奮非常,因能夠參與一年一度影壇盛事,還要盛裝打扮訪問每位在紅地毯洗禮的巨星,是我人生的第一次。

紅地毯由下午五點開始直播至晚上七點,途中沒有空檔休息,沒有半滴水,不可上洗手間,有一半以上嘉賓素未謀面,就只靠導演在我耳機通風報訊。完畢後就成了一條身穿禮服的喪屍,喪步入會場介紹得奬者名單及戰績,所謂叫「現場報幕」。

幾年間報幕名單的變化,亦反映電影什至社會的轉變。

第一、二次的報幕,要由一位劇本同事在旁為我找出候選者的正確讀音,皆因2009年至2011年間,有多部電影的音響或畫面的處理是由泰國人負責,泰文啊!當然要找人幫忙找出正確的讀音。

到了2012至2015,我讀名單時,泰文沒有了,反而多了內地名字。

今屆2016第三十五屆,是過去我參與頒獎禮的六年中,最多香港人名字,唯一的老外Chrsitopher Doyle杜可風,上台領獎也説一口流利中文,雖是普通話,但他也強調他是「make in Hong kong」的。

至於「十年」獲獎,風波不評論。但當我要讀出品公司名單,就只有「十年電影製作公司」。不像其他候選電影般有四、五間中國合作單位。

今屆最「香港」。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