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權威墮 遴避效應凶

1462463357_d9c1

政府計劃將大嶼山石壁一所有50年歷史、專門收容情緒及行為有問題學生的群育學校遷往屯門,但遭區內部分學校和區議員,以咨詢和資訊不足為理由聯署反對,並稱擔心「問題學生」對區內學生及社區造成滋擾。不過,該校學生全是小學生,亦無一人有案底,而其他6間群育學校也從未引發社區問題;因此,有關反對緣由,與其說是誤解,倒不如鄰避效應的心魔。
鄰避效應(Not in my backyard)這個詞,由英國上世紀80年代的環境事務大臣雷德利創作出來,意指居民為了保 護自身生活環境免受具有負面效應的公共或工業設施干擾,而發起的社會反抗行為或心態。
在香港,鄰避心態非常普遍,並且愈趨偏激,但凡精神病院、中途宿舍、焚化爐、堆填區、骨灰龕、高速公路、傳染病診所,甚至公屋和特殊學校,都例必經歷「建議-反對-延宕」三步曲的消極模式,司法覆核更淪為阻延發展的攔路虎,目的在求己所不欲、諉過他人!
「鄰避」強調的是優先維護當區的公平正義和局部利益,至於整個社會的公平公義和整體利益,則是次要考慮;能夠互利共贏,固然最理想,但若兩者失去平衡,「鄰避」便成為衝擊社會公共利益的最大負面力量。因此,「鄰避」從來就是涉及地區政治的利益博弈,但政府的管治權威和社會利益支配力量卻日趨下墜,失去從中斡旋、一鎚定音的權威;在「你眼望我眼、人人拍蝕底」的情況下,出現區區都作反的情況。就以今次的群育遷校事件為例,帶頭反對的竟是建制派的新民黨和工聯會,他們並非要與政府為難,只是不想被對手搶頭注香,結果是弄出道歉縮沙的鬧劇。
坦白說,一旦「鄰避」失控為群體性事件或突破法律底線的行為,將是社會災難的開始!

評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