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僅餘「六四」這個奶嘴

1855b13a-3e19-4576-8886-fde43cb88088@900x600
89年的「六四事件」,其萌起、發展、衝擊和善後,香港從來都是一個「反應強烈」的旁觀者。27年過去了,事件引發的震動波都在急速消退,甚至已經完全消失。惟獨在香港仍是不離不棄。為甚麼呢?是因為港人家國情濃,毋懼觸怒中央仍堅決爭取建設民主中國?是因為有大批港人在事件中傷亡,成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抑或是有政客借此挑動港人的恐懼感,以偷換概念手法,將其轉化對支持泛民爭取「民主」和穩住其議席和政治利益的手段?
香港的「民主之父」,其實是在二戰時被俘的港督楊慕琦,他在獲釋後提出政治制度改革建議,引進民選議員制度,希望「香港市民有更多責任去管理自己的事務」,並就此進行公開諮詢。結果,這項「楊慕琦計劃」胎死腹中,而他本人亦在數個月後被撤換
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香港前途問題出現後,環繞著民選議席和直選機制的爭議,便成為部分政客在爭逐政治光環和議席方面的獨家專利。30多年過去了,泛民口中還聲稱在為香港爭取民主,並以此作為拉本錢,但得到甚麼呢?是自己無能,辜負選民囑託?還是他們訴說的民主夢是鏡花水月,絢麗但不真實?無論如何,回歸後50年不變,經已渡過了接近4成,泛民在政改方案被否決後,除了無聊的口水戰和只有破壞有建設的拉布戰外,為確切推進香港民主做了甚麼?若是無心或無力,請放過港人!請放下泛民之名!
一場「六四」,將多名政客保送上「尊貴」政途,今天仍有人死咬這個奶嘴,不容其他人接口。所以說這是奶嘴而不是奶樽,是因為他們只是單純「過口癮」!27年了,為內地、為香港辦了多少有用的實事?在民主路上向前踏出了多少步?有,請列出成績表,讓大家心服口服;無,請不要硬找理由,先認無能再收聲!更重要的是,他們是年年收捐款,今年更搶先在電台上報喜,稱六四晚會人雖少,收到的捐款則是近年新高。推動民主,不是街頭賣藝,若只有捐款數額值得鼓掌,多收一百萬元也好、一千萬元亦好,有意義嗎?
今年的「六四」,出現維園、中大、港大、尖沙嘴等不同場景,但嘉賓和觀點都是一批耳熟能詳的老面孔和老聲音,如果可行,泛民早已進駐中南海,還需進行年度騷?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泛民內部鬧分裂,但都在「六四」議題上不缺席,原因就在於今天的泛民,除了這個議題,再也找不到可讓人感動,亦讓其賺取選票的本錢。「六四」議題不希求建設「民主中國」,而僅為立法會選舉拉票!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