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愛與做愛

love

曾幾何時的華人社會,男女在街上牽個人都會被人指指點點。如今,人們戀愛的意識形態已大有不同。套用《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電影中的一句話:「愛既然可以做了,那誰還去談呀。」電影說的,說是從前那個「慢世界」,那種如今彌足珍貴的等待。只可惜,導演硬是要走文藝風,但文藝並不等於矯情,也不是念幾句詩、講幾句戀愛金句就能裝得出來。新式的柏拉圖戀愛,到底還是缺乏內在。不現實,太不現實。

在現代速食文化中,什麼都要快,從勾搭到上床,中間也許只花了十分鐘時間看對方的臉書照片。就在這樣的風氣中,人們一邊做著奇怪的愛,一邊抱怨這世上沒有愛。

這種愛,總是迫不急待。有時不得不佩服,現代愛情最厲害的地方,不是什麼至死不渝什麼生死相許,而是兩小口浸醉在二人世界中,隨時隨地都可以旁若無人。所謂情到濃時難自控,一失控起來,真的什麼都做得出。例如在擁擠的地鐵車廂中親密纏綿、在巴士座上上下其手,一不小心就被人拍下,你我都能常在網上看到。

筆者最近獨自出遊,本想著遊山玩水,欣賞下大地風光。熟知風光不如理想也就罷了,夜宿時恰好就是遇上了這種情到濃時難自控的室友。

半夜兩三點時分,隱約中傳來了女生急促的呼吸聲。筆者本想著,親一下就算了吧,該不會真的是在有人的空間內做起來吧?沒想到,過不久,男女走了出廳,但房門還開著,就大模廝樣地在廳中進行起來。親密的聲音持續到早上六、七點天啊筆者自然是整晚都睡不好。

筆者真不敢要求現代男女要怎樣怎樣保守之類,只希望恩愛時可否顧及一下旁人的感受,不要只用下體思考可以嗎!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