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認書的五記殺著

選舉管理委員會選舉事務處

在內地官場令人聞風喪膽的「雙規」,是指「在規定的時間、規定的地點交待問題」 ,而選管會在立會提名期前「突襲」提出的確認書,則屬於新形式的「雙規」,雖屬自主填報,但其政治和法律後座力,絕不能小覷。

根據新規定,參選人必須在提名程序完成前簽署確認書,承認香港直轄於中央,並且是中國不可分離部份的「排除港獨條款」;否則,其參選資格將存疑。

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簡單的一個簽名、一紙確認書,瞬間迸發出眾多破解招數,既有拒不簽名,借提請司法覆核去挑起憲政風波,亦有簽完就算,或者簽一套做一套;更有大玩文字遊戲,以本土、自決、公投,甚至創造新詞彙去避開「港獨」兩個字。

這些招數看似聰明,但僅觸及皮毛。確認書的要害點,其實有五。第一,將「港獨」擺在憲法和基本法的對立面,並且等同違法,參選者如此,其他公職人員和政客能夠豁免嗎?今次事件,明顯是預先為往後對付「港獨」進行民意做勢,並且提供法理和政治依據。

第二,簽署或拒簽,其實都是一種表態,再加上他們所作出的解釋,就能清楚掌握其「港獨」成份,並可進行分類。只是一份表格,便一次過摸清活躍政客的「港獨」意向。快、狠、準!

第三,對於泛民參選者,簽署等同屈服和跟「港獨」割蓆;拒簽則自動對號入座,成為「港獨」的一員,需要承擔由此引發的政治和法律風險,對現正進行的選舉工程更添加壓力和負擔。

第四,泛民和部分建制派原擬將今屆選舉定性為「反梁」和「挺梁」的二元博弈,借公眾對政府的不信任去為自己抬橋。不過,經此確認書一鬧,選戰主軸陡變,形勢亦需重新評估。

第五,承諾需要堅守,但隨時間、空間的轉變而作出調整,也屬情理範圍;但今次的確認書卻是一份未設時效的法律文件,不但記錄在案,更可追溯究責。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