嚇你唔死但抺死自己

20141124192909_56054
相信在歷史之中,曾經出現過一個極度無聊的人,這位古人應該是生活在一個終極無聊時代,羣著一班宇宙中最無聊朋友,為了打發他們的無聊時間,於是發明了自人類出現文明之後最無聊的聚會。

化妝派對。

我人生只參與過兩次,最近一次是一位經營日本餐廳的朋友舉辦的,主題是「日本」。題目非常廣泛,可以辦日本軍人、日本學生、雙撲選手、柔道高手「姿三四郎」。又或來個卡通人物系列,多啦A夢、Q太郎、男版櫻桃小丸子、高達等等。

現在室外氣溫三十三度,相對濕度百分之九十。若我穿上那些道具服裝前往中環餐廳,必死無疑,最怕報導拍到我橫屍街頭時,說我的日本人扮相政治不正確,又或只寫:「中環六呎高小丸子昏睡中環,暴曬十二小時傳屍臭」。所以我選了一個最簡單的日本黑幫造型,在石板街買了40元龍蛇混雜圖案的印水紙,買了40元一對的紋身圖案絲襪單車長手袖,把印水圖案印上面頸,把頭髮吹得高高,架上一對黑超。

無一輛的士停車肯載我。

第二次是工作的,一年的萬勝節,電台要做個騷也要各主持扮個驚嚇造型,十月的天氣仍然非常悶熱,我聰明地選了個穿短褲的角色。

綠色巨無霸「變形俠醫」。

短褲爛上衫非常涼爽,但皮膚要揸上綠色,公司找了一位同事的太太為我上色,我的綠色身型加上破爛的衣服,非常搶眼。

回家後,到洗手間沖洗,發覺發覺發覺……..洗不掉。洗了三天也不掉!
我在那年的萬勝節真的做了一隻「變型俠醫」。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