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屆立法會的嫩與亂

legislative_council_complex_2011_chamber
新一屆立法會既換屆亦換血,素人新議員湧現,政治版圖亦大洗牌,令人充滿期待。然而,從投票前夕的退選棄保、“雷動”配票,以致選後的暴力恐嚇和選舉呈請,卻令選舉失去選賢任能的純潔,沾上了政黑和司法的污染變數。因此,去瘀能否生新,換血會否變敗血,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

 

過去四年,立法會成為名正言順的“垃圾會”,“老”、“亂”、“廢”、“吵”充斥,但議員每月津點高約10萬元,納稅人慘變“冤大頭”,現時一下子出現26張新面孔,令人眼前一亮,相當“爽”。不過,第一,高約4成的“換血率”絕不“健康”;政壇“娃娃兵”既缺議會經驗和政策深研,更有仍在求學,青黃不接還可用時間解決,“小學雞”式議政才最恐怖。

 

第二,多名資深議員遭淘洗、“碎片化”的政團組合,議會內群龍無首已成定局;若新貴急求表現,議會勢將陷進更低水平的吵鬧,重蹈一事無成的虛耗。

 

第三,由二元對立,變成三分天下,非建制雖可保持關鍵少數派的否決權,並有議席增長,但其關鍵少數的咽喉卻被捏在一人一把號的“傘後"議員之手,形成一環扣一環的迷離殺局,將香港推向迷茫難測的未來。

 

第四,無論退選配票的脅迫和操弄,背後有甚麼陰謀或因由,政黑的污手已首次公然伸進選舉,未來會否變本加厲?令人憂慮。

 

第五,選舉民調由指點江山,到淪遭過街老鼠式指罵,以及市民網上自行配票棄保,整個選舉生態丕變,開始進入選民自主,選民選擇而不是支持議員的新世代。這可能是變天的契機,但亦可能是沉淪的開端!

 

第六,作為受薪的立法會議員,其首要責任在於履行其法定職務,通過法例、審議撥款和監察政府運作,若仍只是為反對而反對、為拖垮而拖垮,這與遭淘汰的資深議員有何分別,與剛屆議會有何不同。若是如此,豈不 辜負選民的選票,以及求變求新訴求?

評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