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7大限已解決?  

2047
新一屆立法會即將開鑼,但自選戰開始起,部分參選者和當選者持續拋出兩個「2047大限」議題,屆時的土地契約將會失效,半個地產市場停頓,現有的土地物業也可能被收歸國有;同時,將面臨「二次前途問題」,唯有「港獨」、「自決」才能自救。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和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因而在一個星期內公開「消毒」,但「大限」解決了嗎?

 

 

管治猶如愛情,雖是「話變就變」,但大家都在追求可持續,不容設置甚麼年期大限。在香港,當年曾遭英國以戰強租,後因微妙的大國博弈,中英才假戲真做地履行「租約」,並在40年前炮製出「1997大限」;隨著中英談判、香港回歸、基本法落實,無論是政治、法理和現實,早將這個「大限」送進歷史。

 

 

不過,「佔領」失敗,反對派需要另覓出路,再加上選戰需要,部分政客便將經已塵封的「大限」議題翻炒再用,其論點和操作模式,更是「百分百覆印」。40年了,國際形勢、中國國力、香港地位,以及中港關係,都已出現翻天變化,在截然不同的歷史時空中,政客們竟只懂舊瓶裝舊酒,將故衣當禮服,如此水平,令人嗟嘆!

 

 

土地契約和土地業權等都早有法例規定,到期續租亦只是程序安排,除非法治不存,否則何來「2047大限」?其實,政府現時批出的所有土地,年期全都超越2047年,而從新樓熱銷,更反映其他持份者,包括發展商、銀行和小業主,都以真金白銀,對大限問題投下信心一票。

 

 

至於前途問題,雖然「五十年不變」訂出一個年限,但這是政治承諾,更不代表「五十年之後大變」,作為法治基礎的基本法和相關法例都沒有這個年限;因此,只要基本法不改、法例不變,根本不存在「二次前途問題」。

 
須強調,「2047大限」沒有絲毫法理基礎,一切都不過是從對中央和特區政府的不信任出發,只要法治底線,守著做人良知,所謂「大限」,就正如佛教禪宗六祖惠能的經典佛偈:「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但若這心魔一天不消、大限陰霾永遠不散!

評論

評論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