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廢車

那年18歳生日,早上到加拿大運輸處考了個非常簡單的駕駛筆試,三個月後獲得正式駕駛執照,用了半天在車行選擇心頭好,其實沒有錢所以沒有多選擇,兩天後用千五元加幣買了架美國製小汽車,是一輛什麼也沒有的「齋車」,沒音響設備,沒冷氣,沒自動窗,沒風油呔,基本上是一輛只會移動的四個大車輪。

開了二十年汽車。

十年前把車賣了,記得第一天坐公車上電台工作,像是到伊拉克當兵,全副武裝上場,足夠的零散錢,水壼,地圖(那個時候未有上網手機)扇,消毒濕紙巾。不是誇張,我只是個沒在香港坐過公共交通工具的鄉里。

一個星期之後,我發現多了自由,比所有車主多了很多時間,遲到機會大大降低,如果一串光陰一寸金,我突然變了個小富翁。不用塞車已經是大幸,在香港要找車位泊車更是天災加人禍,在巴士或港鐵中查看手機,覆電郵或看看這個離奇都市的人生百態比金像電影更吸引。香港人燥底是常識吧,萬一遇上交通意外?我怕我會殺人燒車斬人全家十八代! 現在要我做車主?我未必願意。

回想當年一個紅雨早上,我四點半駕著紅色開蓬Ford Capri返廣播道商台做清晨節目,雨大得驚人!獅子山公路只有我一輛汔車行走,清晨時段電台同事主持「一切從音樂開始」,他知我這個時候是駕著這部又平又型又無力的跑車回電台中,每兩天他便播一次「太極」樂隊的「紅色跑車」為我沿途打氣,我可能太投入,邊唱邊駕車,阿旦有話:「果條濕滑嘅公路,果個大意嘅司機……」我炒了入路旁。

半邊車身輕傷,兩條車呔玩完。

回到電台「一切從音樂開始」同事問:「為什麼又遲到?又濕身?」真的多謝你那首「紅色跑車」,我的紅色跑車變了紅色廢車了。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