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法颳起的完美政治風暴

一場「小學雞」式的宣誓鬧劇,最終觸發人大常委會第5次釋法,今次釋法的本質,雖只應針對議員的宣誓規範,但青萍之末旋即颳起完美的政治風暴,席捲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其衝擊震撼遠未見底。
公職人員宣誓就職,是莊嚴的政治承諾,亦涉及政治效忠,因而受到法律的嚴格規範,沒有人可以例外,民選議員也不能以受選民所託而獲得豁免或寬待。可惜,自2004年的梁國雄開始,議員在誓詞中「加料」已成新常態,今年更有16名非建制議員「玩」這場「政治騷」,內容包羅萬有,性質雖有差異,但其意涵類同,都是要表達對有關政治承諾和政治效忠的輕蔑褻瀆。
面對非建制派的咄咄逼人,特區和中央政府分別以司法覆核和釋法作出強勢回擊,但強強對碰所颳起的旋流,卻激化為摧枯拉朽的政治超強颱風,行政立法和司法都被牽扯進內,無一倖免。
第一,行政機關對議員資格和議會主席監誓職權提出司法覆核,再加上政府正研究人大釋法對議員會產生哪些影響,對行政立法的關係和合作,以致施政管治,都會帶來嚴重挫損。中聯辦官員更指明面對港獨」,單是通過人大釋法是不夠的,還需要更多的方法,好戲將陸續有來。
第二,遭點名及被提出司法覆核的「港獨」或「暗獨」議員愈來愈多,會否出現「大換血」?釋法會否成為非建制議員的緊箍咒,往後動輒被叮?
第三,人大委員長主動釋法,無論是否逼不得已,或者有否代替香港立法,都是對香港司法的掌摑,亦被迫令介入行政立法的爭議,昔日的超然地位已受衝擊。
其實,今次釋法不僅在於遏止「港獨」參政和滲進議會,而是要突顯愛國者治港的訊息,為日後的管治團隊設置一道評審標準。

評論

評論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