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art from China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V1paper-blogger02

由反蝗蟲,以自今日光復上水,及予北區小學學額,以至奶粉斷市,一連串針對大陸自由行的社會聲音,不少人認為反映中港兩地人民的文化,生活矛盾。不過,這矛盾是由誰挑起呢?那一邊應付上最大的責任呢?回答這問題前,大家不妨回想自己有否到過深圳東門掃平貨,羅湖城買A貨B貨名牌產品,又或者有否返深圳、廣州按摩揼骨,以至食平日本放題,或卡拉OK呢?當然甚至有港人返內地娶娶老婆,及包二奶,直至港人被內地人指是「港燦」,人民幣對換港元由一對九元至一對八開始,香港人便開始從「A part of China」變為今日的「Apart from China」。

香港人與國內同胞的矛盾都是源自這兩句「A part of China」及「Apart from China」,有著數可圖是香港人的文化身份認同就「A part of China」,相反,沒有著數可言,就像今時今日的自由行掃貨,人仔高企的日子,香港人的文化身份認同就是「Apart from China」。此話有歷史為證,自六七年暴動,84年中英草簽,及89民運,香港人就是「A part of China」;回歸後,大陸來港拯救金融市場,神州太空人上天,2008京奧時,我們就是「Apart from China」。這是無可避免的結果,認命吧香港人。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政文人 – 梁德民

作者簡介

[/vc_column_text]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