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產階級血淚史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V1paper-blogger02

記得二十年前讀社會學時,提起中產階級這四個字時,都會將中產解讀為一個優越的階級,例如:美國的優皮一族,揸SAAB,看Interview、People等雜誌;但今日毋毋財政司宣讀財政預算案後,中產階級四個字,就往往變成在社會中被搾取的一群,每每將個半月的薪金上繳給庫房,但只得一千幾百的減稅,連兩個月公屋房租,兩個生果金的銀磚都比不上。

中產今日在香港只是一群向低下層補貼的羔羊,不能申請公屋,買居屋也超過入息上限,但又唔夠錢買私樓,只能每月將薪金大部份交貴租;政府又無能打壓樓價,於是為了自我增值,唯有找書讀增值。但發覺大學的研究院課程全部是大陸學生,香港人根本無能入讀博士,研究形博士課程更加是香港人的「禁區」。心又想,這個大學生資名課程的資本原來是來自自己上繳庫房的血汗稅款,有趣的是竟然自己香港人沒有份兒入讀,錢全是用來「供養」大陸來的高官子弟。可見今日香港中產已變了馬克思先生所說的「無產階級」,不斷被來自社會內外的勢力剝削及打壓。

所以今日馬氏的階產剝削論,應改寫成今日香港畸形社會「中產階級的血淚史」。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政文人 – 梁德民

作者簡介

[/vc_column_text]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