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情迷女人香

踏入炎夏,天氣總然是火辣辣的,外出時不想一身汗臭,不少女生也會噴灑香水,而且香水灑在身上一段時間後,會因應你的身體散發出誘人的香氣,所以一支適合自己的香水更能突顯自己的魅力,但每當出門前噴上香水後,味道很快就會消散不太持久若想香水持久及誘人?5個噴香水時不能錯你的步驟 ,就能讓你這樣做令香水更持久!

 

塗香水五大原則

1/ 很多人都習慣把香水噴在雙手後,便不斷磨擦,這樣只會將香水的的前調破壞掉,更容易將香味揮發得更快,若要鎖住香味,可以在噴香水前,先在手腕耳後薄薄的塗上無味乳霜或凡士林,然後才灑上或要噴的地方塗上一層薄薄的無味乳霜或凡士林,由於油性物質可以降低香水的揮發速度,能鎖住香味,讓香氣變得更加持久。

 

2/身體位置除了耳後、手腕外,肚臍也是脈搏點,大家只需滴數滴在肚臍,則有助增強和延長香氣。另外,夏天穿涼鞋可以噴在腳裸上,手和腳關節亦也是噴香水的好位置,讓香氣相伴你左右。

 

3/若想香水更持久,時刻也能聞到香噴噴,可用小棉球沾上數滴香水,放在身上,就能散發出陣陣香氣。若香氣散掉後,可將小棉球輕印在手腕內側,以發揮更持久的天功效。另也可以在噴香水前,先在要噴的地方塗上一層薄薄的無味乳霜或凡士林,因油性物質可降低香水的揮發速度,更能鎖住香味,讓香氣變得更加持久。

 

4/香水香開封後味道很快便會消失,所以記住每天都要噴香水呀 ! 否則香水在期限後,持香力就會下降。

 

5/ 存放香水的方法也是影響香水的持久度。不要放在放在浴室,因太過潮濕,讓香水容易蒸發,放窗邊也不能,因被太陽直接曬到的地方,熱力也會令香水變質,記住該把香水放在涼爽,乾燥和遠離窗邊的地方,香水才能保存得更好。

 

6/大家出門前,都會穿好衣服才噴香水,若香水灑到衣服上,某些衣服的物料,會因香水中的酒精而失去光澤,若然想令香水氣味更持久,最好還是先噴香水再穿衣服。

 

嬌蘭 AQUA ALLEGORIA GRANADA SALVIA – 寶紅石榴(淡香氛)檸檬柑橘調

石榴與別不同的爽脆滋味。芬芳蜜語,宛如寶石的紅色水果精髓,為鼠尾草的香調所提升,石榴香更形精煉。感官體驗在紅色水果石榴與水質青酸調子的可口組合,再滲出黑加侖子、絲柏、檸檬和佛手柑的清脆鮮香,然後鼠尾草和玫瑰優美共舞,白麝香、苔蘚和廣藿香韻調一起伴奏。

 

Issey Miyake   L’Eau d’Issey Shades of Kolam 女士淡香氛

淡香氛蘊含西柚精華,散發小蒼蘭花香與小荳蔻香味。亞拉伯小茉莉是一種擁有助眠作用 的印度茉莉品種,在主調隱藏著醉人芳香。採用了浸泡而非蒸餾方法從千葉玫 瑰中提取精華,保留最輕柔及更易揮發的香氣,還散發出乳白色印度米香的清幽香氣。最後,雪 松木帶有淡淡龍涎香,為香水增添層次,吐露出超現代的礦物氣息,帶出一種細膩的都市風情。

嬌蘭 AQUA ALLEGORIA ORANGE SOLEIA花草水語香氛 – 柑香血橙(淡香氛)

香甜多汁的香橙,遇上提振精神的血橙,再結合薄荷的朝氣勃勃力量。感官體驗在木質韻調和東加豆的拱照下,血橙的豐饒醒神本色,與薄荷、粉紅胡椒和佛手柑的清鮮感,互相爭輝。

 

BYREDO淡香精Lil Fleur

前調的黑加侖和柑橘,為Lil Fleur添上清脆的個性,馥郁溫暖的番紅花,結合了中調的陽剛皮革香氣,化作男女皆宜的和諧氣息。金黃香木、琥珀及香草為香氣的基調增添了複雜、細緻和舒適的質感。中調由婆娑起舞的大馬士革玫瑰打造,閃爍清脆的芬芳包裹著淡淡的甜美氣息-象徵著愛與美麗。 

Victorinox Morning Dew香水

令人精神為之一振的水感香調與檸檬、佛手柑及柑桔等柑橘果味交錯,喚醒每一個感官。白紫羅蘭及雪絨花中調,猶如高山的清涼微風,而麝香、琥珀及白雪松木則交織出迷人柔和的基調。

narciso rodriguez 香水

香與柑橘香氣,包裹著核心香調的麝香,散發出溫暖感性的感覺,淡玫瑰增添了活力,令麝香核心香調更添生氣;而充滿活力的木調香氣 — 廣藿香和琥珀 — 則進一步煥發活力,一種令人無法抗拒的玫瑰香氣,讓女性展現自我個性。

GOUTAL Petite Chérie香水

柔美的花果清香,藴含了讓人心動的梨與蜜桃,加上中調粉嫩的玫瑰香氣,甜甜的令人一試愛上,增添一點溫柔甜美的鄰家女孩感。

NARS Audacious 香水

靈感基於「對比」的藝術概念,當光線與黑暗相遇,性感與獨特個性互相融合,前調為白色雞蛋花和焚香,沉醉於白色雞蛋花和焚香的神秘結合之中,與隨後的梔子花和

依蘭依蘭精油,帶出的性感魅力和檀香融匯調和,喚起獨特簡潔,現代而又意想不到的香氣魅力。尾調則品嚐白雪松精油和白麝香低調又微妙餘韻。

Serge Lutens.LES EAUX DE POLITESSE 上善之水系列 丁香滿橙

這款辛辣的香水主要由鑲滿丁香的橙皮製成,採用耀眼的翡翠綠,表達如白晝般清新澄澈,將基本元素與水完美融合的一種渴望。 當中包含着委拉斯凱茲和馬列维奇的不同畫風的結合,猶如在白色的背景上創作出一個白色的正方形。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