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剪布制度化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經過3個多星期,70多小時的辯論,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終於「剪布」,對於一眾感到煩厭的香港人來說,曾主席這一「剪」,可謂功德無量。泛民主派議員批評曾主席濫用職權、無規矩,沒有錯,香港人還是喜歡講規矩,而曾主席引用立法會《議事規則》第92條決定「剪布」,其實等於作了一個政治決定,只要《議事規則》沒有講清楚的,主席都可以做。既然如此,建制、泛民議員不如在《議事規則》引入可以接受的「剪布」機制,讓立法會可以有規有矩地「拉布」及「剪布」。

立法會審議財政預算的撥款條例草案,拉有4子提出700多項修正案,政府已多次表示,如5月未能通過草案,政府會「缺水」,公務員無糧出,預算案的利民措施無法做。姑勿論政府是否靠嚇,但是,泛民其他議員已即時「縮沙」,同拉布4子劃清界線。

拉布議員指政府提出的「缺水論」是自制危機,因為政府可以向立法會再度提出臨時撥款,以解燃眉之急,甚至有建制議員亦批評政府「財困」的提法「不盡不實」。老實說,如果政府真的再次向立法會提出臨時撥款,就真的是「自制陷阱」。不管申請臨時撥款是否可行,一旦政府利用臨時撥款,來處理眼前的危機,等如同拉布議員講「你們儘管拉布,不用理我」,亦等於招攬更多議員一齊拉布,屆時條例草案真的不知何時何月才能通過。

泛民主派對曾主席剪布決定,當然大加鞭撻,有指主席濫用權力,亦批評開了先例,他們害怕心目中的最終武器—-拉布,會因此失去效力。議員是有拉布的權力,只要所議的是與市民有切身利益,是會得到市民支持的。問題是有議員拉布拉上癮,對關係市民福祉的財政預算案,都執意要拉布。當然,曾主席剪布的確是一個政治決定,最好方法是大家商討大家都接受的規矩,來限制主席「剪布」的權力,例如在《議事規則》加入在一定比例的議員同意下,才能終止拉布等。

如果一方面批評主席無規矩,一方面又不願意為限制「剪布」訂立規矩,就真的令人懷疑是否想破壞香港人講規矩的價值觀。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blog01

劉言流語 – 明言

作者簡介

[/vc_column_text]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