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妍希 那些年,我愛過的男孩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一部「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令陳妍希成為大家心目中的女神,29歲的她終於實現了十年來的夢想,推出全新創作專輯,十首作品紀錄了她的美好歲月,她的「那些年」令她銘心刻骨又悲傷莫名的男孩們。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剛推出個人首張唱片,真的很開心,19歲就想當歌手,到現在已經十年了,陸續寫了很多作品,由08年開始到現在,終於把這些完成了,呈現給大家聽,算是了結一個心願。

問:專輯坦白呈現你的感情世界?

陳:對,因為專輯名為:「Me, Myself, and I」就是非常忠於自我的,這些年發生的一些事情我有特別感觸,會以寫的方式紀錄下來,有點像我的日記。我在寫的時候沒有想過討好任何人,只是很誠懇的把我的故事寫在我的歌裡。

問:最喜歡哪一首歌?

陳:這個問題大家都會問我,可是十首歌都是我的故事,都是自已的小孩,沒有說哪個比較愛,所有都是我愛的。我會問別人比較喜歡哪一首,有一首比較冷門一點,叫「dear friend」的,情緒很多,然後我唱的方式亦比較直接,原始的一種方式,沒有掩飾。有很多DJ,老板都說喜歡這首歌,我還蠻驚訝的,因為這首歌不是那麼正統。

問:專輯內「sorry」那首歌是寫給前男友的,那他知道嗎?

V1paper-09-coverstory02

陳:我不知道他是否知道,我沒有問過他。

問:那是否寫給柯有倫?

陳:那真的不是寫給他的,大家不要再猜了。

問:會否在港開音樂會?

陳:會啊,5月26號,第一場就在香港。

問:怕不怕台灣的歌迷吃醋?

陳:不會啦,都會輪到的,很謝謝香港的朋友這麼愛我。
問:有沒有請香港的歌手朋友做嘉賓?

陳:會請香港的朋友來看,不會特別約嘉賓啦。可能會問問君如姐(吳君如)和Alex ( 林德信)要不要來看,因為他是我大學學弟,就像是我的弟弟一樣,他比我小兩屆,他還沒有車的時候,我們都會載他出去玩。

問:他非常容易傳緋聞的,你怕不怕跟他傳?

陳:他是我弟弟,我不怕,他就是我一個弟弟。

問:新專輯中還有一首歌「放下」是否亦是以舊愛為題?

陳:那首歌還蠻特別的,是我第一次演女主角「這裡發現愛」,等於說是第一次有角色的心情去感受她的悲歡離合,然後又看了「白色巨塔」,投入戲中角色的悲歡離合,然後就想到大學時的男朋友,其實真的很相愛,但我要回台灣圓當歌手的夢,所以愈來愈有距離,當時對方年紀又比較小,不大習慣,然後就分開了。我就把那種明明是很相愛,然後又不得以分手的那種感觸寫下來。

V1paper-09-coverstory02b

問:那你有沒有後悔?

陳:人生沒有後悔這件事,我覺得我只是做了當時認為應該做的決定。可是我和他現在還是好朋友啦,最後歌曲還是以一個祝福的方式做ending,希望各自找到自己的海濶天空,如果要流淚亦希望是感動的淚。

問:那他知不知道你寫這首歌曲?

陳:我應該會寄張專輯給他,因為等於當時為了這張專輯而分手,希望把這份喜悅和他分享。

「叔公的小城故事」這首歌

他現在已經過世了,我和媽媽帶他回去河南老家,讓他落葉歸根,那時候在送他回河南的路上,我們就一齊合唱「小城故事」,因為這是我聽第一首不是兒歌的流行歌曲。它是我叔公最喜歡的一首歌,他經常哼唱這首歌,所以我寫了「叔公的小城故事」拿來紀念他。因為我很愛他,也很想念他。他雖然自己沒有小孩,但想讓他知道有人在想他。

問:專輯中還有沒有寫給其他異性的歌?

陳:哈哈。有一首叫「懸崖上的玫瑰」,那是寫給我自己啦,亦是獻給那些愛過又愛錯的人,那不是特定寫給一個人,主要是我個性有一個比較不好的地方,就是我比較急性子。我講話很快。做事亦不喜歡沒有效率,但是在感情方面就是太快投進去了,可能會愛錯人,還沒有了解對方是怎樣的一個人就已經陷下去了。

問:聽聞你在錄歌的時候哭得很厲害?

陳:整張專輯錄音時哭得最厲害的是「Sorry」、「Dear Friend」,哭得很慘。「叔公的小城故事」完全不用醞釀情緒就會哭,那是開心的眼淚,想到叔公很懷念他,是開心的啦。最悲慘的應該是「Dear Friend」,十首歌中我感覺最灰心的一首,要知道我這張專輯寫太久,集結了多年來滿滿的情緒。

V1paper-09-coverstory02c

問:是否還有一些作品沒有收錄在唱片中?

陳:有五、六首吧,可是只有兩首我想放在下張專輯,那也要大家都OK,另外3、4首就是覺得可以再好些,其實我想的大部份歌都收錄在這張唱片,後來兩首是新寫的。

問:除了在香港、台灣,還會在何處開音樂會?

陳:北京和馬來西亞。

問:有沒有為了唱片專程找老師學唱歌?學了多久?

陳:有啊,剛開始錄音的兩個月就開始跟老師上課。

問:為什麼會把英文詞放進歌中?

V1paper-09-coverstory02d

陳:因為我在想事情的時候,一半是用英文、一半用中文,就是蠻自然的寫。亦沒有特別規定自已用哪一種語言,有些旋律是比較適合英文歌的。

問:平常有沒有學跳舞?做一個全方位的歌手?

陳:跳舞不排斥啦,但那不是我很厲害的地方,我會努力去練,如果有一首歌配合舞蹈的話,應該是蠻有新鮮感的。可是我更想把樂器學好,可能會是結他吧。

問:叫Alex ( 林德信)教你吧?

陳:他那麼忙。

問:你不喜歡年紀比你小的男孩嗎?

陳:不是,對他的感覺就是弟弟,要發生的話早就在大學發生了。

[/vc_column_text]

評論

評論

About